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闲谈(上)

  “绯月。”洛末走在他后面踢他。他脚步顿了顿,停在她身边又和她一起走。

“什么事?”他问,她有话没说。

“小公主的点心......好吃吗?”她抬眼看他,一副“你要敢说好吃就等着”的恶魔表情。

“嘿嘿。”他讪笑两声,身后的萧穆也轻声笑了,“你该问问你养的那只兔子。”他一副很肯定的样子。

洛末又踢了他一脚,“真是浪费食物!臭兔子,回去就烤了它!”

在龙啸殿后园里正吃草吃的欢的雪白色大兔子无端的浑身都颤抖了一下,凉凉的感觉从后方包围着它......

“行。回去我们吃烤兔子,哈哈。”洛逸摸摸她的发,那双桃花眼中有着迷人的光彩。

回到龙啸殿,宫人已经把饭都摆好了,看着原先长到殿门口的桌子换成了圆形桌子,洛末心里还是很满意的,她从来不觉得吃的多就是好,浪费是一种犯罪,这是她在前世根深蒂固的思想。

“末儿,这次战役大获成功,你可是功不可没啊!来,大哥敬你一杯!”洛熙举起手中的杯子,冲对面的洛末举杯,洛末放下筷子,刚要拿起面前的酒杯,手中的杯子就被身边的绯月换成了茶杯。

她笑笑,没有在意,“大哥,末儿以茶代酒接受你的恭贺,这次也不仅仅是我一个人的功劳,过几天还需要父皇备办酒宴为临江王和将军接风洗尘啊。”

杯中酒被洛熙一饮而尽,洛逸也饮尽了酒水,“我明白,末儿,这次青蛊国成为我天朝的附属国,我希望得到他们的一国之宝。”

洛末拿杯子的手一顿,她何尝不明白他是什么心思,明年她就十岁了,她知道父皇担心什么,万一她历劫没有渡过,他可以借助传说的那些力量让她复活。

“那就等青蛊国派使臣来时再商议吧,其实父皇,没有......”她的话被洛熙打断。

“末儿,不管是不是真的,我们都要有所准备。”绯月和萧穆静静地听着,绯月不动声色的喂着洛末,心里却警醒万分,四剂之一就在他怀里的血色笛子中,但是至今他还没有破解那个尘封的秘密,他也有些着急。

“既然如此,我就期待着了!”她一饮而尽杯中的茶,却被呛了一下,还没咽下的茶水又全都喷了出来,“咳咳咳咳咳......”绯月拍着她的背,用内力帮她恢复。

“咳咳,没事了,咳,忘了我不喝茶了,好苦。”她微吐舌头,萧穆吩咐宫人弄果汁来,他接过,放在她面前。

“说起茶,这次我在外面可没少拿,可惜,再好的茶也让我拿来玩了,唉,大哥,你的行云骑中的幻儿和巧儿都没能回来,真是抱歉啊。”她一脸惋惜,若不是她们都是细作,也许她能网开一面,幻儿死有余辜,巧儿的死,她也许能在心上愧疚一点。

“幻儿?巧儿?谁啊?”洛熙一脸茫然,他的行云骑中有这两个人吗?听这名字倒像是女子,难不成是......“是光影中的那两个女的?”

“光影?”洛末想了一下,微微点头。“好像是吧,我给她们起的名字。”光影?难道行云骑分两组?还有暗影?

“无谓。”洛熙夹了一筷子的菜,“她们本来就是为主子牺牲的,死了也是种荣幸。”他的漫不经心让萧穆和绯月有些黯然,为主子而死,为国家而死,便是光荣吗?

“大哥哎,谁教你为主子而死就是光荣的?我说,她们难道就不是活的?人生来平等,我倒是没有那种帝王阶级的想法,相反,我认为我们帝王家是为了他们而活,没有这些保护着我们的人,没有那些辛苦劳作的人,我们这些人早就不知道在哪里呆着了。”她的大哥怎么会有这种想法?看来得给他换个太子太傅了。

“平等?末儿的说法倒是稀奇,接着说。”洛逸倒是很喜欢看着自己的儿子被自己的宝贝教训,幸灾乐祸的让她接着讲下去。

闲谈(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