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君难见

  抬头望见夜空中清冷的月亮,今夜是圆月,萧穆抱着她穿梭在陌生的街道上,明亮的月光将两个人的影子反射在地上,形成一幅好看的图画。似睡似醒间,好像又回到了还是婴儿的那个时期,她被洛逸抱着,在宫殿的一角看那在月光下独自饮酒的女子,那破碎的酒壶和莹莹闪亮的露珠又一次回到了记忆深处。

“但是男人和女人就像光和影子......何必再奢求什么......”洛末在他的怀里喃喃低语,原来是这一句!男人的爱像洒下的露珠,每颗都是完整的存在,又不是存在的全部,经不起阳光的照耀,而女人的爱却像碎了瓶的酒,倾洒在地上,月光下发出持久的麦香。所以,男人跟女人必定失散。但是男人和女人就像光和影子,永远不可能分离!

八年前洛末忘记的那句结尾的话她终于想起来了!

“末儿在说什么?我们马上就要到翼王府了。”萧穆低头,看向怀里的人,意外的撞进一双满含欣喜的碧蓝眼眸中。

是了,男人和女人的爱可能会使他们失散,但是他们有着深深的联系,羁绊会让两个人即使分开也互相想念,心在一起,永不分离。八年前那个夜晚,那深情的两个人,原来他们早就知道有分离的一天,是她的坚持,加剧了他们分开的时间。

冷兵器破空的声音从耳边呼啸而过,萧穆侧身闪过,站在平台上放下洛末,让她靠在自己的怀里。再看时,手中已经多了一把软剑。

“哟,速度挺快啊,我才刚回来两天你们就到了。”对面戏谑的声音传来,不用看也知道是绯翼。

“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你啊,逃跑的胆小鬼!”洛末毫不客气的反驳,“自己在本国待了十几年,到最后还是由十年不回国的哥哥来帮你抢皇位,连这点手段都没有,就算你当上了皇帝也马上就被拽下来。”

绯翼的脸一阵白一阵青,最后转化为红色,与身上的红衣都快浑然一色了,他气忿的冲洛末吼:“这是凤鸾国,不是你的天朝,这里是我地盘,我要你死你就不会活着走出凤鸾国!”

“口气好大啊!呵!”洛末分明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你想杀我还得问问你哥哥同不同意了,不过,就算他同意也得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杀我!”洛末站直了身子依然靠在萧穆的怀里,语气十分的不屑。

“你......”此时的绯翼就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炸毛了!“给我杀了他们两个!反正没有人知道天朝长公主到过我凤鸾国!”他的身后出现数十个黑衣侍卫,因为他一个指令而准备进攻,而萧穆也握紧了手中的长剑。

“等一下!”洛末突然喊停。

对面的绯翼露出得意的笑。“怎么?怕了?要我原谅你也可以,你必须给我磕头道歉!”

洛末一阵轻笑传来,“我说凤鸾国的三皇子,你竟然让天朝的长公主给你磕头下跪?你的脸真大啊,还是回家抱枕头的吧!”话里的意思很清楚,就是两个字:做梦!

“你想做什么?”绯翼冷冷的看着她,眼睛微眯,透出危险的味道。

“我要见绯月!”洛末大声回话道。

“想见哥哥?哼,先过了我这关再说!一起上!”细长的手指指向洛末。“不就是个奶娃娃,以为自己多么了不起?哼!”

萧穆和黑衣人纠缠起来,洛末被他紧紧护在怀里,“奶娃娃?绯翼,话可不能这么说,你的所作所为才是一个奶娃娃的行为,幼稚!我敢自己面对你,就不会没有准备!”话完,从各个方位冲过来另外一批黑衣人。

绯翼的黑衣侍卫和黑衣人陷入混战,而萧穆则和绯翼对上手,本来他对付绯翼绰绰有余,但是怀里护着洛末,对他还是有一点影响的。一个回合下来,两个人竟打成了平手!

洛末在心里不断埋怨绯月,可恶的绯月竟然有个这么可恶的弟弟,还处处和她作对,绯月啊绯月,见你一面怎么就那么难?

君难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