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天牢之内

  月上高空。

黑漆漆的草地忽然听到一阵阵杂乱的响动,数十道黑影从月的阴影中闪现又飞快的融入黑夜之中。

天牢。

上百的精兵分为五个班轮回循环监护着天牢,擅闯天牢者,死!

下午刚从家族赶回天朝京都的思橘和绯月一行,还未歇息,便接到了洛皇的通知,急忙忙的赶往天牢,绯月在绯翼的逼迫下,无奈的暂时封闭了武功,以免打斗时再将伤口挣开。

此时天牢内,绯月绯翼两兄弟和思橘,站在躺倒在地上狼狈不堪的慕莲面前,神色沉重。

慕莲三日未进食,早难以动弹,更无力气睁眼,只想睡死过去。

“起来,慕莲,醒醒!”思橘蹲下身,用力推了推慕莲。

慕莲受过刑罚,浑身上下疼的要命,被思橘这一晃一推,意识虽然还不清醒,但痛觉早已醒来,无意识的痛呼了几声。

绯月双眸微红,嫉恨的看着地上这个肮脏的男人,这就是末儿最后选择的良人!简直是个废物!

“慕莲,你给我醒来!你到底把末儿藏到哪儿去了!快把她还给我!还给我还给我!你这个混蛋!”绯月武功被封,但是力气还有,比慕莲好太多,虽然也是半斤八两,一个重伤未愈,一个半死不活。

“好痛……好饿……末末……是我错了……原谅我……原谅我……”慕莲完全醒不来,受了伤,被冷水泼过,又呆在这阴冷潮湿的天牢里,再强壮的身子也受不了,何况他并不算强壮的那类人。

思橘看着浑身滚烫,发烧被烧得意识不清的慕莲,心下一叹,再不救他,说不定他真的会死在这里。

“绯月,你冷静点。”思橘蹲下身子,从怀里掏出一个瓷瓶。

在牢门口抖着腿看着这边的绯翼见裴思橘要救慕莲,冷哼一声,倒也没有阻止。

“我恨不得他就这样死在这里!”绯月也看到思橘的行为,虽说没有阻止,但是愤恨的话语还是从口中说出。

思橘偏头看绯月一眼,附议道:“我其实心里也是这么想的。”

“切,我其实更想他和他的小公主去地府当一对鬼夫妻。”绯翼翻个白眼,不屑的说道,这话外音,是希望都死了。

“绯翼!”绯月气红了眼。

思橘不管他兄弟俩吵架,自顾自的将药丸喂进慕莲的嘴里,万一慕莲死在牢里,而洛末真的没死来救他……

“报告家主,已有十四个劫牢狱的黑衣人被杀!”

精兵包围下的天牢不是那么轻易就被破的。

“只有十四个人?”思橘想不透,如果是来救人的话,只有十四个?这是闹着玩吗?

“只是来试探罢了。”绯月一下子坐在了地上,守着慕莲,“一会儿就会有变化了,等着吧。”

话音刚落,刚刚禀报的人又进了来,“禀报家主,外面来了大批的黑衣人……”

“大批是多少?”思橘问道。

“大批……数不可数!无数的黑衣人从天牢一里外的坡上冲下汇成大片黑影,实在是……数不清啊!”

“竟有如此多……”思橘呆了下,转头看向昏迷的慕莲,“你竟可让她为你如此,我真是妒忌不已,可是……若是见不到她的人,我不会让别人从我的手中将你救走的!休想!”

绯月勾魂的眸子浅浅撇了一眼思橘,眸中闪过深思。

洛皇几人到达天牢时外面已经厮杀一片,源源不断的黑衣人从不知名的地方冒出来,洛逸护着云儿,洛熙护着橙儿,四人站在天牢的门口,早已是寸步难行。

“铁军何在?”洛熙问着身边保护的精兵。

精兵回道:“启禀圣上,铁军守在暗处,尔等未知其具体位置。”

铁军,当初洛末征战四国时一手训练出来的那支特殊军队,后来编入了禁卫军,单独给予了铁军称谓。

此次安排了一支铁军保护天牢,想要将人劫走,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主子,杀手门的人已全部派去天牢劫人,风澜堂全员已在指定地点待命。”明卫站在洛末的眼前,眼前的小女孩一副没睡醒的慵懒模样,明明是弱不禁风的,但却让人不由得觉得她比别人都要高贵。

“嗯,我知道了。”洛末漫不经心的玩弄着头发,躺在榻上懒懒的她就会犯困,“吩咐下去,一旦将人救出来,不要恋战,迅速撤离,我不希望出现过多的伤亡。”

“是。”明卫低下头接下指令,半合的眼眸中一抹杀意一闪而过。

“下去吧,这里暂时用不到你。”洛末挥手让他退下,并没注意到他的异常。

天牢这边。

听到外面厮杀一片的声音,思橘将慕莲提起来,刚要走出牢门,就见到洛皇等人进了天牢内,双方一见面,都没说话。

最后开口的是洛逸,只见他走到思橘的面前,手指挑起低垂着头昏迷的慕莲,状似嫌弃的说道:“这就是我的女婿?末儿这是什么眼光?”

桃花眸子一眯,手下用力掐在了慕莲的脖子上!

“父皇!”

“太上皇!”

“洛逸!”

几人见此,纷纷出声。

“末儿是我最爱的女儿,我放在心上疼宠了十余载,如今下落不明生死不知,而这个男人!他无身份!无势力!无地位!一无所有!却娶走了我的女儿!我恨呐!”洛逸红了眼,用力将慕莲甩在地上。

慕莲被痛摔在地,神志被惊醒,却因为高烧的缘故没法真正的清醒过来。

“洛逸,呜呜,我要我的末儿,我真是个失败的母亲,我该死。”云儿泪流满面,依附到洛逸的怀里再度哭成泪人。

“云儿,你的命是末儿救回来的,如果不是末儿,如今我们也无法相守,已是阴阳两隔。”

“我宁愿你我阴阳两隔,也不要我们和末儿阴阳两隔!那是我们的孩子!是我唯一的孩子!是我十月怀胎心心念念的孩子啊!我好痛,我好恨我自己。”

“父皇!母后!”洛熙心中抽痛,想起当年与洛漓一起见到还在襁褓中的末儿,那么小小的人儿,甜甜的叫他大哥,天赋异禀,出生可语,不哭不闹,总是那么乖巧,让人疼到骨子里去。

“熙儿,对不起,你也是母后的孩子,我刚刚只是……只是……”

“我明白,我理解你们,妹妹对于我来说也是独一无二的。”

绯月与思橘站在圈外,没有插话。

看着他们因为末儿而痛悔不已,他们心里也不好受。

若是洛末看到此时的场景,不晓得她那冷硬的心肠会不会有一丝丝的柔软?

天牢之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