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抬首相望

  临近傍晚,洛末从舅舅那里出来,一个人慢慢迈着步子闲逛,这皇宫真的很大啊,大到她逛了十年也没有逛完,而且每次自己一个人闲逛都会......像现在一样......迷路!

她这是绕到哪里来了,印象中好像没来过这里吧?好荒凉的宫殿......应该是好久没有人住过了,灰尘都积了一地了,啊,下雪了,罢了,先在这里躲一下好了。

推开主殿的门,沉重的声音传来,表明这里的确很久没有人来过了,“长公主,这里原来是国师住的地方。”身后,烨突然出现,这些暗卫都是大哥派给她用来保护她的,但是最近好像一直都是烨跟在身后保护,另外一个暗卫不知道是谁。

她看了他一眼,往里面走去,他紧随其后。

当她推开了窗往外看时,外面那一池枯败的荷叶唤起了她的回忆,这里她来过!这里是一尘住的地方!原来父皇将这里封了呀!

还记得她还是婴儿的时候,被父皇抱着来到这里,在这里,一尘用他的生命为代价传她一身内力护住她的心脉,其实在那个时候她就感到奇怪了,他好像一直都是知道她的命运的,应命运而生的她有一个残破的身子,她实在无法理解她怎样才能一统天下?

看着在窗前发呆的长公主,烨的心里五味杂粮,说不出是什么滋味来,小小的孩子有着太多的忧伤,她本该是快乐的,而不是这样安静的看着人世间的一切,随时放弃自己的生命。

“长公主,属下希望您能传召御医帮您看看身体。”他说出他的担忧,实际上他们暗卫是不能关主上的事情的,他不惜违反,虽然他上次就已经吃到了苦头,上次劝解她,他就已经接受了惩罚。

“不用,烨,不如你再帮我看一下?”她从沉思中回过神来,伸出左手让他搭脉。

“是!”烨上前一步,为洛末切脉。

雪越下越大,几乎没有停下来的势头,地上积了薄薄的一层雪,烨紧皱起眉头,握住洛末细小的手腕,“长公主,得罪了。”他的手顺着她的胳膊往上直达肩部,又从后背滑过,停下。

他跪倒在她的面前,迟迟不抬头,她了然一笑,靠在窗框上,银白的头发沾上了些许的灰尘。

“说吧,你的诊断结果,我恕你无罪。”

“属下......属下无能,依旧在长公主的脉象中查不出异常,但是属下通过为长公主摸骨发现......发现......”他难以启齿,最后还是咬牙说了出来,“长公主的身子停止了生长!”

她闭上双眼,平静的面容上找不出一丝波动,但紧闭的双眸出卖了她,半响,她深呼吸一口气,幽幽的问道:“身体停止生长的坏处是什么?”

烨脸色有些不自然,吞吞吐吐的道:“身子停止生长对于本身没有任何影响,就是不会再变高,也不会再变老,最大的坏处......对于女孩子来说......就是无法为人母!”

释然的一笑,不就是类似于侏儒吗?一辈子当个娃娃,只是她现在的身高......应该是当不成侏儒了吧,自己大概有一米五左右吧,这个时代也不知道怎样计算身高,最起码她现在的长相,一辈子都这样好像也不坏,至于为人母不为人母,她本来也没打算嫁给谁,生不生孩子就更没有考虑的需要了。

走出一尘的宫殿时,雪已经渐渐小了,头顶上的天空黑沉沉的一片,“烨,还是那句话,今日在殿内你我所说的话,除了另外一个暗卫知道外,谁都不许说!”

烨痛苦的皱起眉,但还是服从了命令。

洛末抬头看看天,暴风雪也许就要来了。

抬首相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