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官司

  离开那美丽的湖畔,那男子和洛末一行人去了官衙。

大堂上,衙役分站两边,手中拿着长长的板子,过了没多久县官就穿着官服来了。只听见师爷喊:“县官老爷到!”嗓子有点沙哑,不好听。

“堂下所站何人?有何冤屈?见了本官怎么不跪?”洛末微微抬头,看见一个发福的男人坐在了堂上的椅子上,两撇小胡子很是有意思,说话的时候一抖一抖的。

那伤了手的男子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用近似于鬼哭狼嚎的声音说:“县官老爷,你可要为草民做主啊,这几个人不由分说的就打伤了草民还不承认......”

县官听着他添油加醋的说辞,眉头微皱,被手遮掩的嘴角却微微上翘。“既然如此,打人者何在?!”

风岚上前一步,直视着那肥胖的县官,大声的承认:“是我!”

“白痴。”窝在绯月怀里的洛末小小声的嘀咕了一声。

“按照我天朝律令,打人者一律杖责二十!见了本官竟然不跪,藐视县官,再多加十仗!来人啊,执行!”从衙役中走出两人拿着板子就要打风岚。

“等等,请问县官打人,当街打人既然杖责二十,那这名男子也该打二十仗!”思橘站在风岚的旁边,阻止了那两个衙役。

“对啊,他当街打了那个女人,你这个昏官怎么不去打他?”风岚不客气的指着他骂。

“大胆!你怎么能污蔑县官!来人啊,给我打!”那肥胖的县官脸涨得通红,显然是气到了。

“哼,想打我,也要看看你有没有本事!”风岚随手一挥,那两个要上前的衙役就躺到了地上,痛苦的抱着肚子呜咽。

“你!你!你!你......”被突然状况吓到的县官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只能指着他说不出别的字来。

“请大人为我小民做主啊!”眼看着风岚一挥两个衙役就倒在地上痛苦不已,他心里虽然害怕但还是强作镇定。

“末儿别睡。乖,一会儿我们就去吃饭。”绯月摇摇怀里快闭上眼睛的人儿,不满的看了风岚一眼,顺带也看了那个昏官一眼。

就这一眼,昏官吓得一动也不敢动了,他看到了杀意,很浓的杀意!

识时务者为俊杰,看眼色行事是当官的一种必备杀手锏,摸了摸额头上的冷汗,声音颤抖的说道:“本官现在宣判,咳咳,这是一场误会,大家都算了吧,啊,退堂!”脚底抹油,跑了。

慢慢睁开眼,撩起面纱,正好看到那个肥胖身躯的背影,嘴角浮起一个浅浅的弧度,耽误她时间的人,是该小小的教训一下。“走吧,给我断了那个人的手。”不痛不痒的话从她的嘴里说出来,就好像说今天的天气好好一样,放下面纱,继续窝进绯月的怀里假寐。

“啊!”一声惨叫从他们的背后传出,甚至连那惨叫的人都没有看清楚是谁断的他的手!

他们走后,那县官一直后悔着,他不该接这种案子的!因为每天都会有络绎不绝的案子,或大或小,很多时候他都必须用自己的钱来打发这些难缠的人,直到有一天一张文本到了他的手里,他不仅被撤官,而且罪名不少:判案不公、藐视皇族、贪污受贿等,全家被贬为奴!他这才明白当日得罪的,竟然是皇子,只是后悔也没有用了。

官司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