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初步计划

  “洛逸,站住!”旋风过境之处,无不满目苍凉,被洛逸抱着的洛末懒懒的伸伸胳膊,对于这种把戏她都厌了,但她老爸老妈却每天都要玩一次,最后每次都是老爸更胜一筹。

只是今天,好像多了一个不速之客,哦,是两个,还有一个婴孩。

“蓝妃……”云皇后猛然顿住,有些恼怒的瞪了一眼洛逸。

蓝妃?洛末记得一个月前大哥好像说过这个妃子。突然,她的脑海中一道白光闪过,洛谦……蓝妃所生的孩子是洛谦…….

她看着蓝妃在洛逸面前跪下,柔弱的她梨花带雨的向她老爸哭诉:“皇上万福,皇上,谦儿也是您的孩子啊,为什么您却一眼都不曾看他?”

洛逸扫一眼哭哭啼啼的蓝妃,大概是良心上过不去,他将洛末交给云皇后,把蓝妃扶了起来,接过她手中的洛谦,走到了云皇后的面前。

云皇后看着他怀里的孩子,竟也是个漂亮婴孩,模样很像蓝妃,但是眼睛嘴巴像洛逸,说不定将来又是一个俊美男子。

而在洛末看来,他注定和她势不两立,前世的仇恨,这一世她定要让他偿还!也因此,她看他的眼神冷冰冰的。

洛谦无害的扬起一张笑脸,那么纯真,那么单纯,对着云皇后和洛末阳光的笑。

“末儿,谦儿是你的三哥哦。”洛逸将洛谦往洛末那里靠。

洛末厌恶的瞥一眼笑得灿烂的洛谦,无意中看到了他手腕处系着的黄丝带,心中又是一痛,于是往云皇后的怀里缩了缩,那种笑容勾起了她甜美的回忆,只是那种回忆对现在的她来说已不再甜美。

最后,蓝妃带着洛谦心满意足的走了。

晚上的时候,洛逸抱着洛末去了云皇后的宫殿,今天晚上的露水很重,云皇后穿着单薄的衣袍,坐在庭院中喝闷酒。

洛逸和洛末就站在离她不远处的阴影里,看着她一杯一杯的将酒灌入喉咙,洛逸最终还是看不下去了,夺过了她手中的酒壶,云皇后去抢,结果酒壶被摔碎了。

云皇后扑进洛逸的怀里嚎啕大哭,洛末看了看她老爸老妈,又抬头看看悬挂在天空皎洁的月光,突然想起前世读过的一段话:男人的爱像洒下的露珠,每颗都是完整的存在,又不是存在的全部,经不起阳光的照耀,而女人的爱却像碎了瓶的酒,倾洒在地上,月光下发出持久的麦香。所以,男人跟女人必定失散。

其实这段话末尾还有一句,但洛末不记得了。

那一晚,云皇后哭了好久,洛逸将洛末交给了云皇后,希望能安抚她的情绪。

洛末和云皇后畅谈了一夜。

第二天晚上,云皇后的宫殿火光冲天,洛逸抱着洛末站在宫殿的门口,看着宫人忙里忙外的泼水救火,他突然幽幽的叹了口气,似自言自由的说:“云儿终究还是离开我了,罢、罢。”说完便回宫去了。

往后的日子里,洛逸还是整天抱着洛末,一如往常,只是身边缺少了云皇后,再没有了勃勃的生机,仿佛一夜之间,洛逸长大了,变得更像一位皇帝了。

三个月过去了,洛逸当初许诺的诞辰宴举行。凤鸾王朝、北神国、青蛊王朝的国主前来参加洛末的诞辰宴,身边各带了一位皇子。

“末儿,你是说……质子?”洛逸瞪大眼睛,瞧着怀里的小人,他从来没有想过用皇子来牵制一个国家。

“这次诞辰宴是个很好的机会,你可以用我的名义扣押住三个国家的皇子,凭借天朝的势力,若没有造反之心也就罢了,如有的话,这不失为一道计策。”洛末的眼眸中闪过一丝狠绝。

这时的洛末不知道,她的这一个计策是她一统天下中最好的,也是最有利的计策,只是这个计策却也将她推入不复之地。

“好吧。”洛逸抱起她,走入大殿。

从侍卫口中得知,这次北神、凤鸾、青蛊的国主分别带着大皇子萧穆、二皇子绯月、三皇子风岚,听说都是各国国主最喜欢的皇子,是最有希望成为各国未来储君的人。

诞辰宴上。

青蛊国国主听到天朝皇帝以天朝长公主陪伴的名义想将自己的小儿子留在天朝当质子时,心里吃了一惊。

“听闻长公主出生能言,能不能抱出来给大家瞧一瞧呢?”凤鸾王朝的国主提议到,看他生的妖娆秀美,但性格却很豪爽。

“是啊,皇上若不是宝贝坏了也不会如此庆贺呀,啊,哈哈。”青蛊国的国主皮笑肉不笑的说,只有北神国国主静静的喝酒,脸上的表情清清冷冷的,仿佛一切无关紧要。

“各位国主言重了,既是末儿的诞辰宴,那主角自然要登场了。”洛逸一个眼神,旁边的宫人立刻高喊:“传长公主进殿~”

不一会儿,洛末由一个宫女抱着,穿过大厅步入正殿。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冷气,眼光不由自主的顺着那个美艳动人的女婴移动。天!怎么会有如此漂亮的女婴!白嫩水润的肌肤,可爱妖艳的脸蛋,红润丰盈的樱唇,一双冰蓝色的眼眸,耀眼夺目,动人心魄。银白色的发乖顺的贴在上方形成一个好看的弧度,着一身粉红色的宫装。

她嫣然一笑,冲着洛逸伸出双臂,甜甜的喊:“父皇,抱抱。”

所有人都震了,那美如天籁般甜美的声音回荡在耳边…….

北神国国主斜眼瞧了瞧青蛊国国主的反映,看见他紧皱着双眉,眼中闪过一丝凶狠,或是感觉到有人盯着他,立刻放松了表情,转眼变成了一副笑意盈盈的模样。北神国国主捏紧了手中的杯子,看了一眼美丽的长公主,眼瞳中也闪过一丝决然。

而凤鸾国的国主并没有在意身边的两位国主,他只是仔细的看着长公主,想到自己的儿子,不由心情大好,这个长公主……是做儿媳的不二人选啊…….哈哈!哈哈!

想到此,他率先表态:“好,我同意洛逸兄的提议,吾子月儿就交给洛逸兄了。”

北神国国主略一沉思,也跟在凤鸾国主之后说:“穆儿也交给洛逸兄了。”没有多余的话,自己的儿子推手就给了别人,他不是没有私心,只是比之大局则显得太微不足道了。

青蛊国主看着身边的人都放心的将自己的儿子放在了天朝,尽管自己心里再不愿意,却还是掩饰的很好,他依旧笑呵呵的对洛逸说:“吾儿岚儿生性淘气,以后还请洛逸兄多多照顾一下,不要计较。”

“哎~青蛊国主言重了,朕只是想给末儿多找几个玩伴,至于淘气嘛,那是孩子的天性,我们做父母的总是会纵容一下。”

“是啊,洛逸兄说的是,只是,这十五年的期限会不会过多了,大家都知道我的几个儿女中最疼爱的便是岚儿,这如今一别竟要十五年,我这心里不好过啊。”

“那是那是,”洛逸看了一眼怀里的洛末,意思很明显是看她的意思,洛末倒也大方,她本来认为十五年足够将一切都掌握得当,看青蛊国主的意思是不同意了,她贴在洛逸的身上,用只有他能听到的声音说了两个数字。“既然青蛊国主觉得十五年的期限太长,那就改为十年如何?”

“再好不过!”听到洛逸松了口,为防止他改变主意,青蛊国主赶忙认可。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来,我敬大家一杯!”洛逸将洛末交给宫女,端起了酒盏敬三国国主。

“大家一醉方休!”豪爽的凤鸾国主干了这一杯,又将自己的杯子满了起来。

诞辰宴结束的很晚,洛逸最后保持了一点清醒将三国的国主安排妥当了,然后回到了自己的宫殿,在那里,洛末已经等了很久了。

“末儿,你是没看到那场景!国主们果然都很厉害!一杯一杯的喝竟然什么事都没有,最后还不是只剩下我还清醒着?!”

“父皇,你醉了,”一个宫女手里端着一个托盘,里面放着醒酒汤,洛逸一口便喝干了,他坐在床沿上,望着倚在靠枕上的洛末,眼神有些迷离,不知是不是错觉,他觉得她的笑容很冷。“父皇,清醒一下吧,不是只剩下你还清醒,而是只有你一个人醉了。”

“什么!”洛逸本来有点晕,但听见洛末冷冷的话清醒了不少,也许醒酒汤开始发挥功效了,“末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可爱的父皇啊,你被别人耍的团团转还以为自己是最终胜的那一个么?”洛末盯着他,那种感觉就好像他犯了很大的错误一样,“父皇,凤鸾国主生性豪爽,你们喝的又不是烈性酒,他是喝不醉的。青蛊国主并没有喝酒,他将酒都倒在了袖口上,你却没有发现。北神国国主每每举杯,但是他没有喝一口,他身边的宫人根本没有给他倒过酒。”

至此,洛逸好似被闪电劈了一下似的,已经完全清醒了,从始至终,都只有他一个人在演戏,他们都在看戏。

“末儿,怎么会这样,我…….”

“这不是你的错,他们太精明了,这一点上你还要多向你的皇弟学习一下。”洛末说完,从内殿走出了一个人,这个人和洛逸长得非常相似,只是看起来要比洛逸精明的多,他的眼神会给人一种看透人心的魔力。

“洛琪!”洛逸从床沿上猛地站了起来。

“大哥!”洛琪是洛逸的亲弟弟,被封为临江王。

初步计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