下拉阅读上一章

章(二十五)泪别兄长,心神崩溃

  翌日,我随丞相等人一起埋伏于庙山祭台附近,那是一个形圆开阔的白色高台。我们等了好几个时辰后,高台前方的山林里便传来了厮杀打斗的声音,马鸣声人喊声兵刃相接声铺天盖地而来,若是在平原上定会是烟尘滚滚了。没过多时,便见有许多人相拥而上,奔去了祭台。丞相悄声说道:“刘子业已被围捕了,这是王爷押着他要去祭台行刑呢!”我心中一凛,急忙道:“快带我去!”丞相便引领着我走上了祭台。上面四周围有手执兵刃的侍卫,都是王爷的人。正中站着两个人,一个气宇轩昂,傲然而立,身着墨蓝锦服,头扎翡翠玉冠,便是王爷了。另一人身形清瘦,身着明黄龙袍,头扎雕龙金冠,定是皇上了。只听皇上冷笑道:“呵呵呵,皇叔,终于露出庐山真面来了?”那声音冷冽清脆,十分悦耳,他就是我大哥吗?王爷刚要开口,突然看到了我,便一脸震惊的瞪向我,质问道:“五皇子怎么来了?”皇上闻声身形一震,一下子转过身来。只见他面如皓月,眉似远山,眼眸清澈,朱唇皓齿,给人一种温文尔雅、风度翩翩的美感,有些疑惑,这位清俊文弱的青年便是那让人们怨声载道的昏君吗?他只是愣愣的盯了我半晌,突然发狂的奔过来,一把拥住了我,吓了我一跳!他使劲抱住了我,紧紧的拥着我,似乎我下一刻就会凭空消失一样。他又松开我,两手颤抖着按着我的肩膀,盯着我难以置信的喃喃道:“你,你真的是我的五弟?”我回道:“大哥,我是子湘!”他又一把将我紧紧抱住,哽咽道:“五弟,五弟···哥哥就知道,五弟肯定还活着!五弟果真没死!五弟,你竟都长这么大了,哥哥···哥哥好开心——!五弟···你终于,终于回来了!哥哥死前还能见你一面,好开心···”我感觉脖子里湿凉凉的,是哥哥落下的泪。我压抑着哭腔道:“哥,你真的要死吗?”他突然悲哀的一把松开了我,转身走到淮阳王面前,竟然一下子给王爷跪了下去!只听哥哥悲愤的沉声请求道:“淮阳王,朕可以死,但是,朕死前希望王爷能答应一件事!”王爷开口道:“皇上请讲。”哥哥一声冷笑后,又极其郑重的恳求道:“朕以阶下囚的身份,请求王爷,饶过我五弟性命!永远不要杀他!”“好,本王答应你!”王爷回道。哥哥听后,松了口气般,缓缓起身,还没站直,只见他突然拔出王爷腰间的佩剑,往自己的脖颈上划去——哥哥竟然自刎了!我一个箭步奔过去,一把将他扶住,失声哭喊到:“哥——!哥——!哥···”他看着我,用力吐出最后一口话:“好···好···活着···”便咽气了,我悲痛的轻轻拂上了他的眼,哥哥的鲜血浸染了我一身,纯白的衣服上立时开出了大片的红莲花,而我的心亦是如刀割般的痛,流着血···我对哥哥郑重道:“子湘知道,我会好好活着的···哥,你安息吧!”哥哥在我面前,自称为“我”,以兄长的身份关爱我、保护我。又以皇帝和阶下囚的身份去求王爷,只是为了保护我,哥哥,在死前,还在想着保护我。而我,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死在我面前!我多么想,带着哥哥一起隐居江南,去过与世无争、逍遥自在的日子啊!

回府后,脚步沉重,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回到屋里的,我一下子重重的摔躺在了床上,闭上眼,就是哥哥那漫到我白衣上的鲜血,哥哥那清澈而又充满怜惜的眼眸,哥哥那句无声的“好好活着”,哥哥与我短暂的相见,竟是以这种生离死别的方式!我辗转反侧,久久难以入睡。感觉到有人走了过来,是母亲。我一下子起身,紧紧抱紧了母亲,哀泣道:“母···母亲,为什么···为什么,孩儿连谁都保护不了···”娘紧紧的抱着我,哽咽道:“湘儿···你只要好好保护好自己,就比什么都强。”我放开母亲,喃喃道:“怎么办?湘儿一闭上眼,就是哥哥的血,哥哥的眼中,竟然没有绝望和愤恨,那么清澈明亮,充满了欣喜和怜惜。孩儿一想到哥哥那双眼睛,就难过的难以入睡···”娘亲亦是叹息道:“子业那孩子,若是生在一般富贵人家,顶多算一个花花公子、纨绔子弟罢了,谁知道,当了皇帝就走上了不归路了呢···子业,下辈子,莫生帝王家!”娘又让我躺下,给我盖好被子,起身要回房休息。我一把拉住了娘的手,请求道:“娘,今晚您陪孩儿一起睡吧?”娘又坐下,点了一下我的头,笑骂道:“臭小子,都多么大了!丢不丢?”我立马一瘪嘴,露出一副快哭了的可怜兮兮的模样,娘看的心一软,便解下外衫,和衣躺下,跟我盖着一床大被子,搂着我低声道:“娘有多少年没抱着湘儿睡过了?娘每夜都梦着湘儿又回到了娘怀里,哭着让娘搂着睡觉觉呢···”我把头埋在娘的脖子里,嗅着娘的发香,永远记住了,这是娘亲的香味。娘拍着我的肩,轻轻给我唱起了曲儿:“灵山卫,灵山卫,几度梦里空相会。未曾忍心搁下笔,满纸都是血和泪。灵山客,灵山客,独自去游天上月。本欲带上花一朵,无奈山上百花谢···”在娘亲温婉的哼曲儿声中,我渐渐的安然入睡了。

娘亲,穿着一身绛紫衣裙,远远的站在桥那边,我欣喜的奔过去,还没走到,中间的桥面竟然都塌了下去!隔断了我和娘亲,我奋力的呼喊着:“娘——!娘——!娘···娘你回来——!”可是娘却如天上的仙女一般,飘然而飞,飞到了那彩云之际,九重天宇···“湘儿,湘儿,醒醒!娘亲在这儿呢!”感觉有人焦急的呼唤我,还揉捏着我的脸,我慢慢睁开眼睛,天已经亮了,娘还靠在我的身边,一脸焦急的看着我。我立马抱住娘,惶恐的问道:“娘,你什么时候回皇宫?”娘的身形一滞,便又拉开了我,凝视着我,满眼里的不舍与怜爱,她沉叹一口气道:“明日就需要回去了···”我立马紧紧的抓住娘的胳臂,哀求道:“娘,你就不能不回去吗?咱们一起去江南,一起过安稳的日子。娘,你别再离开儿子了——!儿子求你了···你是湘儿唯一的亲人啊···”娘搂住我,便失声哭了起来:“我苦命的湘儿,你还小,你不懂···湘儿,你答应娘,不管娘做了什么,都是为你好,你要体谅娘的良苦用心,好好生活下去,知道吗?”我呆了会儿问:“娘,你要做什么?”娘只是微微一笑,起身道:“娘要去给湘儿做他最爱吃的饭!”留下我,有些失神的坐在床上。

饭后,我便和子风一起去了那一家裁缝店,衣服已经做好,我看了看,果真做工精致、样式好看。便付了钱,收好衣服就欣喜的赶回了丞相府里。娘正坐在我床上,给我叠着衣服,我悄悄过去对娘神秘兮兮的说:“娘,你先闭上眼。”她诧异的看了看我,便乖乖的闭上眼。我把那身绛紫衣裙递到娘的面前,笑嘻嘻的道:“娘,睁眼吧!”她一睁开眼,便两眼放光、满目欣喜的笑了起来:“哈哈哈,哎呦喂,我的儿···真好看呐!娘收着了!等你生日时,娘就穿给你看。”我听闻诧异道:“娘,儿子生日是哪一天?”娘听闻又蓄起了泪,哀叹道:“你的第一个生日,你父皇大赦天下。你的第二个生日,你父皇大宴全臣。你的第三个生日,你父皇拟定立你为储君。我的湘儿,从那以后,你竟是从未过过生日吗?”我听闻笑道:“湘儿想过的生日,就是跟娘一起包饺子,吃顿饺子。”娘泪眼模糊的微笑着,手拂着我的脸,慈爱无比,怜惜无比。“湘儿的生日是腊月初二,这是你的生日,记住了吗?以后,没有娘来提醒你,你可要自己记着乐呵乐呵啊!”娘亲笑着说。我摇头笑着说:“我记不着,我就等着娘来提醒我呢!”娘拍了我的头一下,笑骂道:“臭小子,还什么事情都得让娘给你想着啊,你要累死我啊···”我笑道:“我知道,娘心里高兴着呢!”娘突然大笑起来:“哈哈哈,不愧是我儿子,都知道娘想什么···”“娘,我帮你整理”我帮娘整理她的衣物,娘明日就要回宫了,便又不安道,“娘,明天我送你。”娘的手一颤,笑着摇摇头道:“那个深宫大院,已经不是湘儿的家了。湘儿,永远不要回去了。”我只有不舍的看着娘,一眼都舍不得移开。

第二日送走了娘,目送着那辆豪华马车向着皇宫方向渐渐远去,心里似乎被抽空了一般,一下子变得空空落落的,难以用言语表达的失落与难过。这天,我独自去了郊外,看了一天芳草萋萋,云霞变幻,不知为什么,心总是莫名的绞痛,到了晚上,心情抒发的差不多好受些了,便赶回了府里。府里气氛有些压抑,我的心有些隐隐的不安,疾步走到正厅里,竟然看到丞相、子风他们都掩面而泣,沉痛不已。我心生奇怪,便问道:“丞相,发生什么事了?”丞相让我坐下后,便沉声道:“殿下,请节哀···”我一个激灵,惊讶道:“节什么哀?”丞相哀泣道:“太妃娘娘回宫当日便去找皇太后对峙了起来,皇太后有心病,受不起气,便一把拿了刀子···”“她杀了我母亲吗?”我怒不可遏的问道,狠狠攥紧了拳头,指甲陷进肉里,渗出血来。丞相摇头道:“不,不是···皇太后的心病经受不起杀戮,是···是太妃娘娘,自己,自己撞进刀子里的···”我大惊,松开了手,难以置信的问道:“为,为什么···”丞相叹息道:“其实,太妃娘娘知,知道,殿下曾是···曾是墨月公子···”“什么?!可娘从来没有问过!”我大惊,可是,娘知道了又如何?丞相又道:“太妃娘娘在儿子面前当然不能表现出什么,娘娘其实是个城府极深、聪明绝顶的人物,她这是在拼了命给殿下您报仇啊···娘娘曾经亲口对老臣发过誓:无法手刃刘楚玉,就让她母后不得好死···娘娘倒在血泊里,皇太后当场吓得晕了过去,没过几个时辰就归西了···娘娘生前,其实,其实还跟淮阳王签订过一个协议,就是让他登基称帝后,封殿下为湘江王,而且永远不得干涉湘江王的生活。娘娘就答应淮阳王,自己去让皇太后死···娘娘还跟老臣商议过,说这是一举两得的事情,让我万万不得与你说···”我的耳朵已经麻木了,他再讲些什么,我已然没有再听进去,我只知道,娘又离开我了,这回是真的离开我了,我真的变成孤儿了···我木然的起身离开···

我抱了一坛子烈酒,瘫坐在荷花池边上,倒碗里酒,就大口大口的灌了起来,心呢?被娘带走了,我现在失了心了。感觉不到痛苦,感觉不到悲伤,感觉不到愤恨···现在的我,仿佛“人”字失去了一撇,那一捺还能再支撑起来吗?娘,为什么皇族中的人都这么自以为是?!娘,孩儿真正想要什么,您不知道吗?什么狗屁爵位!什么荣华富贵!什么报仇雪恨!儿子真的在乎它们吗?娘,你太傻了,你根本就不知道儿子到底想要什么!儿子只想要您健康平安,要您长命百岁,儿子要养着您安享晚年,要你给我做我最爱吃的饭菜,要你好好给我补偿,我十几年来从未体验过的母爱!有人默默地走了过来,亦是抱来了一坛子酒,坐我身边,倒了碗酒,沉声说道:“我陪你醉。”我苦笑道:“子风,老天爷又跟我开了个玩笑。一开始,让我孤苦伶仃,后来又一下子把我的亲人给送了过来,有娘亲,有哥哥···可他却又玩心大发,又一个个把他们给收了回去···现在,我跟你一样,真的成了孤儿了···呵呵呵···呵呵···”“清莲,你还有我···”子风说着一把搂住了我,紧紧的抱住,怕一不小心便会失去了我。我们真是般配的一对呢!都是两个孤独的人呢···我挣开了子风的怀抱,给他敬酒问道:“娘亲什么时候下葬?”他一饮而尽,擦了擦嘴道:“明日新皇登基,后日举行国葬。皇太后和太妃娘娘一起入葬,都葬于皇陵。明日,你要去接受封王典礼,然后以儿臣的身份去给太妃娘娘下葬行礼···所以,今日,不要,不要喝的太多,明日还有正事。”我苦笑道:“我要是不去呢?”子风一把揪住我怒道:“你必须去!且不说,这是你母妃以死换来的。倘若你不去,必会引来皇帝猜忌。他会以为你不满于封王的爵位,而是觊觎他的皇位!毕竟,他得来的名不正言不顺,又不是皇族正室。而你,却是先皇拟定的储君,对他极其具有威胁性。你母妃深谋远虑,早就料到了这一点,所以才···”我冷笑道:“皇族的人果真都很自以为是呢!皇位,哼哼···谁稀罕!我只要一个爹,一个娘,一桌子饭而已···就,就这么难吗?”子风满目悲凉的看着我,哀声道:“我又何尝不想。可这···呵呵呵,竟成了极其难得的事情了···”我们同病相怜,一起醉倒在了荷池边。

章(二十五)泪别兄长,心神崩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