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求得一情

  所幸慕莲的药很快就让洛末清醒过来,洛末低头看着一脸纠结的慕莲,呆呆的问:“你做什么这样一副表情?”

慕莲咬唇,“我把那枚药给你服下了。”

“药?”洛末脑袋晕晕的想不出来什么东西。

“那枚奇异果果皮所喂养出来的药。”慕莲继续回答。

洛末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前不久慕莲给她吃的那枚小小的果子,那......有什么问题吗?不就是用那个果皮包裹了个药丸吗?

“我......我没试验过那个药,而且此药大补,你现在身子虚,可能对你身子有害。”慕莲不等洛末继续问就先全部都说出来了。

“什么?你自己制的药你竟然不知道药效是什么就给末儿喂下?你疯了吗?”绯月揪起慕莲的衣领,逼视着他,大声的质问。

慕莲低头,柔顺的刘海遮挡了眉眼,也遮挡了眼中那微微的诡秘。

幸好洛末是由思橘抱着,不然这么一下子非得把她甩出去不可。

“不用你操心!”洛末没好气的冲绯月喊,声音不大,却让绯月的身形颤了颤,手中揪着的衣领也松了。

慕莲挣脱他的钳制,整了整领子又靠回洛末的身边,他可知道这里武功最好的是这个长得像女人的绯月,他一个只能跟他们比轻功的还是不要招惹他们了。

“孩子既然给了你,我希望你能好好对她,三年后若你不喜欢这个孩子了就随你处置吧,扔掉或是送人都随便你。”洛末推开风岚的扶持,不稳的栽进慕莲的怀里,扬着小脸对他笑:“没有事吧?今天我累了,我们先回去吧。”

“嗯,我抱你回去。”慕莲打横抱起洛末,朝凉棚走去,这边的小骚动并没有引起大部分人的注意。

“等等,”萧穆叫住他俩,“末儿,我还有话要问你。”

“问。”洛末闷闷的声音从慕莲的怀里传出来,慕莲感觉胸前的衣襟微微湿润了。

“如今除去外邦,天下已经一统,你为何又要出现在这里,是打算将江湖也一并收复?”

“嗯。”洛末闷闷的声音又传来,慕莲觉得很不舒服。

“我懂了,原来你的欲望永远也没有满足的一天呵,那你又将我们置于何地?送个孩子给风岚,说是补偿,谁又能知道这孩子究竟是谁,又带着什么目的,他既是一国之主你又可曾为他考虑过这个孩子的由来他该如何交代?这不是一只猫一只狗,帝王之家对于孩子何其残忍我不信你一点也不知道。”

“帝王......只有一个......天朝......”

萧穆呼吸一窒,心里一痛,若不是他请兵援救天朝,父皇也不会为了十几年前的情谊将大好江山拱手相赠!

“孩子......只是一个念想而已......生死有命......若是她福薄那便怨不得人了......可是我相信......岚会好好爱护这个孩子。”

“那就算风岚能照顾这个孩子,我们呢?思橘、绯月、甚至是我,你有没有哪怕一点考虑过我们的将来?一直以来都算我们的自相情愿,那你呢?你没有选我们任何一个人,却要和一个我们甚至刚刚听说过的人在一起,说不在意是骗人,甚至是不甘的,那你能不能告诉我,若是我们都娶妻生子,你会在乎吗?哪怕是一丝的嫉妒?”

萧穆的质问让洛末心里很不舒服,连带着全身都不舒服,满嘴的甜腥味让她几乎忍受不了,可是忍受不了也得忍,萧穆这次很不对劲,话语里都带了决绝,像是最后一次的问询,她本来打算先这样拖着,反正他们最大也不过是二十岁,再等三年,等她恢复神体再想办法回来。可是不回答又不是她的风格。

“不会。”那些嫉妒,那些在乎根本就不存在,只要他们的心是她的,那不管任何人都不是问题。

可洛末毕竟没有谈过恋爱,不明白人都会善变的道理,也不会知道一个人的心若是真的死了,那无论做什么都是复活不了的了。

“好,呵呵,好!太好了!”萧穆大笑,洛末身子僵了僵,突然有些后悔话说的太绝。“听到了么,绯月!她不在乎!她一点都不在乎!你还在执著的等什么?你还一直拒绝什么呢?我死心了,我会再去努力的寻找一段新的生活!你呢?还在犹豫?”

“我......”绯月惨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神色犹豫,“我心很乱。”

洛末心突地一沉,萧穆彻底的与她决裂,就连绯月也要放弃,她是否做错了什么?

急火攻心,洛末在慕莲的怀里呕出一口黑血昏了过去。

慕莲大惊失色,一阵风般旋走,萧穆和绯月看着那逐渐远去的身影有些发怔,那盈白的玉手从慕莲的怀里滑出,在半空中晃荡着,不知为何,他们觉得自己的心也如此,乱晃一通,不是没看见她比绯月还要惨白的脸,也不是没注意到那死死压抑着的咳嗽,但为何刚刚就是想要逼她呢?

承认吧,萧穆,你是嫉妒了,嫉妒那个在她身边的男子。

而奔跑着的慕莲恨恨的咬牙,不满的怨念那几个逼末末的男子,有必要吗?看不到她难受吗?

一觉醒来,入目的是雕花的床板,思橘坐在一边的椅子上,手中握着一卷书,桌子边是一套冒着微微白气的茶具,空气中漂浮着似有若无的茶香,慕莲坐在长桌边,桌子上铺满了药材,他正对着一堆的药材挑挑拣拣。

洛末觉得身子好了很多,也有力气了。

她刚一动,思橘就察觉到了,连忙放下手中的书卷,起身到她的床边将她扶起。

“感觉怎么样?慕莲说他对那药把握也不大,不过他说你吐出的黑血是你体内沉积的毒素,现在脉象还算平稳。”

洛末坐直身子,她也感觉到了,身子比以前有力多了,也不会有压抑不住的咳意了。

“我感觉还蛮好的。”她笑,这种又健康了的感觉真的挺不错。

“那我就放心了。”慕莲也过来了,手上还拿着几株在洛末看来就算是杂草一样的药材。

“武林大会进行到哪了?”她比较关心的还是这个。

“今天是第二天了,明天再一天就该进行角逐了,听说明天上届的武林盟主会出场,说起来这届的武林盟主倒也是个文武奇。”思橘细细说来,此人多么多么有才,人有多么多么出彩,武功多么多么好。

听的洛末嘴角直抽抽,思橘是有多么佩服这人啊。

“看来明天我可以见见这个人了,对了......昨天我们走之后......他们......”洛末想问又不想问。

“他们啊,我没见到。”慕莲想起他们心里就有气,压根没想将风岚和绯月呆在外面一晚的事告诉她。

“现在,绯月大概还在外面。”思橘倒是不忍,绯月的痴情他自认比不过。

“绯月?”洛末的声音提高了个八度。

“我去叫他。”生怕慕莲再捣乱,思橘赶紧去开门。

洛末心里紧张了下,说实在的,她真的没法去忽略绯月,他好像一直追逐着她,却又缺少了些霸占欲。

“进来吧,嗯,她醒了,哎,别走,我想她也是想见你的。”洛末靠在床头,听着外面传来细细的流水声,以及思橘的挽留。

没过一会儿,两人一前一后的进来了。

绯月低着头,长长的发顺着脸颊滑在胸前微微敞开的绯色衣领前,神色晦暗不明。

“过来坐。”洛末开口唤道。

绯月乖乖的蹭过来,坐在床脚,微微抬头看她,脸颊边的发又随着他的动作滑到一边,给人一种美感。

“末儿,你还要我吗?”绯月小心翼翼的问,他是真的想回到她身边,作践自己也罢,就是一种深入骨子里的执念。

洛末看着他这幅柔弱的样子,小心肝砰砰乱跳,咬唇,再咬唇,忍不住,真的是好想蹂、躏他啊!

扑哧一声笑出来,洛末猛地推倒他,看他一副任你为所欲为的模样,心情好到难以抑制,有这样一个死心塌地跟着她的人她还求什么?

“末末!”慕莲很不爽。

“哈哈,慕莲,听到了吗?他要跟着我。”洛末回头看着黑脸的慕莲。

被推倒的绯月听到她这句话心都要死了,不要他,她还是不要他,甚至用讽刺的话来将他最后的自尊给踩在脚下。

“别瞎闹了,绯月误会了。”思橘无奈的把洛末从绯月的身上拖下来。

“误会?”洛末疑惑的瞧瞧被她压在身下的绯月,低头,吧唧一口亲在他脸上。

回头看看慕莲,脸又黑了一个程度,而且看他磨牙的速度,估计是想在她身上咬下一口肉来。

绯月愣愣的,好像没有反应过来的样子。

“绯月你考虑好了啊?等这个岛......”

“末末!”慕莲急急地打断她的话,洛末噎了下,才反应过来自己要说什么,顿时一脸黑线。她这不是习惯了什么都和他们几个说嘛。

“这个岛?”绯月妩媚的眼眸眨了两下,“需要我帮忙吗?”

慕莲和思橘黑线,这是有多么盲目的信任啊。

“你去把这个岛所有好玩的好吃的抢购一空,值钱的古董也不要放过,东西都搬到船上去,给你三天,不,两天吧,两天后带着你的人先离开,通知风岚和萧穆一起。”洛末爬起来,身上的外衣歪了大半。

银发三千顺肩而下,迷了众人的眼,她不出挑,甚至是娇小的不像话,却能轻易勾住一个男人的眼。

慕莲银牙差点咬碎,这么个小妖孽他一点也不放心把她放在这里!

求得一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