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虐杀

  四国之间悄悄的兴起了一阵寻人的风潮,只是谁人都不知道要找的这个人到底是什么身份,只知道,皇室的某个人失踪了。

长公主叛乱一事最后的结局有些混乱,长公主毕竟是圣女,也是她统领了四国,在天朝有很大的影响力,她身死过后,有许多人不相信此事,联名上书要求彻查,更有甚者罢工罢市天朝上下顿时一片混乱。

后来在洛皇的声明中将长公主叛乱的罪证一一列出,又放出流言证实长公主叛乱,后来又压了闹事的人,下达天听,将叛乱贼子砍头示众并将其财产充公,最后变成救济粮发放下去,并免除了两年的税收,这才将此次混乱压下。

杀手门内部的一个小院内,这个小院是被五行八卦密布的小院,从外面是看不到这个小院的,只有懂得五行八卦并且非常精通的人才能破解,而此时这个小院内,正躺着一个人。

到了深秋时节,天气有些闷热,阳光晒在人身上,暖洋洋的不想让人动弹,不时有些微风带来一丝凉意,洛末在院中的软榻上躺着,身上盖着一席薄被,银色的发被阳光渲染成金色,十分的美丽。

这个小院非常安静,安静的有些让人接受不了,仿佛只有那个小小的身子不时的晃动,才能让人从一种时间静止的幻想中退出来。

突然,门被推开了,仿若是从地狱走出来般的诡异,一个穿着黑色纹金的男子,端着一碗薄薄的米粥,向那熟睡的人儿走去。

慕莲将手里的粥放在软榻旁边的竹桌上,将有些掉落的薄被往上紧了紧,摸摸她苍白的面颊,又摸摸她的额头,确认她没有再发烧,这才坐在凳子上轻轻的搅动着米粥,他一直没有叫醒她,任由她睡。

阳光渐渐的由热烈变得温和,米粥由滚烫变得可口,洛末还是没有醒来的迹象,慕莲也不急,他拿出怀里放着的几瓶药,配着些许清水揉成雪白的药丸,雪莲的清香渐渐蔓延开来,洛末鼻子皱了皱,眼睛慢慢的睁开了。

洛末在一时间看到蓝色的带着大片云彩的天空时,脑子里还是一团浆糊,完全不知所以,也不晓得自己在哪,直到身边传来熟悉的气息,她放空的大脑才开始运作。

“我好像饿了。”洛末嘴巴扁扁,有些不满。

慕莲轻笑出声,凑过去亲亲她温凉的脸颊,“起来了小懒猪,吃完晚饭再接着睡吧。”他将洛末上半身扶起来,让她靠在自己的身上,端过还温热的米粥,一小口一小口的喂她吃下,吃完后拿薄荷水为她漱口。

“慕莲,风澜堂那边的损失怎样。”

“死了一个,伤了五个,还有两个失踪。”

“那什么白发魔女的下落呢?”

“最近在风澜堂分部,其桥镇的某个客栈出现过。”

“其桥镇离杀手门这边呢?”

“很近,就在附近。”

“那很好,”洛末任由他将她放平,“派出杀手门的人,将白发魔女困在其桥镇,明天晚上我要亲自会会那人。”

呐呐,血液好像沸腾起来了呢,白发魔女……快来让我见识一下你的身影吧,呵……

日升日落,第二天的夜晚很快的降临了。

“末末,我来吧。”慕莲接过洛末手中的眉笔,细细的为她瞄着眉。

洛末一身暗紫色银纹衣袍,头上用金簪挽了一个发箍,一枚紫色的滴泪样额坠,精致到妖艳的紫色妆容,苍白的面色被很好的掩藏在粉色胭脂下,一双谌蓝色的眸子仿若映着世间万物,让人不由沉沦。

“慕莲,我美吗?”洛末看着镜中妖冶的自己,很满意。

“末末是最美的。”慕莲几近痴迷的看着这样的洛末,这才是他心中完美的末末,带着毁天灭地般惊心的艳美,让人一眼沉沦,再也不想爱上别人。

洛末轻轻的笑起来,苍白消瘦的手摸上艳红的唇,有一种惊心的鬼魅。

“走吧,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见识到那位了呢……真是好大的胆子啊……”洛末将梳子放在梳妆桌上,任由慕莲将她抱起来。

说起来,慕莲隐瞒的事情完全没有任何悬念的就被猜到了呢,不过,那有什么关系?这辈子有这样一个男子陪着,就算没有这双腿也没有任何的不适呢。

夜色黑沉,月光被乌云紧紧的遮掩着,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不时会有数道影子快速的闪过,让人产生错觉。

“该死!这帮人真是没完没了!”被称之为白发魔女的沈燕君被后面那群人追的烦不胜烦,身上隐隐有些轻伤,都是那群人车轮战所伤的,该死!她不会放过这些人的!

眼中寒光一闪,手中暗器无数,飞速的向身后的人射去!

哐当一声,是一人从房上摔下的声音。

此时,硕大的满月渐渐从乌云的后方出现,随着月光的出现,在月色中映出了两人的身影,不远处的房屋上站着一个人,那人一头乌发被风吹着飘散在风中,一身黑色暗金花纹的华丽衣袍,怀中小心的抱着一个美若妖孽的女子,那女子嘴角勾着浅浅的笑,似是死神降临般君临天下。

“呐,快跑哦,要是不小心被逮到了就要被做成人*哦。”洛末靠着慕莲,看着在下方逃窜的白发魔女。

杀手门的杀手又一次的追上白发魔女,在她身上又划了几道。

“啧啧啧,就这几道伤怎么够呢,慕莲,去。”

乌云又一次遮掩了明月,漆黑的天地中一场无声无息的厮杀正在上演。

瞬移的慕莲几乎在一瞬间移动到了白发魔女的面前,随着她的跑动而后退着,洛末闲闲的跟她打了个招呼。

“你好呀,白发魔女。”

沈燕君脚尖点地,后脚跟极速的踩在地上滑动,手中匕首飞快的扔出去刺向洛末,谁管她是谁!

乒乓两声,匕首反向刺入沈燕君的肩膀之中,她痛呼一声,停下步子,身后杀手门的杀手也停了下来。

“啧~你们竟然连她都比不上呢,养你们何用?”洛末凉凉的扫了一眼身前的杀手。

一众杀手只觉身上冰寒,全部跪下,等待发落。

“你是谁?嘶……”沈燕君刚要问她是何人,月光从后方照耀在她身前,让她看清楚了那两人,惊艳的视觉一下子冲击大脑,让她倒吸了一口凉气。

“我是谁你不需要知道,你只要知道从这一刻起,我就是你了。”洛末凉凉的一句话丢下,食指轻划……

“啊——!!”惨叫声骤起,划破夜空——

“放心,你还没有死呐。”慕莲抱着洛末向前,看着躺在血泊重的沈燕君。

“没有了胳膊,全身放血什么的真是让人兴奋呐,血液流出的声音很好听吧?”洛末笑的勾心动魄,一寸一寸切割着沈燕君。

不多时,这世上再也没有了白发魔女,杀手们跪在地上,看着那女人的血染红了自己的衣角,一动也不敢动。

“你们自去领罚吧,一年后再有这样的事发生,你们也不用来这世上浪费粮食了!”

“昭告整个江湖,杀手门成为白发魔女的后盾,我要这个江湖——翻天覆地!”洛末仰望着满月,邪肆的大笑。

虐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