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三百一十五章

  “早知道你母后这么好拐的话,朕就先下手了。”萧皇失笑。

  洛末漫不经心的撇他一眼,说道:“这可不好说,母后说不定好的就是我父皇那口的呢,伯伯您跟我母后有牵扯的时候萧穆都有了吧?”

  “那又如何,”萧皇端起茶盏来喝了一口,“俗话说近水楼台先得月,说不准的事。”

  “自然是不愿委屈了母后的,不然也不会有我了,上辈子投胎的时候我也没想到会投生在天朝呀。”洛末拧着小指,也没想到会喜欢上您大儿子呀。

  “有话就说,遮遮掩掩的,朕与你母后虽说有缘,却无份,这也是事实,她既已拜了朕为大哥,朕对她也就断了念想,虽说你这小丫头身边臭小子太多,但皇儿未必就没有一争之心,只是他乃北神太子,朕自是不会放任他被你祸害了。”

  “伯伯冤枉啊,末儿可没祸害,喜欢他还来不及呢。”洛末笑,“萧穆是你北神太子,但你北神的皇子却不止他一个,太子嘛......虚名而已,如今天下归一,他的太子之位,也就没有那么至高无上了,若伯伯看不住他,我自然不会介意再多带个人,反正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

  “你休想,利用了朕还想利用皇儿,他傻可朕还不傻,不会被情感冲昏了头脑,倒是你,还有什么心愿未了,说与伯伯听,朕姑且替你记下来,等你去后告诉该告诉的人。”

  “那倒是多谢伯伯了,倒真有一事想拜托与伯伯。”

  “你说吧。”

  “在我走后,派兵将天山雪莲池封存,不管发生什么,都别入内。”

  萧皇静默的看她一眼,“好。”

  “伯伯,我还有多长时间。”

  “至多七月,还能再看一次花开。”

  洛末笑了,“来年花开,伯伯可要记得往窗外多看一眼。”

  “自然。”

  “伯伯,后会有期。”

  洛末离开大殿,四人又走回暖阁。

  外面又飘起了雪,将被雪掩埋的花枝覆盖上了一层又一层,长廊上有宫人拿着长板敲着冰棱,还有行色匆匆的宫人提着木桶走远,洛末看着这般景象,却生了一种不真实感,好像被设定好的工作,需要特定的人去完成一样。

  “怎么了末末?”慕莲推着轮椅,注意到她新奇的目光。

  “没事,”洛末觉得有点冷,凉风从披风的空隙处钻进脖颈,凉透了全身,“我有点冷。”

  “冷吗?”思橘俯身将她整个人抱起来,用自己的披风将她裹紧怀里,“这样呢?”

  “哇,思橘好狡猾,我也想抱着末儿的。”风岚跳脚,满是不甘。

  慕莲看向思橘的目光异常的冰冷,“她是我的妻子,裴思橘,你越矩了。”

  “那又如何?她说冷,不是吗?”思橘不理会他,抱着洛末大步的向暖阁走去。

  风岚看看这个,看看那个,还是选择跟了上去。

  慕莲推着轮椅走在最后。

  那被洛末看过的方向,已经空无一人......

  刚一踏进暖阁,思橘就感觉背上热出了一身汗,可是怀里这个小人却冷得在发抖,让他的心都跟着在抖。

  “你们去哪了?”绯月本来端着茶盏在发愣,听到有人进来的声音赶紧起身走出去,“这是末儿吗?她怎么了?”

  思橘绕过缠人的绯月,将洛末放置在床上,给她解了披风,盖好被子,又让宫人拿了暖炉来塞到了被子里。

  绯月坐在床头边,用温暖的掌心抚摸着洛末冰凉的小脸,“末儿,你别吓我,这样有没有暖和一点?”

  洛末冷得发紫的唇轻抿,闭上眼将脸蹭在他掌中,像只撒娇的小猫。

  绯月的心都要被软化了。

  风岚趁他们没注意褪了鞋,从床尾爬了上去,思橘看到了,却也是什么都没说,思橘这个年纪,早已经没有了撒娇耍赖的权利,只能厚着脸皮跟在她的身边。

  ”北神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冷,有点吃不消。“洛末闷闷的声音从绯月的掌中发出。

  外面听到砰砰的声音,该是慕莲推着轮椅回来了。

  风岚爬到床里面凑到洛末的身边,小声的提议:”末儿,你去我那吧,青蛊国四季如春,适合你养身体。“

  洛末回身,与风岚额头挨着额头,”谢谢你风岚,但是我还有别的事要做,在哪里,对于我来说,都无所谓了,我希望你不要长大,就这样依赖着我,把姿颖养好,为了我们的姿颖,不管以后再发生什么,都要坚持下去,好吗?“

  绯月收回手掌,仿佛那里还遗留着她的温度,他注定要辜负她的期许了。

  只有慕莲陪她,多么不公平,只有慕莲陪她,她会孤单吧,毕竟他照顾不好她。

  ”我会的,末儿,你也是。“

  洛末微笑,没有接话。

  风岚的心中隐隐不安,却在此时无法问出口。

  你会离开我吗?到一个我有生之年都去不到的地方?

  所以才将姿颖,推给我?

三百一十五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