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章(六)花火扬州,贼搅美事

  自从七夕晚宴后,世子对我仿若变了个人似的,有些故意躲着我,待我亦是冷淡了许多,我不怪他,他或许是不知该如何面对我才选择逃避吧,就如我也不知该如何对他一样,这样也好,彼此疏远些,亦是省心。就是子风,整天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让我见了闹心。一日午后,林木渐黄,有些萧萧索索的秋韵之感,我坐在蜿蜒的亭廊边,望着一池秋水,心神尽弛,什么也不想,发着呆,打着水漂。听到近处有铁器磨石的“刷刷”声,歪头一看,是子风那小子在磨刀呢。“子风,你磨刀何用?”我有些好奇,他不是有鎏金寒剑吗,用刀干什么?“过年吃贡的牛羊,不用刀宰,还用手撕不成?”他头也不抬的说。“原来是这样,难得你也干回家活。”我说完,便又心不在焉的打起了水漂。子风闻后放下了物什,走至我身边,佯装关切的问道:“发什么呆,世子待你变得冷漠,在这儿感时伤怀了?”闻后令我有些懊恼:“幸灾乐祸!”“呵呵,你若也有心意,我去跟世子说清,做个人情,让他娶了你,封你为世子妃如何?”韩子风这话就有些得寸进尺了,让我更感郁闷,把手中的石子往池中狠狠一掷,溅起一片水花,甩袖走开。韩子风竟然会不依不饶的跟着我,我走哪里,他跟哪里。终于,我不耐烦的停住,转身盯着他,一言不发,我们彼此就这么互相对峙着,我使劲瞪着眼,不肯让步,弄的眼睛有些酸痛,眼泪也蓄了起来,终于忍不住,泪珠滚了出来。不等我抬手擦泪,眼角已有一抹冰凉把我的泪拭去,是韩子风的手。我诧异的看着他,只见他一脸郑重的道:“盈盈秋水之眸,总算明白世子为何如此痴情于你了。”我感到有些惊异有些奇怪有些好笑,对他问道:“子风,你脑子没问题吧?我这是瞪你瞪的泪。”子风听闻,轻笑着摇了摇头转身离开。我站在廊檐下,有些失神的望着他远去的背影,心里奇怪道:子风,也犯糊涂了?

世子常常出门办事,连子风都不带,我和子风便经常窝在府里无聊。我一有闲暇便会央求子风教我武功,韩子风却不待见我,总是回我:“你个书童,学武功干什么?画蛇添足。”我不肯轻易罢休,总是缠着他教我。他被我纠缠的有些心疲力竭了,便无奈道:“好清莲,别烦我了,以后我保护你可好?你学武功,真的不是那块料。”我有些欣喜,高兴的问:“你可当真?”他黑着一张脸回我:“当真,当真,保护你一辈子!”“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你可要说话算数。”“信不信由你,真比女人还难缠!”韩子风这话一下子戳到了我的痛处,我最厌别人拿我和女人比较,心下有些不满,便“哼”了一声走开了。从那时以后,韩子风竟还当真如一诺千金的君子般,时常跟着我,他理由很简单:我让他保护我的,呵,这小子还真的较起真来了,不过,有个“护卫”也是件不错的事,更何况他还是韩子风,是让我有些心动的人。

平平淡淡的日子一天天过去,不知不觉间已到了新春之日,过了今日我便十七岁了。街上热闹非凡,灯火如织。我和子风承蒙世子善心大发,得以偷闲一日,我想今日应该是过的最自在的年了吧?我们买了许多小吃用纸包好,买了些彩绢纸,我抱着许多,子风提着许多,一路悠然自在,我第一次发觉过年的快乐。“清莲,你可看过扬州烟火?”子风走着走着突然说。“不是每年都能看到吗?每年都放好多,你没看过?”我疑惑道。“那是在府里,看不到太多。”子风抬头点了一下前方又道,“在城边山上,有一座‘望月台’,去那里看,会有不一样的风景。”难得子风竟也有这般浪漫心怀,我惊喜的说:“快带我去!”我说完,他突然拉起了我的手,一路往西边跑。我单手抱着许多物什,跑的是气喘吁吁,但也不抵心中涌起的滔滔波浪,他,竟然牵着我的手,他的手冰凉温润,握起来十分舒服,我虽有些羞涩之感,但却不想放开,突然生出一种念头,要是我们能一辈子这样,牵手同奔该有多好。

不一会儿就到了一面郁郁葱葱的山坡前,这坡陡峭的应该称它为“崖”还差不多,可是它确如一般的坡般高低。“子风,没有路了。”我闷闷的说。“闭眼。”子风下了道命令。我虽奇怪,但也乖乖听话闭眼了。他突然伸手揽住了我的腰,一下子抱紧我,只感到他带着我腾空而起,寒冷的风拂过耳边。待我再睁开眼睛,我们竟已到了坡顶上,不等我惊恐未定,他已放开了我。我的脸有些热,感觉应该是红了,子风饶有兴味的看着我的窘态道:“你胆子不会这么小吧?飞个小山坡就吓着了?”“这,这是···”我有些结巴的问。“望月台。”我一看,我们果真站在一个青石平台上。“快看,烟火!”子风的呼喊把我的目光引了过去。在这里能望见大半个扬州城,下面是一片灯火点亮的繁华街市,到处里灯火辉煌,漫漫烟火点燃了夜空,五彩缤纷的火焰掩过了星星的光芒,极目远望,恍如仙境,如梦如幻。我的心情十分激动,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璀璨烂漫的烟火。看了许久后,子风突然问道:“看够了?”“嗯,嗯,真美···”不等我说完,他突然一下子靠近了我,目光注视着我,灿烂的烟火掩不住他明眸中的星火,他轻轻一揽我的腰,我悸动的闭上了眼睛。他,他会···心里期待的吻却久久没有落下,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便睁开了眼,竟然发现,那小子正一脸好笑的看着我,怎么了?我有些纳闷。子风戏谑的问道:“你闭眼干什么?”我顿时十分尴尬的杵在那里,难堪的我感到脸上火辣辣的,我估计这回不是羞红了脸,而是涨红了脸了。我结结巴巴的问:“那,那你,揽着我,做什么···”子风呵呵笑道:“我带着你上来,不得再带着你下去么?你不会轻功,难不成你要自己跳下去不成?”“啊···是这样···”我转身去看平台后边,不好意思再面对着他,原来通向这个望月台的石阶是蜿蜒修在山后边的,若是拾级而上的话,会绕很大一块路,所以,子风直接带着我飞上平台了。“怎么,很失落?那我如你所愿好了。”子风突然又一次揽住了我,脸一下子凑近,温热的呼吸烫在我的脸上,我吓的又一次闭上了眼睛,这回,是吓的···就在我的心“咚咚”的跳得厉害时,又一次出乎意料,感觉有人摸了我的腰间一下,立马睁眼,发现一个灰影从我身边闪过。“不好,是贼!”子风说完,便立刻向灰影消失的地方奔去。我急忙一看,腰间挂着的钱袋果真无影无踪了,便顾不得堆在旁边的物什,急忙向子风寻的那条石阶赶去。

章(六)花火扬州,贼搅美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