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逻辑追逐

  近日,江湖上有一白发魔女问世,听人说,那女子鹤发童颜,乃是不知在哪里修炼了上古遗书,变成了如今的模样,据说她现在年龄有一百多岁了。

而嗜血魔头这个称号,也被白发魔女所占,此女长的倾国倾城,蒙骗了无数人,当她骗到了一个人玩腻了之后就会用令人发指的手法将人残忍的杀害。

还听说白发魔女一个人去单挑了风澜堂,谁人不知风澜堂是江湖中数一数二的情报组织,第二天就买通了杀手门全江湖封杀白发魔女。

听说……

太多的听说,不过也就是听说罢了,任外面流言四起,在杀手门总部的慕莲丝毫不为所动。

“来,末末,起来把药喝了。”慕莲小心的将床上的刚刚醒来的洛末扶了起来,让她靠在自己的怀里。

拿起小勺,一点点的吹温了,再细细的喂进去,现在的洛末就像一个泡沫,脆弱的好似一戳就会破一样。

“这次的药怎么跟水似的……”洛末微嘟了嘴,张开让慕莲将药喂进去。

“末末不是讨厌苦药吗?慕莲将药换成了不苦的难道末末不喜欢吗?”慕莲温情似水,照顾洛末仔仔细细。

洛末赶忙摇摇头,“当然讨厌,我就知道慕莲最好了。”

慕莲轻轻擦掉她嘴角的药,宠溺的将她抱在怀里拍着她哄她继续入睡,他不敢告诉她,这药其实苦的很,只是她已经没有了味觉,她的脏腑机能已经出现了退化。

慢慢的,她的感觉开始会变弱,之后会是嗅觉,最后会是听觉,她的腿现在已经基本没有感觉了,也就是说,她在有限的生命之中,已经是站不起来了。

这些都是无关紧要的,对于他来说,他更希望她能早点结束这一切,这个残破的身躯早就不再适合她了,只要她想,他就可以带她走!

但是……她割舍不掉现在的一切,可是这都不重要,这都不会让他难过,重要的是她会渐渐的变得如当初的洛熙一般,冷漠无情,那是他所不能接受的。

当外界变得纷纷扰扰,在皇宫中却是灰暗的一片,因为长公主冰棺在有禁军和暗卫的情况下被驸马盗走,一时间风声鹤唳,底下的人议论纷纷。

御书房内。

六个姿态各异的男人被五花大绑的放在椅子上,御桌后面坐着几天几夜没有合眼的洛熙,他双眼几乎是血红色的,身形在短短的几天之内消瘦了一圈,内殿还躺着被他强制性昏睡的橙儿。

“说吧,把那天晚上发生的事都详细的说一遍,末儿是怎样失踪的,你们都有责任,一天找不回她,休想朕放你们回国。”

底下的几人比起洛熙来也好不到哪里去,自从被慕莲骗出地道,他们几个人就没在闭过眼,被逮的时候也是没有感觉,浑浑噩噩的,不知要去哪里,不知还能去哪里。

本以为看她大婚,新郎不是他们就已经是痛极,却没想逼宫一事会让她魂断此宫中。

“也许洛皇可以为我们解惑一下,慕莲说的那句末儿死在了他眼前是怎么回事。”思橘沙哑着嗓音问道,他已经几天没有进食也没有开口说话了,这几天他将所有的一切都回想了一遍,总觉得有什么地方被漏掉了。

洛熙手里的毛笔啪的一声断成了两节,他面无表情的随手扔掉,回道:“朕好似不需要为你们解释吧?现在朕要的是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真相!末儿究竟去了哪里!”

“我们真的不知道,我们也是被慕莲骗了,他跟我们说要带我们去见末儿,我们几人因为无法接近龙啸殿一直都抑郁不已,他说了这话我们自然是信了,后来他带我们去了太后的寝宫,从一道墙后走入了一条密道,那条密道直通龙啸殿的冰室,我们之后……”风岚说到这里顿了下,下面的话似乎已经说不出口,嗓子火辣辣的疼,眼泪顺着眼角往外流淌,“我们之后见到了冰棺里面的末儿,她好安静,好美,一身火红的嫁衣,她是我见过的最美好的人儿,她还那么小,却……”说到这里,再也说不下去。

“烦死了!不就是死了吗!一个个的都跟不能活了似的,都他妈的疯子!那么一个十岁的小孩子把你们耍的团团转,你们倒好,一个个哭的伤心断绝恨不能都去死!她若是真死了,何必让她的驸马将她偷出去!”绯翼彻底烦了,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帮人,不就一个小公主嘛!又不是就那一个公主,虽说是特别了一点,但是也不至于到这样的地步吧。

“给我闭嘴!”绯月猛的踹了绯翼一脚,要不是被绑着,估计现在能将他揍一顿。

“等等,你的意思是说末儿其实没死?”洛熙挥手让侍卫将绯月和绯翼拉开。

绯翼被哥哥踹到,闷闷不乐的偏过头去,“我倒是这样想,可是都看到她在冰棺里躺了那么长时间,不死也差不多了,谁那么有病去活受罪。”

“你!”绯月还想踹,却不得已动弹不得,挣扎了一番,累的半死,呼呼的喘着粗气。

“你说的,倒也没错。”洛熙手一顿,奏折上被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洛皇,想必你也知道,绑了我们,没有任何的益处,我们手中的权势虽比不过洛皇,但只要末儿没有被带到……我们所不能够去到的地方,我相信我们会出动我们所有的力量去寻找的,而洛皇,你也知道,强龙压不过地头蛇,这天下,有很大一部分是我们自愿放弃,交给末儿的,她将这个天下交给你,我们无话可说,只能相信她的决定。但是天下毕竟是四国,四国之中,人脉最广的是身为第一商人的思橘,在北神国我的力量是最为强大的,而其他的国家,凤鸾国和青蛊国想必不用我来说了吧,孰轻孰重,还请洛皇仔细斟酌一下。”

这大概是萧穆说的最长的一段话了吧,洛末的死对他来说,不是没有影响的。

“是了,这几个人之中,只有你总是最冷静的,也是分析的最彻底的。”洛熙喟叹,这个人,从多年起就是这样一副清清冷冷的样子,也许只有末儿,能将他捂热了吧。

末儿,你到底在哪里……大哥好想你,不要闹了好不好……让我相信你还在这个世界上,还和我一样呼吸着同样的空气……

逻辑追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