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找事的小公主,够笨!

  血,很多的血,红色,全部都是红色的。洛末已经很久没有做过这样的梦了,到处都是红色的,很多的血在流淌,血渐渐凝固起来,在那些凝固的地方凝结成了很多的花。死亡之花,曼珠沙华么?不,不是,不是死亡之花,是什么?

洛末已经不再害怕梦中红色的血了,也许,这是一种预示,也许,这就是她的命运。

“末儿...醒醒。”还是绯月,他总是会在她的身边将她摇醒。

“月,有没有兴趣听我唱歌?”刚刚睡醒的她,说了这样的一句话,让绯月摸不到头脑,不过,他仍是点了头。

“渐渐充实/回想以往/从各自的悲伤之处/开出了命运之花/请不要说美丽/那朵呼喊它便会消逝的花/就叫做/传说之花/今宵之夜的暗示已至/我心却知然为何/也许陌生人的温柔/只会失去重要之人/消逝的花可望不可及/请不要称赞它的美丽/传说之花会......”洛末的歌声戛然而止。

“为什么不唱了?”绯月疑惑的问。好美的词,好苍凉的词,让人很是心伤。

“我忘词了。”洛末打个哈欠,从床上跳下来。正巧萧穆从门口进来,洛末紧跑几步扑到了他的怀里,手臂环住他的脖子。萧穆见怪不怪,宠溺的抱住她,温柔的问:“末儿怎么了?”抬眼看了看坐在床边的绯月,绯月只是冲他笑了一下。

“长公主,洛嫣公主在殿外求见。”宫人进来通报,恰巧看到洛末赖在萧穆身上的这一幕,惊讶不少,要知道萧穆从来没有这样笑过。

洛末从他身上下来,扁扁嘴,绯月也好萧穆也好都太宠她了,让她好无聊。“让她去外殿等我。”

宫人领命走了。

“没想到这么快,这个小公主就来了,我还以为要多等几天呢。绯月,有没有兴趣玩玩?”洛末坐在椅子上,玩味的问坐在床边的绯月。

“说吧,要我做什么?”绯月暗自苦笑,他还真是没用。

“我看那个小公主长的不错,你要不要?”洛末的嘴角始终有着一丝笑容,但是看在绯月的眼里却是很讽刺,他清楚地知道她对自己完全没有感觉,但是心却不可抑制的疼起来。

既然这样,“好啊,我看那位小公主还长的挺可爱的,等十年期限到了,向皇上讨要来封个贵人也不错,呵呵。”绯月轻笑,笑容美丽的没天理。

可,洛末听见他的话,笑的更开了,“太好了!绯月,你太棒了,那个女人被你娶走我就不用再费力应付了!”她将手放在心口,好像松了一口气一样,但萧穆注意到她放在袖口下面的另一只手的指骨已经被她握的发白。

“呵......”绯月无奈的笑笑,从她的身边走过。“多谢长公主的厚爱。”绯月凑到她的身边说,话很轻,但是疏远的意味很重。

看着绯月远走,萧穆冷淡的问洛末,“真的不要紧么?就这样放他走?”

洛末依旧在笑,她的笑让萧穆很不明白,“没有关系,那个小公主不会成为他的贵人的,任何人都可以,只有那个女的不行。”

萧穆更加猜不懂她的心思了,难道刚才她是因为小公主才会那个样子?她到底在想什么?

“走吧,萧穆,我们去见见那个小公主。”洛末说完走了出去。真是笨公主,真不明白她怎么和父皇那么像?都那么白痴,只不过让父皇冷落几天她就来找她出气,她真以为自己多么高贵?

可到外殿见到的一幕让洛末不禁一呆,绯月将身材娇小的洛嫣拥在怀里,两个人有说有笑的笑的很开心。

“呀,是姐姐啊。”洛嫣从绯月的怀里起身,向洛末行礼。

几年不见,娇小的洛嫣已经长成了标准的美人胚子,相信不久之后会是一位美人。

“妹妹好心情啊,今天怎么会到姐姐这里来呢?”洛末自顾自的坐到一边,本殿的宫人为她呈上果汁。

“姐姐,得到父皇的宠爱不是错,但是姐姐如此明目张胆的将父皇的爱归为己有可就不对了。”洛嫣说,表情很是不满。

“那你说,父皇的爱究竟要给几人呢?”洛末的表情懒散,那双冰蓝色的眸子里有着一闪而过的狠绝。

“姐姐,父皇是我们大家的父皇,我也很爱父皇,喜欢父皇的疼爱,所以想让姐姐高抬贵手。”

“唉~”洛末叹了口气,“父皇可真是造孽,没想到要和别人分享父皇的爱。”

“姐姐你这样说就不对了,据我所知,你身边的三位皇子自从来到你身边就一直对你疼爱有加,而妹妹我...”

“你不是有洛谦疼么?”洛末打断了她的话。

“姐姐难道不知道么?自从几年前你打了三哥,三哥就被父皇送到了临江王那里。”洛末听到这心头一震。她竟然不知道洛谦已经不在宫里了,竟然通过她才知道这个消息,真是讽刺啊。“看姐姐的样子应该是不知道了?哼,姐姐还真是健忘,对三哥做了那么过分的事情他竟然连一句怪你的话都没有。”

洛末喝光了杯中的果汁,“是啊,我还真是健忘,都忘了他的存在了。”她到底怎么了,当初不是恨死他了么?为什么除了潜意识里还有着他的样子,竟然忘了他!临江王啊临江王,你还是那样的精明,洛谦,我等着你。

手中用力,洛末手中的杯子‘砰’的一声碎成了满地的碎片。站在她面前的洛嫣自然被这突然地变故吓了一跳。“姐...姐姐不要...不要生气啊。”

“洛嫣,你知道你犯了一个什么错误么?”洛末抬眼看向站着的洛嫣,那冷冰冰的眼神看得她浑身冰冷。

“什...什么?”洛嫣懊恼的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头,竟然害怕的结巴了。

“嫣儿害怕了么?不怕哦。”绯月从洛嫣的后面走来,出人意料的环住洛嫣的身体。

洛末下意识的拿手抚了抚额,当有她不想看见的东西时她就会低头扶额。绯月和萧穆都注意到了她的这个动作。

“你不该来这里,这就是你犯的错误。你若真有自己的本事就该自己想办法让父皇疼爱你。今天我就不找你麻烦了,请回吧。哦,对了,谢谢你告诉我洛谦的事。”洛末突然没有整她的心情了,有什么变故要发生了。

真是够笨的公主,就这样还想和我抢父皇,纯属没事找事。

找事的小公主,够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