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众人皆殇

  被哥哥厉声喝住的绯翼不爽的撇撇嘴,为他好才不告诉他那小公主死了的消息咧,要死要活的,他这哥哥再多来两次,说不定就真的挂了。

“他们说她死了,我不信,你和我去看看,他们说她在龙啸殿,你快随我去。”风岚着急,他若不是顾及绯月在此,他一早就要去看了。

“谁?”绯月一瞬间没反应过来这个“她”是谁。

“末儿!”风岚瞪大了眸子,凄厉的叫道!

他的两个字却像是一把重锤锤在了绯月的心中,绯月霎时一震,唇边又涌出一抹血色。

绯翼看着哥哥又一次受打击的样子,心疼不已,想上前去扶,风岚抓住绯月的手,疯了般的往外扯。

绯月随着风岚的拉扯往外行去,脑海中突然一片空白,像是有些什么真的失去,再也无法抓住了一般,冰棺中红衣银发的那个美人儿又在眼前浮现。

不!不要这样残忍!苍天啊!请不要让她离去!

一时之间,有六个人向着龙啸殿的方向飞奔而去。

而我们的驸马大人,此时正在龙啸殿的四周瞎逛……为什么捏?因为他很不安啊,这一计瞒天过海太过惊险,若是有其中一人打开了冰棺……末末的计策就会全盘打乱,到时候受磋磨的必然是自己。

想及此,他突然意识到现在他该做的就是应该守在冰棺的旁边,不让任何人轻易接近!

他立马转身回冰室,却见到了在相爱相杀的一对,不由头痛扶额,若是末末醒来知道这一对差点杀了对方,末末一定会杀了自己!

“神医!快快!看他的伤!”橙儿是最先看到慕莲的,也不顾他是什么身份了,现在她眼中全是他手中鲜红的血液。

慕莲轻叹一声,大红色的驸马服拖拽在地上,他伸手,点了洛熙手臂上止血的穴位,从袖口里拿出随身携带的伤药和纱布,撒了一堆的伤药在洛熙伤口的四周,随手点了他的麻穴,快速的将匕首从他的手心拔出,橙儿看的心中一痛,眼泪又落下来。

洛熙伸出没有受伤的手为她擦掉眼泪,轻声安慰道:“别哭,不过是一点小伤而已,不痛的,一点也不疼,有慕莲在呢。”

“嗯!嗯!我心疼你。”橙儿带着哭腔说着,眼泪被洛熙轻柔的擦拭掉。

这一幕看的慕莲是又羡慕又悲伤,包扎好了洛熙的手,他站起来走到冰棺的旁边,紧了紧身上的披风。

这冰室确实是很冷,被人关到里面也是他始料不及的事情,还好身上有带着保温的药丸,不然他也许早被冻死在这里。

“二位,末末身死是我们都不愿意看到的,但这却是她所希望的,末末给洛皇您留下了最后的一道难题,她希望您能解决掉。”

洛熙看着慕莲,手微微抖,“请说。”

慕莲抚摸着冰棺,说道:“她希望您能让那几个人都好好的活下来,却不能让他们成为天朝发展的阻碍。”

“那几个人?”洛熙喃喃道。

“莫非……末儿的心还真是挺狠的呢。”橙儿瞬间像是想到了什么,而后又颓然了下来。

“是呀,连让他们向我报复的念头都不可有,这真是有些难为呢。”洛熙美丽的桃花眸子里满是失落,若是末儿没出事的话就好了,末儿还在就好了。

被包扎好的那只手摸着冰棺,像是在摸着末儿冰冷的小脸,最终还是狠了心:“从现在起,封!殿!来人!”

“陛下。”一队侍卫进来,半跪于地上。

“从此刻起,你们带领五百御林军守住龙啸殿的所有地方,不允许放进一个人来!”

“是!属下谨遵圣意!”那侍卫带领着人去传达命令去了。

“暗侍可在?”洛熙那双桃花眸子里闪过一抹厉色。

“影一、影五、影十三在!”三个身穿夜行衣的男子瞬间出现在洛熙几个人的面前。

“召集影部所有人,将这冰室完全封死,不许任何人进入!”洛熙下完命令,静静的看着冰棺中美艳无双的洛末,如此鲜活的人儿,怎能让他相信她真的去了呢?

慕莲站在他的身旁,在他看不见的角落,悄悄的将什么东西扔到了角落。

在他们走后,龙啸殿的冰室彻底封死!

而在遥远的雪山之巅,一男一女相拥着,看这万般红尘人间。

忽然,矛隼出现在他们的视线之中。

那男子吹了一声口哨,那矛隼听到便向他俯冲下来,最后两爪勾在他的臂膀上,站着。

男子从它身上取下纸条,从衣袖中掏出几粒食料喂它,随后看它吃完一抬手,那矛隼叫了两声飞了起来,在他们的头顶盘旋着。

男子和女子将纸条展开,纸条上只有寥寥数语:平复宫变,乱臣诛杀,圣女逝。

当看到前两条时,两人脸上还是带着微笑的,但看到最后一条时脸色双双变得苍白起来,两人对视一眼,男子抱住女子,运起轻功,快速的下山去了。

此后五日,在通往京都的路上,有一男一女马不停蹄的一路飞奔着。

而此时龙啸殿外,已经大乱。

慕莲躲在龙啸殿某一处,看着不远处的剑拔弩张,有些幸灾乐祸,如今洛皇已是焦头烂额,御案上的奏折已经不能用本来计了,那都已经堆成了小山。

那天萧穆、绯月、风岚、思橘、洛谦等人在龙啸殿外求见洛皇,洛皇偷偷从龙啸殿的后面溜走,如今他们碍于身份不可大动干戈,也让洛熙有时间想出办法来安抚住他们。

此时此刻,心然带着洛末给予他的东西,正在路上飞奔,但偶尔他会触摸自己的心脏,因为它总是会不安,那种恐惧中带着危机的感觉让他很痛苦,他很想掉头回去看看末末怎么样了,没有他的保护,她不会出事了吧?

每每这样想的时候,他都扇自己一巴掌,什么乌鸦嘴!这是能随便乱想的吗?若不是末末交代了一定要在她大婚时趁着普天同庆的时刻将这东西送出宫去,他是绝对不会离开她半步的!

在他回到已经不存在的风月堡那刻时,他的命已经不是自己的了,而如今能够给予他救赎不让他被自己内心的仇恨给腐蚀的除了末末,就只剩下那个人了,那个在黑暗中给了他一线光明的——师傅!

众人皆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