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生活

  粥的香味在屋子里飘散着,洛末一口一口的吃着粥,手上不急不躁的拆开了信。

信是她放在皇城里的暗卫传过来的,描写的很简单,当她看到橙儿姐姐每天以泪洗面的时候,心脏痛了一丝,洛皇的日子也不好过,那几人都被洛皇放出了京都,只剩下绯月因为身子不好还留在那里。

洛末皱眉,六个人当中,只有绯月和慕莲两个人的性子容易走极端,很多时候她都会多关心他们两个一下,暗卫简单的讲了绯月在宫里的生活,开始还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甚至几度自杀,后来不晓得发生了什么事,他在绯翼的照顾下,渐渐的精神好了些,每天关在房间里画她的画像。

小公主知晓了绯月和绯翼不是同一个人之后便闹着见绯月,绯翼很是不耐烦,将她扭送到洛皇的面前,洛皇本就不关心这个小妹妹,见到她如此无理取闹立即将她软禁了。

先皇和先后出现在皇宫之中,先后让洛皇查看洛末的血魂珠,洛皇跪在地上痛哭不已,告知末儿的血魂珠是母后复活的一剂药,早已在先后的体内融为一体,先后悲痛之下昏厥过去。

洛末咬着唇,不肯再吃,慕莲放下粥碗,用手指掰开洛末紧咬的下唇,小心的为她清理咬出血的伤口。

“慕莲,我这样做,是不是错了?”洛末无神的眼眸中倒映着慕莲平凡的面容。

慕莲抚上洛末娇嫩的面颊,将她抱进怀中,轻声安慰着:“我们末末没错,末末的决定没有错的时候,你也是为他们考虑的不是吗?”

“嗯。”洛末闷在他的怀里,“我想让大哥成为站在顶峰的那个人,让这整个天下都是大哥的,父皇和母后因为我分离了十年,他们应该得到他们应有的幸福,至于舅舅的家族,我也不会放过,害得舅舅那么惨,还杀死了母后,我会让他们付出代价的!”

外面的天色大亮,像是预示着新的希望。

此时,京都。

绯月身子虚弱不堪,绯翼被自家哥哥逼的快要疯掉,这天一大早就守在绯月的门外,听着屋子里的人梳洗穿衣,然后推开雪宣纸,研墨,又开始画。

忍无可忍,绯翼踹开绯月的房门,屋子里的绯月像是早就预料到了一般,手上的墨笔没有停顿,浅浅几笔,勾勒出了一个笑意妍妍的娃娃。

“哥!她已经死了!你不要再这样了!”绯翼伸手去抢绯月手中的笔。

绯月抬起头,眼中血红一片,“你不是说她还活着吗?”

绯翼一窒,突然想起来最初那段时间他说洛末死了,绯月的第一反应就是自断全身经脉,真的被他吓惨了。

“她……她都这么久……都没有出现,大家都在找她,我猜她……哥!放下!”绯翼被绯月举着笔放在脖子上的动作吓得一哆嗦。

他可是知道绯月的功夫,虽是同出一路,但是绯月跟他完全没有可比性,一片树叶,一块圆石就能要人性命,自杀这事,绯月已经做了不止一次了,上一次要不是盈盈发现的及时,二哥就真的追随那个该死的公主而去了。

“翼哥哥!你别在月哥哥面前说这些了!他现在可受不得刺激!”盈盈从门外走进来,趁绯月晃神的瞬间抢下了画笔。

绯翼像是做错了事的孩子低下头,“盈盈,我知道错了。”

盈盈,全名夏盈盈,是凤鸾国齐王王妃娘家的孩子,齐王王妃娘家是十代元勋,在朝中的分量自然不可小看,夏盈盈自小被当成皇子妃养着,和绯翼绯月是青梅竹马,大皇子绯正曾上门求娶过夏盈盈,可惜夏盈盈不愿意嫁,并许下誓言,表示喜欢的是二皇子绯月,非卿不嫁。在她五岁的时候,二皇子绯月被送到天朝做了天朝长公主的伴读,谁都知道名为伴读,其实是质子而已,夏盈盈那时不懂情爱,也不懂这些纷纷扰扰,只知道自己最喜欢的月哥哥要走了,十年后她成年可以嫁人了,却得到月哥哥爱上了天朝长公主的消息,她求绯翼带她来天朝,却目睹了她心心念念的月哥哥被那个怪物般的长公主伤害的一幕幕。

她气愤,她害怕,她心疼,她恨不能杀了那个长公主,只是她还没出手,她就已经死了,天助她!

她以为长公主死了,她的月哥哥就会死心了,会发现她的好,月哥哥也的确是死心了,他的心死了,他的眼中再也没有了其他人。

她不甘心,不甘心她十年的等待就这样被一个只见过一面的女孩子给毁了!

“可是哥哥他每天都这样不停的画……”绯翼的话没有说完就被盈盈抢断,“那便让他画吧,有个念想总比绝望了的好。”

盈盈将手里的托盘放在桌子的一角,坐下来轻轻的拿起勺子将粥吹温。

绯翼甩手走人。

“月哥哥,你已经画了三张了,早饭还没吃呢,都要凉了,你先过来吃早饭,我再给你磨些墨你再画好么?”夏盈盈迈着小碎步走到绯月的身侧,悄悄的拿掉绯月手里的笔。

绯月的手颤抖的抚摸着纸上的容颜,睡着的,笑着的,哭着的,搞怪的,生气的,一张张,一幕幕,满满的都是回忆,都是心痛。

“来吧,月哥哥,吃完了饭再画。”盈盈牵着他的手,将他带到桌子旁。

现在绯月的一日三餐全是夏盈盈在照顾,也因此,她对自己的信心越来越足,以后回国就求父亲大人为他们指婚,就算他一直念着那个公主也没有关系,反正已经是一个死人了,既然得不到他的心,那就得到他的人吧,也算是让多年的等待有个美好的结局。

“我们……明天就收拾东西……回去吧。”绯月吃着粥,突然说了这样一句话。

夏盈盈先是一喜,然后皱了眉头:“月哥哥,你的身体……”

“我没事。”绯月咬了一口包子,左手在桌子上画着圈,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在用这样的方式来怀念跟洛末一起喂饭的时光。

“好,等会儿我去跟翼哥哥说一声,今天下午就能将东西都收拾完,月哥哥你……有什么特别要带的东西吗?毕竟你这次是真的归国,这十年在天朝的东西能带的就都带走吧。”

绯月嘴里含着一口包子,呆呆的看着手中白白的包子皮,眼中,忽然就有了泪光。

正是一天的清晨,洛末被慕莲抱着出了门,明天就会召开会议,今日趁着有时间,有些杂事需要解决一下。

“慕莲,吩咐你们做的轮椅做的如何了?”

“过几日打磨好了就可以用了,”慕莲咬唇,低头看着她,“末末,我可以一直抱着你的,不用轮椅也可以的。”

洛末轻笑,“你是可以一直抱着我,但是我的腿废了,很多事都需要你代替我去做,要别人抱着我,你可愿意?”

“当然——不愿意!”慕莲恨不能有分身术!这样就可以既可以陪在她的身边又可以完成她交代的事情了。

洛末耸肩,“这不就得了,乖乖的将轮椅做出来,暗卫有这样的多,你挑一个作为明卫护在我身边就好。”

“心然呢?不然联系他让他回来吧。”

洛末眯了眼,“那小子还是让他在外面呆着吧,免得知道了我未死的消息被有心人查到,再说……他现在未必能接到我们的消息呢。”

蓝天在上,飞过一排不知名的鸟儿,同一片天空下的心然,此时面临的却是让他想死的炼狱!

自从他从宫中出来,找到无良的师傅将玉佩交于他,那个老不修的死老头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将他关在这片迷雾森林里,在周界布满了迷魂阵,森林的正中心有一间小小的屋子,里面的东西除了维持日常的生活用品外,就是大量的书籍,都是有关于阵法的高深秘籍。

他真不知道这老头发什么疯!这都已经一个月了!

被酒气熏红的脸庞上带着满足的笑意,被称为老不修的阁老站在森林的外周看着里面又闯过一层阵法的心然,想起那个银发的奶娃娃,手中的玉佩也变得烫手起来。

“这枚玉佩便是你欠我最后的一个条件,完成这个条件我便放你自由,这个条件就是——当你看到拿着这枚玉佩的人时,我要你把毕生所学都交给他!”

——心然,最后的徒弟,一辈子的心血,希望没有错付啊!

阁老仰天长叹,晃晃手中的酒葫芦,蹒跚着往森林外走远。

生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