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天灾人祸

  话往回说,当洛末在会场看到武林盟主的时候,突然觉得这个人很眼熟,好似在哪里见过,但她这十几年身边的人都很熟悉,这个人只有在她出宫的那几次可能见过。这样一排除,当年出宫经历的那一次百花节就浮上了眼前,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这个男的好似就是那个时候见过吧……最后败给她的那个?

“喂,慕莲,待会我们跟着他跑。”洛末拽住慕莲的袖子,开始往他身上爬。

“哈?原来你想的方法是这个啊!”慕莲抱起洛末,让她坐在自己的手臂上。

“不然你以为我真的会腾云驾雾啊!笨蛋!”洛末不客气的在他的头上一敲,“再怎么会用能力也是一种危险,我可不想拿自己的小命冒险,再说了,上面那个人打得什么主意,我相信你不会笨到让我来提醒你吧。”

“不……怎么会需要你提醒……他还是我去找的呢。”慕莲讪讪的应答,抱着洛末往人少的地方去。

“心然也回去了吧?”洛末抱着慕莲的头,在高位看着混乱的会场。

“大概吧,如果他没回去,那他就是去和那个人见面了,可惜……他要是死在这个岛上,想必你会心疼的吧。”慕莲完全没有担心的感觉,反而调侃起来。

“心疼呢,怎么会不心疼,多么惹人怜爱的一个孩子啊,特别是那天然呆的模样,真是讨我喜欢。不过,他回去了哦,雪没有传讯过来,这就说明他已经在回去的路上了,至于那个人……好像比我想象的聪明呢……”洛末有些不舒服的想着。

“看样子他也跑了啊……不过算了,以后还是会有时间去找他的麻烦的,预定计划在两柱香之后实行,现在我先带你到盟主那边看看好戏。”

慕莲抱紧洛末,用常人看不清楚的速度到了会场的中心位置。

当年的蓝衣少年已是风流少侠,同样的会场,却已不是在斗诗而是在斗人,几年的时间过的很快,她身边的人也换了一人又一人,最后的最后,说不定就只剩她一人。

“大家都冷静一点,众位的掌门故去我们也很感伤,但是现在我们需要的不是争吵,而是报仇,是振作!难道你们不想知道是谁害了你们的掌门吗?难道你不想为掌门报仇吗?”盟主在台上鼓动人心,洛末在一边看的哈欠连连。

“为掌门报仇!为掌门报仇!”底下的人受到鼓舞,扬起兵器呐喊。

“嗤……找的着再说吧。”洛末撇撇嘴,抱住慕莲的脑袋瞎晃。

“哎哎哎,我发型……我头晕……”慕莲被她晃的受不了,把她从上面扯下来死抱在怀里。

“他到底还有完没完啊,时间不多了唉!”洛末在他怀里也不老实,烦气。

“现在我们需要确认各大门派的存在,以此来推断哪个门派没有来,请各位将手中的武盟令高高举起!”武林盟主用内力将声音传遍会场,若是仔细看会发现他还有些不知名的紧张。

“将星门……北斗派……少林寺……神剑教……”门生一一念出武盟令上的掌派名称,身边的人便一一将人选勾画出来。

“还有一炷香。”慕莲用传音入密的方式告诉台上的那人。

飘逸的白色衣袍在风中微微扬起,武林盟主的眼神四下寻找了一番,却不意对上了洛末盯着他的眼神,那冰蓝色的眸子直射入他灵魂的深处,令他不由得全身打了个冷颤。

“诸位,我们现在正在统计来往的宾客和武者,请恕我先告退一下。”武林盟主看到事情都准备的差不多了,想好说辞准备离开。

“大家不要上他的当啊!掌门就是他害死的!不能放他离开!”突然,从吵闹的人群中冒出一人,那人直指台上的武林盟主。

“啊?这是怎么回事?”

“掌门是武林盟主害死的?这怎么可能?”

“或许真有其事呢!我那天看到盟主偷偷的出门了!”

“不能放他走,必须要给咱一个交代!”

人群炸了锅,指责声、谩骂声混杂成一片。

慕莲早已抱着洛末站在了一棵高大的松树上,那吵吵闹闹的风景便都成了眼底的笑料。

“我们走——”洛末挥出一臂,远处高山上最高的一棵树轰然倒塌,会场没人注意到。

“哎呀呀,这可是很可惜的一枚棋子呢,竟然就这样弃了?那人可真是可怜。”慕莲阴阳怪气的拿袖子捂着嘴,似笑非笑的看着眼下,像是无意识的跟洛末说话一般。

“你可怜他,谁可怜你?”洛末冷笑,随手解决了身后的暗杀。

砰砰砰的落地声传来,洛末被慕莲抱着倒退着离开,最后看到的是武林盟主那双赤红的双眸,恨么……那就恨吧!

砰!砰!砰!砰!砰!

地动山摇,无数的碎石滚落山崖,地下飞速裂开一道道的深渊,将无数的人们吞噬,在众人还未曾反应过来之际,洛末与慕莲却已坐着最后的一艘船离开了这座岛。

人们的尖叫声、痛哭声、咒骂声,被淹没在爆破的声响中,整座岛都在四分五裂,洛末做了最精确的计算,每一个炸药安装的地点都是恰到好处的。

“这个世界还没有炸药的存在,这是我最安心的地方了,只有这样,这个岛毁灭了只会被人们说成是天灾……而不会是——人祸!”洛末安心的让慕莲抱着,甲板上只有他们两人。

“我们末末真聪明!”慕莲拿鼻尖蹭了蹭洛末的脸颊,“接下来会是海啸么?”

“那是自然!”洛末邪笑着,感受着海上之风的气息,“这么美妙的风,若是不用来制造一场海啸,岂不是浪费?”

慕莲笑,将她放下,“就算是能力,你也该知道后果吧?”

“知道!啰嗦!”洛末推开他,顺手从他的衣袖中拿出打造好的绯扇。

绯扇开,风起云涌,绯扇合,天崩地裂。

这是一曲死亡之舞,慕莲用一把萧,洛末用一把扇,共同谱写了一曲亡灵序歌。

“天地之间,风为主宰,月至异化,天下万物,以风为首,令风起落,凌风之上,独霸世间!”

海水翻涌不息,高达数尺的巨浪不断冲击着已经破败不堪的残岛,不到一刻钟,原先繁闹的小岛便已消失不见,被海水淹过的地方无一人生还。

狂风巨浪之下,别说人,就连一棵浮木都没有!

风卷残云,洛末和慕莲站在甲板上眺望着远方,除了海水拍打甲板的声音外,世界一片安宁,就连远处的乌云也温润起来。

“这次的杀孽造的太重了,我的地狱深渊估计又要满人了。”慕莲一脸叹息,好似很烦恼的说。

“你的地狱深渊?你搞错了吧,现在你可是慕莲!我不久后的——夫君!”洛末扯住他的衣领,轻松的往上一跳。

慕莲托住她的身子,顺势抱住,让她整个人都趴在自己的身上,“是是是!我的公主!我们回家喽!”

就这样,慕莲抛弃他的烦恼,开心的抱着洛末进了舱内。

远方的故事……反正都过去了,事情也做了,后果也计算过了,那既然如此……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天灾人祸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