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章(十八)子风被招,愤然相随

  迷迷蒙蒙的不知睡了多久,感到有些内急,却懒的睁眼,便迷糊的嗫喏道:“爹,我想上茅房,你陪我去吧···”“爹”真的在我身旁,他揽起了我,扶着我走了几步,说:“尿这马桶里。”我把眼睛使劲睁开了一条缝,看清了马桶所在,便酣畅淋漓了起来。“爹,尿完了,还想困···”我又被“爹”给架回了床上,继续舒服的睡了起来。感觉光有些刺眼,天亮了吗?我惺惺松松的醒来,发现床边竟然还趴着个人,而且这个人还这么熟悉,天呐,竟然是世子!这儿竟是我的房间。可我不是在酒馆喝酒来么?怎么来了这里?昨日,妈的,昨日可是世子大婚啊!这下麻烦大了,世子怎么在我房间?世子察觉到了我的动静,慢慢抬起头来,他身着一身锦绣红袍,宛然一个新郎官的样子,可是双眼却通红,似是哭过,似是熬过夜,面容亦是憔悴。他见我看他,突然抡起拳头向我捶来,到了肩膀上却展开了手,按在我肩上,手颤抖着,神情激动,哽咽了半天也说不出一个字。看的我心里绞痛,忍着泪说:“世子,我们没死,经历了很多。本来想一回扬州就来找你的,谁知你今日大婚,不想早回添些麻烦就···”“闭嘴!”世子压抑着怒火道。“世子莫怒,清莲知错了,以后再也不会醉酒了。”我赶紧认错。“臭小子,你什么都不懂···我···”世子突然说不下去了,起身向门口走去,感觉他一步千斤重,抬起衣袖在脸上擦着什么,是在擦泪么,他的背影感觉好孤寂落寞,“哐——”的一声门被狠狠的关上了。留下我倚在床沿上,内心纷乱,一时间不知道自己应该干些什么。就在我思绪神游太虚时,门又开了,进来一位丫鬟,她给我端来洗漱的热水,一脸艳羡的说:“真没见过像你待遇这么好的仆人,昨夜可是世子的洞房花烛夜,可现下,全扬州城都知道了世子丢下了新娘子,去了酒馆接了一个醉鬼来,还照顾了他一晚上呢!唉,真是可怜那个如花似玉的美娘子了,地位竟然连个奴仆都不如,啧啧···哎,咱们家里人不说外话,你使了什么手段让世子对你这么好的?即使是男宠,也不见得能够让人这么上心啊?”什么,我昨夜竟然喝醉了,我怎么什么都不知道,我竟是闯了这么大的祸,昨夜到底怎么了,我努力回想,却越想越头疼,只好什么都不想了,先去给世子道歉再说。

我去了世子书房,世子已经换了一身墨蓝衣袍,坐在椅子上发呆。听见我进来,回过神来,立马起身走至我面前,眉头紧锁,嘴角紧抿,布满血丝的双眼蒙着一层水雾。我心里一酸,赶紧俯身道歉说:“世子,清莲真的不是故意醉酒的,没想到竟因自己一时任性,而扰了世子的新婚之夜,世子,请责罚清莲吧!”世子将我扶起,深深的叹着气道:“莲弟,你有多久没叫我‘玉哥’了?”嗯?世子怎么突然问起了这话,我也没注意这个问题,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世子见我不语,接着说:“什么叫‘丢下你不管’,什么叫‘让你受苦,无家可归’?莲弟,你在王府待了这么多年,竟然还没把它当成你的家吗?你是不是从来没有把它当成你的家,把我当成你的什么人?”我什么时候说过这话了,莫非是喝醉了乱说的,便急忙回道:“世子莫气,那是清莲酒后说的疯话,莫要当真!”“酒后才会吐真言,清莲,我在你心里是不是什么都不是?宁愿自己跑去用酒折磨自己,也不肯来找我吗?”“世子,您误会了,不是这样的。”“那你说,我在你心里是什么?”“世子,你希望你在清莲心里是什么?”世子一下子哑口无言,一时间相对无语。就这么沉默着不知过了多久,世子突然大笑了起来,那笑声就像一把钝刀,慢慢的拉扯着我的心,我终于忍不住上前扶住他,沉声说道:“玉哥,你别折磨清莲了,我已经够难受的了。”世子终于缓和了下来,一下子坐到了榻上,无奈道:“咱们俩,到底是谁折磨谁?”我也坐了过去,给他倒了杯水说:“玉哥,喝喝水,休息一下吧。我和子风一路波折,发生了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等你精神好些了,我会一一说给你听。”他听话的喝了水,便靠着棉垫睡了过去,我回屋子抱了床被子来,给他盖好。刚刚离开书房,就听见门丁叫我:“慕清莲,外面有个姑娘找你!一早就来了,等了半天了,你快去看看的吧!”我心里一紧,定是梳玥。便急忙奔出大门,见她形单影只的坐在石阶上,双臂紧抱着,似乎是很冷的样子,我见她孤零零的样子,心又难受起来。我忙上前把她扶起来,关切的问道:“梳玥,等了多久了?冷不冷?有什么事吗?”她更是双眼红肿,又让我一阵心疼。她突然紧紧揪着我的衣袖,哽咽着问道:“你昨夜可是醉酒了?可是因我骂了你,我错了,我向你道歉,你没事儿吧?啊?你没事儿吧···”她冰凉的手覆上了我的额头,我把她的手攥进手里,希望她能暖和一些,忍住心痛怜惜的说:“梳玥,你没有错,爱上了谁没有谁对谁错。我只希望你能理解我,原谅我,我们还是朋友。我选择和子风在一起,是因为我们彼此心意相通,并不是因为我有什么癖好。梳玥,你能明白我吗?”她悲哀的摇了摇头道:“我不明白,我只知道,我会等你,会等你一辈子,你一辈子不娶,我便一辈子不嫁。”“梳玥,你疯了,你太傻了,我不值得你为我这么做!”我真的有些生气了,她怎么能这么傻。她哭着说:“我没法嫁给别人,因为我心里想的念的全是你!我骗不了别人,更骗不了自己。值不值得,我自己心里清楚···呜呜呜···”“玥儿···”我忍不住把她揽进了怀里,内心里纠结的厉害。

送走了梳玥,我心情沉重的回到了自己房中,心里一团乱麻,却突然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没见子风!我急忙奔向世子书房,他已然醒来,不便直接问子风的去向,就拐着弯子问:“玉哥,你是怎么找到我的?”“子风跟我说的。”“那,那他人呢?”我小心的问道。世子苦涩的一笑道:“你小子心里面想的什么别以为我不知道,他去丞相府了,父王让他去的,应是事情紧迫,就没来得及见你。”“哦,是这样啊。”世子又说:“清莲,你不是说要给我讲讲你们的经历吗?你们倒是一路惊险奇遇的,殊不知我心急如焚的找了你们多久!”我便把一路经历的事情,除了和子风那晚的事别的悉数告知。世子亦是惊异万分,或是没想到,短短一月不到,竟然发生了这么多事。世子一笑道:“真是羡慕子风呢,能和你同生共死。那个汉代宫墓暂时保密,还用不到。那个宋小姐的事,交给我,我会差人去办。那帮山贼,非宰了他们不可!”我笑道:“犯不着杀生,关押大牢就行了。”“唉,清莲,你先去休息吧···”世子似乎是想跟我说什么,却又咽了回去,我不便多问,便退下了。

一连平平淡淡的过了几日,竟还不见子风回府。我终于忍不住又去问世子了,世子终于抬起头来,目光沉重的看向我问道:“清莲,你可相信子风?”我惊讶了一会,怎么会突然问我这个问题?我点头道:“不管他做什么,我都相信他!”世子又低下头去,叹着气道:“他被招进了公主府,做了山阴公主的男宠了···”“什么?!”我一下子瘫坐在了榻上,脑中一片空白。我转头不可思议的盯着世子问道:“世子,你可是在说梦话?”世子抬头目光中流露出痛苦之色,哀叹道:“莲弟,玉哥何时骗过你?”我“唰”的起身,向外跑去。世子追了出来喊道:“清莲,你要干什么?”我站住,忍住内心剧烈的波动,颤着声说:“去找他,我只要个解释!”世子走过来,沉声道:“公主府岂是一般人可以进的,你不能去冒那个险!”我转身坚定的说:“我一定会去的,否则,我死不瞑目!公主府既然招男宠,那也一定会招仆人。我去应个仆人就行了。”世子便道:“既然你心意已决,那我就不多说什么了。我给你备好盘缠,你千万要当心。问清楚了后,莫要多做纠缠,及时赶回府里。你样貌出色,即是那三千佳丽亦是不及你分毫,我只怕,只怕,那个**放荡的公主对你起了二心···”“玉哥莫要担心,清莲会小心行事的。我明白后会即刻回来,现下我只不过心里有一些气,没处撒罢了,想找那小子撒撒气,心情好了就会回来。”我努力的笑道。世子这才点了点头,还不放心的去亲自给我备好车马,我便上了车,由车夫赶着车一路向京都建康奔去。

章(十八)子风被招,愤然相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