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夜晚话凄凉

  “主子,可还有什么想问?”风跪在洛末的床榻前询问。

“那思橘揍了慕莲了没?”洛末趴在床榻上,问道。

“并没有真正揍到。”

“啊~”洛末有些遗憾,“慕莲比以前拽多了啊,怎么能不揍他一顿让他长长记性呢。”

“末末如此想让我被人揍一顿?亏我还一字不差的把台词都说清楚了。”慕莲从外面推门进来,风瞬间隐了身形。

洛末看着慕莲风姿卓卓的走了过来,小脸一扭,指着自己的腿说道:“我的腿又动不了了。”

慕莲跪坐在床榻下,从随身的包包里取出一套银针,洛末笑着看他,慕莲的手就扎不下去了。无奈的叹口气,在她的身边坐下,“末末,这样笑着,不累吗?”

洛末的笑容隐去,缓缓的闭了闭眼,再睁开,脸上已经没有了笑容,“果然还是没有表情时最舒服。”

慕莲从包包里拿出一根血色的脚链,“既然扎针你怕疼,那就把这脚链带着吧,三天之内血色褪尽,若无意外,直到我们的婚礼结束你都可以自行站立。”

“一个月?”洛末拉起腿上的薄被,慕莲将血色脚链带进她的脚踝,一丝凉意透过脚链直达心底。

“恩,我想这一个月的时间足够了。”慕莲身上的东西数不胜数,洛末永远猜不到他的包里有多少稀奇古怪的东西。

“的确,一个月的时间,干什么都够了。”

“末末,有没有想过,这座岛不必被毁?”慕莲多少还是知道杀生的坏处的。

“这座岛吗?”洛末没想过这个问题,“我没想过,当初为了将所谓的江湖一并摧毁,才想了这最省事的方法,至于死多少人倒是没有在乎过,一个岛而已,能比得上两国厮杀时死亡的人数吗?”

“可是那些平民百姓是无辜的呀,他们本可以生活的很安宁……”

“只有我不是无辜的对不对?”洛末又开始面带微笑。

“不——我绝不是这个意思。”慕莲慌了神。

“我有时也觉得自己太过残忍,然后想着想着就觉得自己很无聊,你看,他们的生死掌握在我的一念之间,在这个世界上我已是至高无上的人,可是我偏偏总爱为大哥的江山清理障碍,你也觉得我很无聊对不对?明明知道大哥是谁,明明知道这个世界很快就要与我无关。可是恨也好,爱也好,我总想着留下点痕迹来证明我曾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过。”

“末末……”慕莲知晓她并没有生气,低下头抱着她的腰肢。

洛末抚摸着他顺滑的发丝,又说道:“你我之间的关系在你出现在我面前时便已经决定,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我不能接受他们都不在我身边的那种孤独……”、

“我会一直陪着你……”

“你明知道我这个人贪得无厌,光你一个明显是不够的。”

“你真是个自私的人,但我却偏偏爱你的全部,包括你的自私你的霸道。”慕莲也笑,回忆起那时的时光。

“呵……你是第一个说我自私的人,你说我以前怎么就没发现我这么自私呢?但他们都喜欢我不是吗?说明我还是有优点的。你想啊,我天生与常人有异,喜算计,心机深沉,杀人如麻。一双女子的手不会作画不会刺绣,亦不会抚琴吹箫,可是我却指挥数百万大军出入四国如无人之境,挥手间杀人于无形。身为一个女子,不能与爱人生儿育女,不能相夫教子,甚至连自己的命都无法保住,若不是有大哥的信任,有下属的忠心,我又怎能随心所欲的生活?”

“末末是奇女子,任何的缺点都无法掩盖你的锋芒。”

“那你可知我不懂爱,我可以喜欢你们,也可以宠你们,却无法知晓爱一个人的感觉,喜欢有多深才为爱呢?那十年的生活我每一日都与他们三人朝夕相处,和他们分离绝不会超过一天,那些轻松愉悦的生活让我们了解彼此,一言一行都是一种默契,这便是爱吗?我认为那绝不是的,我能清楚的感觉到他们每一个人的改变,我一直很迷茫,也对爱情这个东西觉得好奇,你知道我与心然和思橘的初始吧?如果心然喜欢我是因为童年时的陪伴,那思橘对我便是从少年时对我的仰慕,可是爱与恨却可以转换,你相信吗?有一天我也许会死在这几个人里某个人的手中,我做了太多的坏事,天大地大却无法寻找到一个栖身之所,当我累了的时候,我只能靠在你们的怀里才能让大脑停止运转,我无时无刻不在完成我给自己定下的目标,可要是有一天我没有目标可以定了呢?”

“不会的,就算离开了这里,我依然陪着你。”

“你出现之前,我一直以为是血牙的力量让我面临死亡的威胁,甚至无时无刻不担心我若是停止了思考会不会立即死去,而当你出现的时候我已将目标完成了大半,这时你告诉我那是一个空的说法,就算没有血牙我依然活不了多久,我只觉得可笑,多么可笑的人生,在我双手沾满鲜血的如今,我唯有走下去。”

“对不起末末,对不起……”

“没有对不起,我的人生哪里来的那么多对不起呢?一直是我在对不起别人,我负尽天下人,爱我的与恨我的人何其多!我活着的意义存在哪里呢?我将四国合一,处处压制着临江王,将洛嫣看做情敌,以折磨他们为乐,突然有一天我觉得无聊了,放了他们一马,马上刺杀、逼宫的计划就立刻商议出来,你知道我有多乐吗?总算不那么闷了,这个天下在我手中浮浮沉沉,我让它生它便生,我要它覆它便覆,掌控万物的感觉实在是太好。”

“你一点也没变,无论在哪,都是王者。”慕莲想起自己手下的下属面对着她战战兢兢的样子,不由失笑。

“王者又如何,大哥这一世只能有姐姐一个人,不然我便将他从那个位置推下去!”

“你真的认为你大哥稀罕那个位子?”

“他自然是……不稀罕的。”洛末垂下眼睑,桌台上的蜡烛光亮有些黯淡了,子时已过,天最为黑暗的一刻已然过去。

“累了吗?今晚我陪着你,睡吧,明日便是武林大会的关键时刻了。”慕莲抬起头,将薄被重新为她盖上,起身去外室。

“慕莲……晚安……”今晚所讲的一切,都是心中所想,若不是过于相信慕莲,只怕这些话,死也不会说出来吧。

“末末,做个好梦。”慕莲走了出去。

洛末苦笑,自她出生以来,哪次梦是好梦?

只当这次是突然脆弱了吧,有些话憋在心里太久,对自己的身子不好,只当是如此罢。

ps:自我剖析的好辛苦-0-

夜晚话凄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