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爱的太卑微

  “末儿,你怎么会在这?”洛末刚走出芙妹的院子就看到正走过来的思橘,洛末看着他来的方向,突然觉得很不爽,他这是来找芙妹?

“我来找你表妹玩玩,不行?”洛末双手往怀里一抱,怎么就那么不舒服呢?

“额……行……”思橘温和的笑笑,他有点担心芙妹现在的状态,嗯……有那么一点点的担心……

“你来找你表妹?”

“嗯……有点事找她……”

洛末往旁边一让,“去吧。”手指把玩着自己耳边的碎发,眼神却无意识的飘向思橘。

思橘往前一步,她就瞪他一眼。

三步而止,思橘无奈的看着一直没走的洛末,说道:“我觉得我还是改天来找她吧,现在你想做什么?我陪你吧。”其实他还想说,你若是不想我去找她你可以说出来的,真的,我会很高兴的。

“哼,那就勉为其难让你跟着吧。”洛末其实也没想好要做什么,只是想到如果她不和他在一起的话,他就要去找芙妹,心里就会很不舒服。

很长一段时间里,一直是洛末在前面漫无目的的走,思橘跟在她身侧,将能绊倒她的,磕到她的,划到她的东西一一清除,有时候别院建的太复杂也不是什么好事啊。

洛末一路也没想很多东西,但是有一个问题她一直想不通,她没心没肺惯了,风岚的婚礼也在她的见证下完成了,甚至在绯月抱着别的女人时,那种不舒服的感觉也被她尽可能的忽略的,但是现在……她知道喜欢慕莲是一种补偿,知道喜欢心然是一种怜惜,甚至是对思橘的利用,对风岚是一种爱护,对萧穆和绯月则更多的是一种依赖。

一种舍不下放不开的复杂感情。

可是现在很不甘心,以前可以是不知晓什么时候会死,有太多不确定的因素,所以才会漠不关心,想让他们都放弃,可是现在……她已经知道自己的时间还剩下多久,难道就这样浪费掉?一天十二个时辰,三年就是将近一千个日日夜夜,她很想……很想再自私一次。

“喂,思橘,你今年二十岁了吧?”洛末突然停了下来。

“嗯,不,我认识你时刚过了二十岁的生日,今年已经二十一了,再过几个月就二十二了。”

“二十二?!”洛末轻掩住口,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这里女子是十三订婚约,十五及笄嫁娶,男子十二订婚约,十六成年娶新娘的。皇家和普通人家不一样,一般是男子十一有美人,十三有美姬,十四就能娶正妃或是正妻了。

当年父皇十三娶的先皇后,不到十四岁就有了大哥,如今大哥的年龄立后已是皇家中很晚很晚的人了,思橘也只比大哥小了两三岁而已,怪不得,怪不得芙妹会说一直等着他。

“那你家里……”洛末不确定,虽然她不在乎那些,但是她所能接受的也就是一个而已。

“没有,我一直在外奔波,连侍女也不曾有。”思橘急急地解释,他可不想被误会。

“哎哟,笨蛋。”洛末突然栽进思橘的怀里,小小的人儿抱着他的腰肢,有些尴尬,她还没问出口他抢答什么呀!

思橘困惑的眨眼,“我哪里笨了?”

洛末的小手砸在他背上,“笨就是笨,哪里都笨!”

“好好好,我笨我笨。”思橘委曲求全。

假山后方,绯月后背顶着假山的石头,听着她的撒娇,心头五味杂粮,这是他爱的人,她在另一个男人的怀里,他却什么都做不了,吃醋会惹她厌烦,冷漠会把她推的更远,就算是默默的等待,也不过是偶尔被想起来。

“我有点累了。”洛末不想承认,她迷路了,不过有思橘在……还有一个躲在暗处的人……出去肯定是没问题的。

“我抱你回去?”思橘低下头,目光中隐隐有些担忧,她的身体,已经虚弱至此了么?

绯月使劲闭上眼,手握成拳隐在宽大的袖中。

“嗯,”洛末被思橘打横抱起,洛末的手勾住他的脖子,“送我回走廊便可,屋子里太闷了。”

走过莲花湖畔,穿过绿茵桃林,绕过亭台,回到洛末的院子里,绯月坐在走廊的地板上,散碎的阳光透过走廊顶上生长的藤叶打在他的脸上,有一种朦胧的美。

洛末轻声跟思橘说了什么,思橘笑笑,走过去将洛末放在了眼巴巴的看着他俩的绯月怀里,就像是交接一样,洛末脸上一直带着笑颜,整个身子窝到绯月的怀里,用他宽大的袖子将自己遮起来。

思橘席地而坐,支着下巴看她的小动作,现在能够随时的看到她,多好。

绯月很圆满,这是他的娃娃,他最珍视的娃娃,从婴儿时就由他一手喂养的娃娃,放弃了王位,低下了身段,能够在她的身边,这是那些日子里不敢奢求的时光。

洛末才不管他们,她是真的累了,绯月的身子温温的,适合睡觉。

这一觉便睡到了傍晚,夕阳将天边染成了红色,红霞漫天,绯月还没醒,头靠在走廊的支柱上,下巴划了一个完美的弧度。

旁边躺着微蜷着身子睡着的思橘,两个二十岁的人了,睡觉时还纯洁的像个孩子,真希望他们可以永远都这样简单,美好,不要被她伤的体无完肤。

爱的太卑微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