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绯月又犯错了

  最近洛末和那几个人的关系有些淡了,她经常光顾洛皇和太子的宫殿,常常忽略了他们三个,绯月对医药产生了兴趣,整天不见人影,好像挺不在意洛末不在身边。

萧穆的剑术又提升了一个等级,自从洛末送了他一柄削铁如泥的软剑之后,他就丢弃了拿在手中多年的剑。

最小也是最孩子气的风岚每天无所事事,他打不过剑术一流的萧穆,更打不过邪魅的绯月,他养的蛊毒自认天下无人能比,自然越来越不求上进,洛末冷落了他这么多天自然是很不满,他不是傻子,自从那天洛末亲了他以后就有些变化。他心里空落落的,什么时候他才能够在末儿的心里占有一点地位呢?他想不明白,有时候一发呆就是一天,唉,他也不知道他到底怎么了。

洛末从洛皇的殿里出来,懒懒的打了个呵欠,最近有点忙,她已经逐步的缩减宫中的人数了,她又不是没手没脚,何必要那么多人照顾她?宫里也是时候来点改革了,对了,太后不是这几天感到乏力么,去医药园帮她拿点药好了,想到这,她就转身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医药园。

“绯月哥哥,这个药是什么呀?”一个身着紫色衣衫的女孩趴在一个药箱上,冲在一边捣药的男子问道。

“是龙舌草。”带有磁性的声音响起,俯身拿过她手上的一味药草,冲她一笑,妖艳又妩媚。这一幕恰巧被刚刚跨步进入医药园的洛末看到,俊俏的小脸上变得冷冰冰的。

洛末快步走过绯月和洛嫣的身边,好像没有看到有这么两个人似的。

绯月看着她走过他,奇怪的看着她拿草药,侍医为洛末拿下顶端的灵蛰草,静静地走到一边捣药,从始至终没看过他一眼。

“姐姐这是怎么了?”洛嫣巧笑嫣然的走到洛末的身边,一年未曾碰面的洛嫣已经比洛末还要高了,这个认知让她不由自主的挺直了腰板。洛末只是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她的表情就变的不自然,她深深地感到了一种从未体验过的冷,一阵凉气从背部直达头顶。她的笑容挂不住了,“姐姐还没回答妹妹的问题呢!”依旧不怕死的凑上前。

“滚。”冷冷的一个字从洛末的嘴中吐出,也让洛嫣彻底的变了脸色。

洛嫣还未反驳,洛末就将她推开,“好狗不挡道。”淡淡的一句话让洛嫣的脸色更加难看。

将捣好的草药交给侍医,嘱咐他今晚之前将药丸做好,她晚上过来取,然后转身对一直看着她的绯月道:“跟我回宫。”

绯月在她的眼神中看到了隐忍的怒气,嘴角有一丝若有若无的笑,他好像明白了什么,一路无言,到了洛末的宫殿,正好萧穆和风岚也刚刚回来。绯月坐在椅子里,拿起了身边的茶水,洛末站在他面前,抬手就给了他一巴掌,清晰的指印在他的脸上显现,萧穆和风岚都是一惊,他们之间是不是又发生了什么事?

“绯月,我讨厌你,我不想再见到你了!”洛末红了眼眶,硬生生的把眼泪压回去。绯月轻轻抚上自己被打的脸颊,声音中带点怒气道:“长公主真是随心所欲啊,想打就打,想不见我就不见,我又不是你的谁,我不舍得动你一根手指头,你不但打了我还说出如此绝情的话,算我绯月爱错了人!”绯月站起身来就要往外走,被风岚拦下来。

“你们这是又发生了什么事了?有什么话可以好好说嘛!末儿,绯月,先消消火。”绯月被风岚按回座椅上。萧穆蹲下身半拥着洛末,问她,“发生了什么事?末儿乖,说说你是怎么想的,怎么红了眼睛呢?你可不能哭,要是让洛皇知道了我们几个都有麻烦的。”

洛末静下心来,身子一软倒在萧穆的怀里,小手勾着他的脖颈,带点幽怨的语气说:“绯月和那个小贱人在一起,还有说有笑的,他明明知道我最讨厌那个小公主了,还去接近她。是绯月的错,我不要看见他了,我有萧穆和风岚就够了。”

绯月攥紧了拳头,风岚见机抢先开口:“原来是绯月的不是,绯月啊,你怎么又犯错误了呢!不是警告过你不要靠近小公主了么!”

绯月又犯错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