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章(十一)神秘小院,身陷困境

  马车颠簸了一路,快马加鞭,摇摇晃晃的弄的我头晕,被人绑着的滋味还真不好受,便想讨好一下同坐车里,看管着我的黑衣人。我挤出一副笑脸求道:“这位大哥,您看我身单力薄的,就算不绑着我,我也没那个本事逃掉不是?您把我绑的这么紧,这一路颠簸,小弟有些吃不消啊···”只见他面无表情,毫无反应,他是个聋子吗?我便往前靠了一下身子,凑近了些求道:“您行下善心,松了我吧?”他突然一把将我用力推开,我“哐当”一声碰倒在车板上,被摔的生疼,他又突发一脚踩在我腹部,狠狠一推,被推到角落里,我无力的靠在车板上,强忍着脊背和肚子的疼痛,心里暗骂:老子要是会武功,非宰了你不可!他见我咬牙切齿的模样,似乎有些不甘,又挪过来,一把揪起我的前襟,威胁道:“你要是再不老实点,别怪我折了你的腿!”声音暗沉喑哑,冰冷入骨。听的我心里一阵发毛,好汉不吃眼前亏,能忍一时就忍一时吧,他见我脸露怯相,不敢言语,便一下子松开了我,我又被摔回车板上,我估计背上应该是青一块紫一块了,有些后悔求他了,最起码绑着不会挨揍。

又前行了不多时,车队终于停了下来,我被黑衣人提下车去,看到前方是几匹马引路,后面跟着五六辆马车,从车内走出来的人竟都和我的情况差不多,几个黑衣人押着十来个被捆绑的人,被绑的人竟然都是些长相俊秀的少男少女。心里疑惑,黑衣人们掳来这么些漂亮的男女干什么?心里一惊,莫非是人贩子?呵呵,堂堂哪国的公主搞人贩子生意,也着实太离谱了些。管它呢,先探探情况再说。周边还是个荒郊野外的地方,只这里有一座孤零零的庭院,我们都被领了进去,院子里空空落落,满目萧条,应该不是住人的地方,不会是他们的老巢吧,这也太穷了些。我夹杂在那些男女之中,一齐被赶进了一栋空屋子里,然后,被锁上了门。屋里一片昏暗,我们都跪坐着靠在墙根,这屋子只有一窗一门,而且窗户小的可怜,还装有木栅栏,又被缚住手脚,想自行逃跑简直是难逃生天。我巡视了一圈,看到他们都愁眉苦脸的,有几人甚至还忍不住嘤嘤哭泣起来,心下不满,大老爷们的哭什么,羞不羞?我便好心问道:“你们哭什么?”那几位哭泣的少男少女闻声后便怪异的瞧着我,似乎我问的很可笑。其中一名身着青衣的清秀美少年回答道:“你还不知道我们的下场吧?被这组织收了去后,就被分到各地的青楼中,男的做小倌,女的做女妓···”“为,为什么···”我疑惑道,这么变态的人贩子?怎么专挑青楼?又有一名美丽的少女回答我:“公主把我们选来,是要把我们训练成细作···”“什么?!细作!”我大惊。“嗯,我们要被分到离家相隔万里的地方,失去自由,受人监视。若完不成任务,便会被杀了···呜呜呜···”少女说完便又哭了起来。我暗暗思忖,天下大致为三国分属,我南朝宋,北魏,还有吐谷浑,莫非,这位公主是吐谷浑人!可恨,太可恨了,也不知他们暗中在我大宋存在了多久,获得了多少情报,此组织不除,后患无穷!吐谷浑的野心还真是大啊,他们胆子也太大了,竟然贵为公主都来涉险了,莫非还真想挑起宋魏相战,趁机吞了天下不成?名气大的青楼歌坊酒馆多为达官贵人的流连之地,下的赌注还真是准,佩服,佩服!看来我这也是因祸得福,意外之财了,倒有些想会会这位胆大包天的公主了。“你怎么不难过?竟然还一脸得意的表情?”那位青衣少年奇怪的问我。“既来之则安之,哭丧着脸能解决什么问题,还不如好好睡一觉休息休息呢,在马车上颠簸了一路,你们竟还有气力哭,这才让我奇怪呢。”我随心回道,脑子里不断思索着该怎么逃出去。“你真是个怪人···”少年嘟囔道。大家或许觉得我随口说的这句有理,便都安静了下来,哭的也不哭了,有些已经昏昏欲睡了。我心里烦的很,没有睡意,看看外面天色,已经黑了下来,也不知道子风完成的顺利吗。

几声“嘎嘎”的乌鸦叫,把迷糊了一会儿的我给惊了起来,别人都睡着了。这时,听到了有人开门的声音,我警醒起来,门打开后,进来一位黑衣人,他目光扫了一圈后,定在了我身上,朝我走过来二话不说拎起了我就走,我暗骂:吐谷浑人都真野蛮!我被半拉半拽的带到了正对院门的那座屋里,门打开后,也是零落萧条的样,只不过比那间空屋子多了一张大方桌,几把椅子,一个书架罢了。里面没人,带我来这儿做什么?心下正疑惑,那人进来后突然把房门关上了,目露凶光的朝我走来,我心里一阵忐忑,小心道:“大,大哥,我是男的···”只见他对我的话不闻不理,突然把手向我伸来,按向了我背后墙上的一块砖,我暗暗松了口气,原来他是要按机关啊,能不能先跟我提示一声。却也不小的震惊了一下,这个看似萧条的荒芜小院,看来是埋藏着不少秘密啊!只听一阵“喤啷啷”的声响过后,那面书架开始慢慢移开,书架后的青石墙壁也缓缓分开,露出了一个方形的入口。黑衣人不由分说的把我推了进去,冷冷的道:“一直往前走。”说完就走回去,又按了一下那块砖,石墙便又慢慢合上了。这是一条隧道,不窄也不宽,两边墙上支着两排火把,幽幽的火焰照亮了前面的路。我只好听他所说,一步步往前走去。隧道还真长,每往里走近一步,我的心情便沉重一分,去了这里面,可叫子风如何寻我?

又走了不多时,前方便出现了一个透着明亮的光的上圆下方形入口,心想看来到了,难不成是公主在里面?走近一看,瞠目结舌,只见那是一个装饰豪华、金碧辉煌的大殿,里面的摆设宛若西域的皇宫,莹莹大理石地面,四支巨柱直通圆顶,柱上饰有鎏金纹路,泛着金光的墙壁折射出荧荧火光,巨大的雕花漆木撑起弧形的紫金幔帐,帐下是镶有宝石的巨大圆床。大理石圆桌和圆椅恰到好处的摆设在殿内,装饰考究的木架上摆满了奇珍异宝,雕形奇特的熏炉内缭绕出漫漫芳香。我被震慑住了,心想就算是大宋国君的皇宫殿内也不会是如此奢华吧?只见一名身着金色纱衣,身姿妖娆的卷发女子从帐内走了出来,眼波流转,巧笑倩兮,真真是一国色天香的美人。难道这就是那位黑衣人公主,神庙那回夜黑火暗,她又戴着轻纱斗笠,还真没看出来,这位吐谷浑公主倒是个人物。“怎么,看呆了?”公主笑道。“草,草民,拜,拜见公,公主···”我立马装出一副心惊胆跳的样子,惶惶恐恐的跪了下去。“哈哈哈哈···”公主突然大笑起来,弯腰把我拉了起来,轻笑着说:“行了,你别装了!别以为我看不出来···”我心里陡然一惊,难道她已看出破绽,那子风和太子岂不危险,万一被他们又追捕了去可糟了!这位公主果真不是个善辈。我只好镇定下来,探探虚实,便平静的问道:“公主果非凡人,竟然骗不过公主的法眼。那在下胆敢请教公主,您是何时看出的?”公主闻后,露出满意的笑来,拉我到桌前坐下后,又斟了一杯酒,敬给我道:“你还是正常起来让我更舒服些,先喝一杯。”我接酒杯的手抖了抖,我的演技不会这么差吧。只听她又说:“我在你们被关进了空屋里后,在外面盯了你们许久,发现你的表现和在神庙时截然不同,便知道你是装的了。”原来是那时候被发现的,便放下心来,那时候子风和宏儿应该早到魏军大营了。我便笑道:“公主明智。”她喝了一杯又说:“你相貌不凡,即使穿着褴褛也掩不住你的卓然风姿,所以,你装出那么怂的样子,还真是让人感觉别扭呢!呵呵呵,喝呀,本公主敬你的···”我心里苦笑,看来我还真不适合装成草民。我不敢喝她敬的酒,真怕有毒,就轻轻抿了抿放下。“呵呵呵,公子就连喝酒都这么文雅,还真叫人一见倾心呢!”她这算在嘲笑我吗,我就是不喝,难道我一大老爷们,还被她强灌了不成?“公主说笑了,在下在车中一路颠簸,身体不适不欲饮酒。”我回道。“啪!”的一声,酒杯被她狠狠置在桌上,她的脸色沉了下来,有些愠怒的说:“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我堂堂吐谷浑公主还没有谁胆敢拒绝我的呢!你只不过是个被我掳来的囚徒,竟敢对本公主不敬!”我哂笑:“公主哪里话,您贵为公主,谁胆敢对您不敬,公主若非要在下喝了这杯,那在下就只好强忍身体不适喝了此杯便是。区区小事,公主何以值得生气。”说完便要端起来一饮而尽的样子,她似乎心软了,忙挡住了我,缓和了语气道:“既然你不舒服,那就不要喝了。”正中我意,就等你这句话呢。我笑道:“多谢公主体恤之恩。”她却只是愣愣的看着我,怎么了,我脸上有灰吗?她突然问道:“你能不能把你的头发撒下来?”我心里疑惑,撒头发干什么?我的头发束好后是被一块蓝布给包起来的,是城里庄稼平凡百姓最普通的束法。她见我疑惑便解释道:“啊,是这样,在我们吐谷浑,男子女子都不会束发的,男子只是将头发披散,在发顶装饰条带子。所以,我想看看你若是扮成我们的样子会是如何?”原来是这样,这还不简单,我可不想再忤逆得罪她了。便听话的将发带解开,散开了长发。她突然起身跑开,又快速的回来,手里执着一条金色丝线编成的绳子,上面缀了些璀璨的宝石。她竟然拿过一柄玉梳子,给我梳起了头发!她极其温柔的梳好后,把那条金灿灿的绳子系在了我的头顶上。然后把我掰过身来,情绪激动的念道:“水翦双眸点绛唇,黛眉轻蹙远山微。你太美了,灼灼其华!我原以为,世间最美的男人是我们的乌洛干王子,没想到,没想到···”她突然坐了下来,一脸诚恳道:“我向父王告知,将你封为我的驸马,你意下如何?”我大惊失色,这下可不是装的。这样貌总是给我招惹麻烦!我不敢让她发怒,又不能答应她,只好沉默是金。她见我没反驳,有些高兴,又见我没答应,又有些失落,便说:“你先下去吧,我给你考虑的时间,不过,你不要忘了,你目前的处境。”她这是给我答应的时间吧,听意思是我没有选择的余地。不过,也只好拖延时间,等子风赶来了。我便往来的那个门洞走去。“不是那儿,是这边。”她说完,把我领向了后面一扇门前。我的心一沉,原来这是个地下宫殿,这样想逃出去可就万分困难了,可也没有办法,便只好进了那扇门。

章(十一)神秘小院,身陷困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