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谎言

  时间倒回一天之前。

洛熙颁布了圣旨,洛谦被侍卫一路压着走在宫道上。

小小的人儿不知从哪来的力气,直直的将身边的侍卫撞倒,运起轻功跌跌撞撞的逃进了深宫之中。

可巧,他逃进的深宫正好是绯翼他们暂住的地方,于是不可避免的碰到了正在打水的洛嫣。

哐当一声,洛嫣手中端着的木盆摔在了地上,“三哥……”

洛谦看着狼狈的妹妹,眼中略过一抹复杂的感情,“嫣儿,你怎会在此?”

“呜呜呜……”洛嫣欲语泪先流,扑进洛谦的怀里哭,“三哥,好可怕,嫣儿好怕,三哥你为什么不来救嫣儿,呜呜呜……”

洛谦抱着洛嫣,手迟迟下不去,不知该不该安慰她,心里在一瞬间的感觉竟然不是她还活着,而是活着的为什么是她!

罪恶感涌上心头,他使劲闭了一下眼,轻轻推开她,用手绢为她擦干眼泪。

“嫣儿,你现在在做什么,这不是你该做的事情吧。”洛谦眼角撇了一眼地上的木盆。

洛嫣脸一红,支支吾吾的说道:“凤鸾国的绯月殿下在这里。”

洛谦听到这个名字眉头一皱,“嫣儿,你该知道,他是你姐姐的……”

听到姐姐二字,洛嫣的表情扭曲了一瞬,愤怒的吼道:“她算哪门子的姐姐,她已经死了!”洛谦双眸突地瞪大,晃着她的双肩:“谁告诉你她死了?”

“是我亲眼看见的!他们在冰室里!进去之前她就死了!”洛嫣一想到洛末已经死了心里就痛快。

“谁死了?”正在此时,门口突兀的响起一道声音。

洛谦和洛嫣同时回头,见一身绯衣的男子站在殿门前,洛谦见过绯月自然将他认作绯月,洛嫣则是根本没有认出他到底是谁。

“月哥哥,是姐姐!我亲眼见到她死了,就在她那个驸马的怀里!她已经死了,你就可以爱我了!”

洛谦不可思议的看着她,她知道她在说什么吗!这个人是爱着末末的啊!

“哦?”门口那人挑眉,“竟然死了?这可真是……”死的好啊!绯翼心中的小恶魔在哈哈大笑,早不死晚不死,偏偏在这个时候死了?趁着哥哥昏迷,正好可以离开……

他轻蔑的笑了一声,不再关注那兄妹俩,转头,要带着哥哥赶紧跑。

可一转头,就看到了身后白着一张脸的风岚,也不知道他听了多少,不过看这脸白的程度,重点的该是都听到了。

绯翼瞬间换上了一张悲伤的脸,状似安慰的拍了一下风岚的肩,钻进内殿去找哥哥的了。

“你们说的是真的吗?末儿真的……”风岚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们,希望能听到否定的答案。

“末末她……”洛谦见他如此,心下难受,想劝。

洛嫣却飞快的打断了他,“长公主就是死了,都入了冰室怎么还会活?”

“嫣儿!”洛谦不悦的瞪着她,洛嫣惧怕的缩了缩身子,低下头不支声了。

“不!我不信!我一个字也不信!”风岚跌跌撞撞的往殿内跑,绯月怎么还不醒!出事了他怎么还能在睡!

洛谦伸手在洛嫣的头上狠狠的敲了一记!不过他倒也记起来一件事,“嫣儿,你说在冰室见到末末他们,是在哪里的冰室?”

嫣儿抱着被打疼的头,负气的说道:“还能在哪?在龙啸殿!”

“三哥,你可别……三哥?三哥!”她抬头,哪里还有洛谦的影子。

而在洛谦奔跑至龙啸殿冰室,绯翼策划逃跑,风岚彻底崩溃的这段时间里,思橘和萧穆这里却是一片平静的迹象。

桌子上的茶盏已然凉透,身边聚拢的大臣三三两两都抱团离去,喜庆的大殿如今冷冷清清,侍卫守在殿门前,身边的侍卫消失了一下,又归来。

“殿下……洛皇已经平定叛乱,逼宫的人都已抓获,为首的叛乱者被判诛九族,其余人或流放或终身为奴……只是……”侍卫有些不安,接下来的话不知该不该说。

“只是什么?”萧穆静思之后在棋盘上落下一子,思橘抓起黑子,犹豫着该怎样走下一步。

“只是长公主被处以谋逆罪,已经被赐了鸿酒……”侍卫胆颤的说完,恨不能离开这里。

啪嗒一声响,是思橘手上棋子落在棋盘上的声音。

“你说什么?”萧穆冷冷的转身看着侍卫,冰冷的问话让侍卫心脏抖了几抖。

“启禀殿下……天朝长公主被剥夺了圣女头衔,处以谋逆罪,赐了鸿酒……”

“消息可真?”思橘艰难的开口问,指尖发颤,声音也颤抖着。

“千真万确,洛皇已颁布了圣旨,昭告天下。”

“骗人!骗人!怎么可能?”思橘衣袖一扫,白色黑色玉石的棋子滚落了一地,他揪起萧穆的衣领,恶狠狠的瞪着他,“你告诉我,这只是洛末的一个局,她没死对不对?”

萧穆好似没听到,身边的侍卫看到自己的殿下被如此这般对待,纷纷拔出刀剑对着思橘,思橘身边的侍卫也拔刀相向!

“思橘,你冷静些。”萧穆用手握住他揪住他衣领的手,用力掰开,“皇家的事从来都没有这么简单,说不定这就是她的一个计谋,用自己的名声,将朝廷的虫子都引出来一网打尽,她的身边有神医慕莲,怎么会让她轻易死去。”

思橘恍惚了一下,松开了萧穆,是了,这该是她的一个计谋罢了,她那样的人,怎么会让自己轻易死去。

跪在地上的那侍卫艰难的吞咽了一下,最终还是决定说出来:“殿下……长公主的冰棺就在龙啸殿中……暗卫已经确认过,是……是本人……”

萧穆的身形晃了一下,堪堪扶住身后的桌子才不至于倒下,思橘本来沉淀下来的心绪又被这句话激的暴动起来。

他推开身前挡着的萧穆,飞快的冲出了这里,萧穆被他推的一个趔趄,像是突然从大梦中清醒一般也跟着飞奔了出去!

不知名宫殿中,风岚冲进殿内,绯翼一个没注意,竟让他进了绯月的房间。

风岚抓住绯月的衣领,将昏迷的绯月拽的仰躺在床,嘶吼道:“绯月你给我醒来!她死了!他们说她死了!你快点醒过来,我们一起去看!一起去看……”吼到后来,禁不住泪如雨下。

而此时昏迷中的绯月,却是觉得异常的寒冷。

他处在一处冰凌覆盖的地界,他看不到这是哪里,只是觉得遍体生寒,四面都是冰,巨大的冰面,有人在唤他的名字……他到处寻找,终于找到了一处冰棺,他眯了眼,凑近那处冰棺,这一来,竟大惊失色!

里面躺着的人竟然是应该在大婚的洛末!

那人一身红衣似火,银色的发铺陈在冰棺中,唇瓣带笑,倾城倾国……

绯月惊叫一声,扑过去抱住那冰棺,不住的用手拍打着,“末儿!末儿!末儿!你怎样!快醒来!看看我!我是绯月啊!”

冰棺中的美人儿却没有丝毫的动静,绯月只觉得心痛如绞,忍不住一口热血吐出!

而在昏睡中的绯月,也确确实实的吐了一口血。

绯翼看到风岚如此对待他哥哥,心头火起,将风岚扯离绯月的床边,绯月少了风岚的支持,歪着身子倒在床沿边,面色苍白如纸,淋漓柔弱的样子让人心疼不已。

一排银针飞射如毛向着风岚飞去,风岚用桌子挡住绯翼的攻势,一把昏睡散撒向绯翼,绯翼飞身退开,又是一排的银针从手中飞出,比武功风岚不如萧穆更不如绯月,而绯翼却比他的武功更好,风岚被银针逼到角落,用纱幔阻挡了绯翼的视线,趁机跃到绯月的床边,一把抓起绯月的身子挡在身前。

绯翼的银针夹在手缝间,却没有射出来。

而被风岚这样粗暴的一扯,绯月一口血霎时吐出,而他也幽幽的砖醒了……

“二哥!你没事吧?!”绯翼见他睁开眼,焦急的问道,同时眼眸一冷,绝不能让风岚有机会将那小公主死了的消息说出来!

“绯月!你跟我一起去找末儿!”风岚见他醒了,伸手一提,就打算带着他走。

绯翼自然是不会放他出去,绯月此时也已清醒,见他如此,虽浑身无力却也比风岚武功强太多,仅仅是一反手,已脱离了风岚的挟持摇晃着站在了不远处。

“咳咳咳……发生了什么事?”绯月用力咳嗽了几声,脑子虽然不甚清醒,却还是觉得不对劲。

“什么事都没有!”绯翼抢在风岚之前说话,“哥哥,如今天朝长公主已经大婚,我们也该回了吧!”

“你!”风岚气急,“绯月,你知道吗?末儿……”

绯翼又急急打断:“哥哥!你难道要看着洛末和她的驸马成双入对,心痛而死才行吗?”

绯月想起一身红衣在大殿中跪拜的洛末,眸色黯淡下来,却不经意间想起了刚刚那个梦,心脏猛地一痛。

森寒的轻启薄唇:“绯翼,闭嘴!风岚,你说!”

谎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