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狠下心伤你

  “是吗,凤鸾国是绯翼啊,那正好,圣火莲能得到了。”洛末坐在榻上,洛熙坐在她身边,同她一起听着暗卫的汇报。

“你打算怎么做?”洛熙倒是闲情逸致,他相信交给她来办都事半功倍。

“不,不打算怎么办,等,我要绯翼自己出击,然后让他知道,什么才是自作聪明!”洛末轻易的捏碎手中的杯子,洛熙嗔怪的看了她一眼,拿过她的手仔细检查,“我说末儿啊,宫里是不缺杯子,碎上几十个我都不心疼,但是我看见你把杯子捏碎了我怎么这么肉疼啊,万一扎到手怎么办,以后别动不动就捏杯子玩,我情愿你捏我!”

洛末拍掉他为自己查看的爪子,“放心,我练习过很多次了,大哥,你先去准备迎接凤鸾国的到来。”

洛熙摸摸自己被拍疼的爪子,嘟嘟嘴,“好啦,我去就是了,警告你哦,不许动刀动枪的,省的弄伤自己。”他站起身来,准备往外走。

“等等!”洛末喊住他,“把绯月也带过去吧。”很不情愿说这句话。

“恩?哦,我知道了。”洛熙转身就走,洛末在他走后低下头,一直一直都没有出声。

身边的暗卫不知何时被烨替换了,他说道:“长公主,绯翼的人提前到了,全是暗卫,我们已听从你的指示,放他们进来了。”

洛末支起头来,看了他一眼,道:“辛苦了,烨,还需要你们盯着他们,不出意外的话,今晚就会看到结果了,我不希望明天父皇的寿诞有任何的差错!”

“是,长公主,属下知道!”洛末点点头,示意他退下。

她倒在榻上,盯着金碧辉煌的殿顶,陷入了沉思......

今晚会有有趣的事情发生,还请您赏脸一观,月上树梢,树林见。

刚刚回到龙啸殿自己的房间,洛末就发现自己的床上被放了一张纸条,随手把纸条点燃,洛末顿时觉得有些疲惫,唤人进来准备了水洗了把脸,洛末整整自己的宫装,抬头看了看已升到半空的月亮,月上树梢,差不多了。

走至殿门,萧穆坐在外面,看来已等待多时,微微勾起嘴角:“想和我一起去看戏?那就随我来吧。”她越过他,向树林的方向走去,萧穆握了握身侧的剑,跟了上去。

雪在地上积了厚厚的一层,树林的雪在月光的照射下发着冷冷的光,还未走近,远远的洛末便看见属于绯月的红色衣袍在风中飞舞,隐隐的透出点绿色。

绿色?洛末心中隐隐感觉到了什么,脚步越发的沉重了起来,萧穆跟在她后面一眼不发,以他的视力,他已看清楚远处的人是谁。

洛末渐渐走近,靠在树后,听着他们的谈话。

“月哥哥,你是不是要走?”

“是。”

“那你把我带走好不好,我喜欢你,我不想跟你分开!”

“不行,小公主,你是天朝的公主。”

“那你娶我好不好?我已经十岁了!你是不是觉得我太小?没关系的,你等我几年,女孩子长大很快的!”

“放弃吧,我不值得你喜欢。”

“骗人!你明明那么优秀,又温柔又体贴,你还喜欢姐姐对不对?可是你不能娶她!父皇不会同意你娶姐姐的,但是我不一样啊!月哥哥,求你带我走吧,我不在乎公主什么的,只求能跟着你,姐姐她不会为了你放弃她的一切的!”

“你真的想跟我走,不怕我利用你?”

“利用?我不怕,我可以告诉你天朝的皇宫布防,我有办法得到布防图!”

“就算你得到布防图,呵,你也不能活着出皇宫!”洛末从树后闪身出现,绯月看着她从树阴中走出来,明亮的月光打在她银发上,有着冷冷的光泽。

“终于肯现身了?”绯月的嘴角有着嘲讽的笑,“偷听别人的谈话,末儿,我不知你什么时候学会的呢!”

“洛嫣,我可以放过你一次又一次,但是如果你做出对天朝不利的事,我决不饶你!”洛末从绯月的身边擦过,连看也没看他,“放弃跟他回国吧,过几年你长大了,父皇会为你安排一桩适合你的婚事。”

“我不要!我就要月哥哥!洛末!不要以为你是我姐姐就可以左右我!”洛嫣虽然害怕,但在心爱的人面前还是需要胆量。

“那你就只能死在这了,我不介意——先斩后奏!”洛末微微侧身,拔出了萧穆的佩剑,萧穆一惊,洛末阻止了他想拿回去的意愿。

“住手!她是你妹妹!”绯月挡在了洛嫣的前面,拦住了洛末的剑。

“妹妹?我从没当她是我妹妹,让开!不然我连你一起杀!”洛末说出狠绝的话,绯月呼吸一窒,难以置信的看着她。

“好!你要杀她?那你就先杀了我!”绯月看着她的眼神也逐渐冰冷起来。

“你以为我不敢吗?”洛末冷冷的一笑,手中的剑握的更紧。

她拿起剑,对准他的胸口就刺了下去,剑尖离他的胸口只剩下了不到一寸的距离停了下来,

“不要!”洛嫣在他的身后喊。

“末儿!”萧穆阻止的声音。

“噗。”树枝上被积压的雪坠地的声音。

洛末嘴角露出残忍的笑,以为她不会真的刺下去么?

事情发生的始料未及,谁都不相信,她真的刺了下去!

绯月瞪大了眼睛看着她,她冷冷的把剑从他胸口拔出来,脸上的表情自始至终都没有变过。

他捂着伤口跪倒,血从他的胸口滴落到雪地上,染红了身下的雪。

失去了保护的洛嫣惊恐的看着她的亲姐姐将剑又对准了她,萧穆扶住绯月的身子为他点了止血的穴位。

“啊——”洛嫣的惨叫声响起,血顺着剑一滴滴的坠落到地上。

“够了,我没想到你真的能下手伤他!”剑刃被一只手握住,洛末无所谓的看着他,“怎么?看不下去了?”她冷冷的笑,蓝色的眸中透出点点红色。

“哥!你看到了吧!她根本不在乎你!”绯翼放开她的剑,把绯月扶起来,绯月紧闭着眼,不愿意看她。

走到她身边的时候,他低声的说:“从今往后,你我再无关系!”

她嘴角勾起嘲讽的笑:“这是我想跟你说的,”绯月一顿,“你要小心了。”小心我杀了你!

洛嫣吓得不敢动,洛末扫她一眼,“滚!”洛嫣连滚带爬的走了,最后看她的眼神带着深深的恨意。

萧穆陪着她站在雪地,洛末将剑还给他:“你先回去吧,我有事情要交代。”萧穆自然明白她什么意思,拿了剑,转身回去,只是看她的眼神,已不再带有温度。

洛末慢慢弯下身,跪在地上将绯月的血和绯翼的血捧到手心,看着它们融合成一体,发出强烈的红光,再看,手中只剩下了一团小小的,红红的莲。

“烨,将圣火莲交给舅舅。”洛末将圣火莲放到了他手心,为了它,她什么都放弃了,狠下心去刺那一剑,已让她的心彻底麻木了,到底那一剑伤了谁,连她自己都不清楚了。

烨担心的看了她一眼,还是执行任务去了。

雪地里又添了一抹血红,洛末吐出血晕过去的时候,一双手接住了她,雪白色的衣袍沾染了她的血,他心疼的抱着她,慢慢抱起她,走了。

狠下心伤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