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最残忍的是真相

  湖心亭中,洛末一身白色男子装束,静静的品着手里的茶,目光遥望远方,不知道风岚回去之后会不会想她?轻笑一声,他最好还是不要想起她,她带给他的只有伤害。

后面传来脚步声,“绯月参见长公主。”

回头,看着这个美得耀眼的男子,曾几何时,他们之间有了一条谁也跨不过去的鸿沟了,当初的她最喜欢赖在他的怀里不出来,他的笑靥只为她。

“坐。”淡淡的回话,为他沏了杯茶。

他坐在她的对面,看了看杯中的茶水,她竟然也喝茶,他记得她从来都是喝果汁的,好多年了,这个习惯从未变过,是在告诉他一切都会变,物是人非了么?

“长公主此次见我,有什么事?”早上突然收到通告,她中午会在湖心亭等他,这是个他不熟悉的地方,这是太子的偏殿。

“风岚走了。”她拿起杯子把玩。

“嗯,我知道。”他竟然猜不透她了,不,一直以来,他都没有看清她。

“就这么想让我死?”依旧是淡淡的语气,却冰冷的让绯月心寒。

“长公主在说什么?我不懂。”绯月抿了口茶,很苦。

洛末闭了眼,终是叹了口气,幽幽道:“风岚的蛊是你下的。”很肯定,没有迟疑。

拿杯子的手轻不可见的颤了一下,“这话怎么说?”

“因为他是青蛊国国主最疼爱的儿子,而他中的蛊会反噬身体,身为一个父亲,这样做的可能很小,再者,他也没有机会。因为十年前他们来天朝,根本不会想到我会让你们成为质子,他也不会随身带着这种蛊,而你,有这个机会。”她说的云淡风轻,但谁知道她心中的波涛汹涌?如果不是他......不是他就好了......

“呵呵,理由?”他听了她的话,脸上没有一丝变色,依旧是闲闲的表情。

“挑起青蛊国与天朝的战争算不算?让风岚和他父皇反目成仇算不算?”她笑了,笑意却未曾达到眼底。

“什么时候知道的?”他不反驳,便是承认了。

“好多年前就知道了,”她露出忧伤的表情,“从第一次风岚抱着我跳下海的时候。”

他怔住,“原来你早就知道,是我小看了你。”他自嘲的笑。

“当年我们出外旅游,四国都知道,你受伤,风岚和我跳入大海。你是打算牺牲自己让我们都消失,你的伤是自己弄的,我那时觉得奇怪,为什么会那么凑巧,风岚突然发疯,你又受了剑伤,后来我明白了,根本没有人,你控制着风岚抱着我跳下海,自己刺了自己一剑,你以为这样就能把自己的嫌疑洗清,但是你没想到我和风岚都获救了。”

“是啊,我至今也没有想清楚你们到底是怎么获救的,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他摇摇头,却没有别的话可说。

“呵呵,你和萧穆达成了某种协议,他让你将子母果为我服下,你本来是不想为我服下子母果的,你知道子母果是解百毒的果,你也知道其中的厉害关系,如果我吃下你喂的粥后死掉你逃脱不了联系,又不想拒绝萧穆的要求,所以......”

“都说出来吧,让我听听你知道我多少事情,也让我知道,我有多失败。”茶凉了,他却还是握在手中。

最残忍的是真相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