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换蛊

  御林军和傅云薄的士兵一对上,局面瞬间又形成了僵局。

同一时间,昏迷的绯月及绯翼等人在龙啸殿也被团团包围,皇上举行婚宴的大殿也被士兵包围起来,甚者连太后、太皇太后的宫殿也被包围。

绯翼看到眼前穿着铠甲的士兵,第一反应就是要宫变了,他得带着哥哥逃出去,风岚抱着睡的香甜的姿颖坐在绯月的身边,绯月吐血昏迷之后就一直昏睡着,太医看过,也不过说旧伤复发、心病还需心药医云云,他看到眼前的场景,心里不是不慌乱的,洛末之前一点动静都没有,此次宫变定有她在里面起作用,很多事情不是不了解,只是下意识不去考虑罢了。

相比于绯翼与风岚那边,思橘与萧穆这边就乱多了,这么多的士兵围着宫殿,胆小的大臣都变了脸色,到处都是尖叫,吵闹,有些人站在殿的门口与士兵大吵大闹,有些人缩在桌子下面动也不敢动,一片吵闹之中也就剩下了思橘和萧穆这一片小空地还算镇定。

“萧穆,你怎么看?”思橘坐在萧穆的身边,手指绞着衣袖,心里有些紧张。

“不怎么看,没想到这天朝打下来的天,这么快就要换人了。”萧穆很冷静,他身边围了一圈的侍卫,那些想过来寻求帮助的大臣都被这帮侍卫给吓退了。

“应该不会,末儿应该不会让这件事发生的。”

“谁知道呢……”萧穆自顾自的倒了一杯酒,说不定这就是她的主意呢。

对峙的双方都没有动手,洛末脸色有些不好,扫了一眼镇定的大哥,又看了看趾高气扬的傅云薄,现在整个皇宫应该都在傅云薄的掌控之下,的确是有恃无恐。

“大哥,还请偏殿一叙。”洛末微微笑着说。

“原来你还知道我是你大哥?竟私通外臣意图改朝换代,你身为女子,本该嫁人之后相夫教子,又何必折腾!”洛熙有些发怒,也有些心寒。

“还请大哥进一步说话。”洛末没有回答他,相夫教子,她本也想啊,可是从她来到这里的第一天她所谋划的不就是这一天吗?登上那个世界上最高的位子,本来是她的目标,只是这些年下来,她与转世的洛谦这一世并没有太多的接触,那些彻骨的恨意也在一年又一年中消磨殆尽,如今……

洛熙瞪了傅云薄一眼,一甩手往偏殿走去,身后的丞相等人都欲言又止,局面一时间也有些诡异在里面。

洛末交代傅云薄:“既然傅大人记得曾答应过我什么,就先在这里玩玩好了,如今,这里是你的了。”

傅云薄喜上眉梢,作揖道:“谢公主殿下!”

洛末和慕莲双双跟上洛熙的脚步,她的六个暗卫留下了三个看着这边,剩下的守在偏殿的门口。

红衣似火,洛熙身穿绛红色喜服,与洛末和慕莲二人站在对立面,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个他与父皇一直疼在心尖上的妹妹会如此回报于他们。

殿门关上的那一刻,正要转身的洛熙被速度几乎看不见的慕莲点了穴。

洛末走到洛熙的身前,大哥邪肆的容颜越发让人感到无情了,他竟然真的没有娶橙儿姐姐,姐姐失踪他也没有去找,是真的,不爱了?

“放开!洛末,你这是谋逆!朕再给你次机会,大家好好谈一下。”洛熙的脸有些发红,急的。

洛末踱着步子走到洛熙的面前,眼眶微红,“大哥,你放心,这件事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她的手抚上他的颊,冰冰凉的,他的体温竟比她这个体弱的人还要低,无情蛊果然厉害,不但抑制了感情,连血液都低了温度。

“交代?朕劝你赶紧放弃逼宫,你以为朕会轻易让你进皇宫的宫门吗?!”洛熙当然不会傻到被人逼宫了还傻傻的让人尊重他的皇家威严。

洛末低首摇了摇头,“大哥,外面那些人都是我送你新婚的一件礼物,只求大哥答应妹妹一件事。”

洛熙平了呼吸,“什么事,你说。”他心里突然有些不好的预感。

“废了六宫,娶橙儿姐姐做皇后,从此一生只她一人宠惯六宫。”洛末一字一字说的都很清楚。

洛熙心里一颤,眼底透出黯然,片刻后又恢复清明,“朕无法答应,而且橙儿……”洛熙皱了眉,“朕已有几天未见她了,没有找到她。”

洛末却笑了,“大哥,你还是爱姐姐的,不然你也不会找她,大哥,这件事,无论如何,还是希望你答应。”

洛末说完,冲旁边一直当背景的慕莲点了下头。

洛熙心里有些复杂,一直以来都是橙儿在照顾他,前天橙儿突然失踪,他就像是丢掉了魂,干什么都提不起劲,今日的大婚他也只是简单的拜了祖宗就跑到了末儿的婚礼上来,他想不透。

“嘶~”洛熙被手腕上的剧痛引回了心神,他皱眉看着慕莲和洛末,不清楚他们要干什么,是要杀了他?不,他内心不愿这么想。

洛末见慕莲手上的匕首在她手腕上迟迟划不下去,索性抢过来随手划了自己一下,鲜红的血争先恐后的涌出,慕莲一下子变了脸色,但他还是镇静的取血,在洛末的伤口处摸了些东西,然后给洛末和洛熙一人喂了一粒丹药。

洛熙心里的不安越来越大。

“末儿你要做什么?”他瞪大了桃花眼,有些难受的看着血往外拼命的流淌进玉盏中,洛末的小脸瞬间惨白的让人不忍直视。

“末儿,你把手腕贴合在圣上的手腕,将伤口对接起来。”慕莲的脸色也不好看,有些冷汗从他的额头滑落。

洛熙感觉有东西在身体里乱动,他惊异的看着有个东西从他手臂里面的血管游走,一路往流血的伤口走去。

“不要!不行!你要干什么!放开!快放开!”洛熙乱了神色,随着无情蛊的抽离,有些温暖的东西渐渐流入他的心脉,那些温暖的回忆再次占满了他的脑海。

这是一种疼之入骨的预感,是他所不能接受的不安。

最终,那游走的东西还是从两人相连的伤口处串通,从洛熙的体内游走到了洛末的体内,“不!!!末儿不要!!”

“哥哥……记得末儿说的……要对姐姐好……”洛末歪了一下头,早已充盈在眼眶中的泪水从右眼滑落,风戚戚然,只余那稚嫩话语。

洛熙的穴道瞬间冲破,堪堪抱住将要摔倒在地的洛末,她的脸上已经没有一丝红润,右脸颊上还有遗留的泪痕,可是那双绝美倾城的蓝眸却缓缓闭上,再也不愿意睁开。

“慕莲!你不是神医吗!快救她,救她呀!快点啊!”洛熙六神无主,心痛的无以复加,慌乱的想要挽回些什么。

慕莲什么话也说不出口,手指颤抖的用纱布包扎洛末的手腕,她最讨厌自己的血了,她一直都不怎么注意自己的形象,最后一次了,总要干净些的。

泪水不受控制的落下来,洛熙见他掉泪,脑子突然就空了。

慕莲小心的也给洛熙包扎好伤口,从一旁的桌子上将洛末拟好的圣旨恭敬的递交给洛熙,“洛皇,这是末末留下来的圣旨,她希望洛皇能宣读它。”

洛熙使劲闭了闭眼,拿过圣旨,打开:奉天承运,天朝吾国,今,天朝长公主起兵造反,以谋逆罪论处,剥夺圣女头衔,赐鸿酒一杯;傅云薄等人造反逼宫,证据确凿,处,诛九族;三皇子洛谦领兵救驾有功,赐封阡毅王,赐封地,黄金万两。其余一众参与谋逆造反者,皆处斩,押后处置。此言。

洛熙再也无法忍住心中的悲痛,末儿,这是为什么?你为何要以这样的形式离去,你让大哥怎么补偿你?如何能对得起将你托付给我的父皇母后,我要怎样才能将你唤回来,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残忍?

外面的宫殿开始喧闹起来,喊杀声,求救声,吵闹声,到处乱成一片,洛熙抱着渐渐失去温度的洛末,一直呆呆的,想喊,没有声音,想哭,没有泪水。

已是痛极,这个他自小就喜欢的妹妹,一直宠着,爱着,她不哭闹,懒懒的,像只小猪一样,从来不给人添麻烦,她极聪慧,十岁稚龄,征战沙场,将虎符交到他的手上,不邀功,不炫耀,她将整个天下完完整整的给他,最后的最后,所求的,也不过是让他待橙儿好些,他本就是爱橙儿的,这无情蛊是何物他并不知晓,但有些失去的东西失去了,会回来,她呢?即使现在他放弃整个天下,她也不会再回来。

“末儿,再看看大哥好不好?大哥不怪你了,大哥错怪你了,你原谅大哥好不好?”洛熙轻轻摇晃着怀里的洛末,目光有些痴傻。

慕莲见他神色不对,用内力朝他的后背拍了一下。

“咳咳……”洛熙一口黑血吐出来,神色渐缓。

“大哥错了,是大哥的错,末儿等等,大哥一会儿就回来,好好睡一觉,大哥现在就出去解决掉外面的事情,不让他们吵到末儿睡觉。”洛熙费力的从地上抱起洛末,途中差点摔倒,多亏慕莲站在一边。

换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