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邪魅的大哥

  第二天,洛末起床之后,突然意识到,她现在和猪无异,整天就是吃吃睡睡。弹坐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招来宫人准备水沐浴。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养成的习惯,晚上沐浴一次,早上一定还有一次,也许是风月堡灭门之后吧。

洛末舒服的躺在浴池里,蒸腾的雾气模糊了前方的视线,这种感觉很不舒服,空间是密闭的!“奶娘,去把隔窗打开吧。”身边为她服侍的女子应了一声,打开了隔窗。

雾气渐渐消散,视野变得清明。洛末的心也放松了下来。这种令人不舒服的窒息让她想起了在风月堡的那天,房间是密闭的,所以她才会受伤。

风月堡......那个孩子......那么纯真的孩子,就那样消失了。心然,她还记得他的名字,他的笑脸,他会追着她,喊她的名字:末末、末末。风月堡毁灭,财产充了国库,无一人生还,谁也不知道是什么组织灭了这个富可敌国的城堡。

而且也无从查询,这个世界的人死后,一段时间里要是不冰封起来,就会化成金色的粉末随风而去。就如洛沉,就如一尘,据说,风月堡灭亡的第二天,被烧毁殆尽的城堡内产生了巨大的风暴,金色粉尘漫天而起。

洛末深吸一口气,埋入水中,泪水落入池中,却只有她自己知道。为谁而落,为谁而悲,知道的也就只有她自己了。“咕嘟咕嘟”气泡一点点的浮上池面,失去空气的滋味不好受,洛末却不想上岸,也许她根本不想面对那些无谓的事吧。

“末儿,你想憋死自己么?”快要沉入池底的洛末,听到了好听的男声。犹豫之间,她已浮出水面,银色的发丝贴在脸两旁,有一种白莲越水绽放在水上的错觉。

“是大哥啊,有空来看末儿了么。”被洛熙直视着,洛末也没有丝毫的不自在,浮在水面的花瓣遮住了她娇小的身子。

“是啊,末儿不来看哥哥,哥哥只好来看末儿了呀。”洛熙坐在了池边,将手探入池水中,“水有点凉了呢,末儿出来吧。”

洛末笑出了声,“大哥,你当我还是婴儿么?你是男子,即使我是你的妹妹,你也应该避开,我也好穿衣啊。”

“也是,哥哥不看就是了。”一双神似洛皇的桃花眼调皮的眨了眨,魅惑的笑了笑,调转了头。

洛末无奈的笑了笑,他怎么变的这么邪魅了,以前总觉得他和萧穆是差不多的性格,但是最近听说他变了,还没来得及去看看他,他就先跑来找她了。从水中踏出,拾起放在池边的衣物,看着这繁琐的衣物犯了愁,他把奶娘叫出去了,谁给她换衣服啊?看了半天也没看出来该怎么穿,干脆就把里衣穿上了。

“大哥,好了。”洛末只会穿里衣,雪白色的衣衫,配上她的发色,浑然天成。也让洛熙有一瞬间的呆滞。

“哈哈,末儿,这就是你说的好了?”洛熙从地上起身,绕到她的身边,接过她手中的衣服,“我的小末儿竟然不会自己穿衣服?这幅光景还不让狼叼了去啊。”他轻柔的将中衣套在她的身上,为她系好结扣,将外衫整理好了给她穿上,为她围上腰带,挂好珠链。

洛末不满的嘟嘟嘴,“还不是大哥把奶娘赶走了嘛,反正我这幅样子又不是没被人看过,也就是大哥你有这个荣幸,绯月他们根本不敢进来呢!呵呵。”

邪魅的大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