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三十一、诉衷情(三)

  第二天起床的时候,已是午后。

到这个点,乌贼等一干兄弟居然谁也没有回来过,只是通过座机给小波打了个电话。

“你手机呢?”

“落在李哥车上了。”小波解释。

难怪我发的煽情短信,你也没收到。我心里犯的嘀咕有答案了。不过,想起昨晚对乌贼说的宣言及今天他们这一反常的情形,又莫名紧张了起来。

“乌贼……他们打电话没说什么吧?”我咬着下唇,真不知道怎么问。

“说昨晚舞厅生意爆好,他们累的只能将就打地铺了”小波如常语气,顺手把他的运动服递给我,“还问晚上我过不过去?”

“就这些?”乌贼这么叽叽喳喳的人,不会八卦倒奇怪了。

小波笑,把我刚理顺的头发揉乱了些。

“这么多年兄弟了,听语气都知道我们没事了。或许,正是因为知道你在,他们才避开的。”

“哦。”乌贼和小波两人的长续关系,倒是更像颠倒了,乌贼不怎么和小波开玩笑。倒是对我,因为孤男寡女一室,下次见面该借题取笑我了。

我一想到这,就觉得头大。

“想什么呢?”小波从背后将我搂在怀里,见我没说话,顿了顿,问道“我找个房子,你搬过来住,可好?”

“对不起,我还没有准备好”细想了下,有些为难的答到。在我的观念里,情到深处和同居完全是两码事。同居将两个人的生活如婚后般全然掺和在一起,却又不是结婚,这是我思想中传统观念决然不能接受的。

沉默了一会,他答复到。

“不用为难,我明白”

————————————————————————————————

在餐馆吃完饭后,小波说送我回学校。中途,他开车带我到了曲江南湖公园。

此时已近傍晚,车窗前的天空一片金色。

小波停下车,望着眼前的景致好一会没有吭声。

“在想什么?”

他侧过头看了看我,似乎一下子不知道如何表达,踌躇了下后,点了根烟,转身面向前方的景色,缓缓吸了两口。

“离开学校之后,我无奈接受‘光有拼劲没有条件,是没有资格谈梦想’的现实,可我一直觉得生活不该像这个圈子里大部分人这个样子。这个世界上,梦想家总是要输给实干家,而实干家,又会输给有梦想的实干家。然而输得最惨的,却总是那些迷茫的人——即没有梦想,也不懂得怎么实干。我不甘心这样。所以当身边的人在混日子,我不能跟着混,当身边的人放纵私欲的时候,我总有自己的原则和底线。人这一辈子,不长,唯有生活和梦想是自己的,这是和学历、和智商、和所有先天才华和后天的标签都没有关系的一件事。我到现在才悟透这个道理,所幸,还不算太迟,我还有时间再拼一次。”

话题一转,他突然问“琦琦,你是怎么样让省长开口帮忙的?”

“哦,我找了招商局的吴局长,以促成大明宫遗址改建项目美国招商引资为条件,要求他帮个忙,你还在生气?”我以一句话简单带过。

“是啊,生气,气自己无能,不能让你全然信任,以致你对我,有撒谎、有疏远,有隐瞒、有……”

小波真的气恼了,我有些无力的想辩解“我没有不信你,我之前没说,只是怕让你为结果失望……我”

“是么?去招商局办公说是为了李教授的项目,不是撒谎?几次忙到很晚,不是打的、坐公交,放着我这免费司机不叫,不叫疏远?面对我多次询问,你不是闪烁其词,就是……这不叫隐瞒?”小波一条一条反问着,调侃的语气,我听着却觉得如坐针毡。

见我沉默,小波无奈叹了口气,将我搂进怀里,双手环住。

“我见不得你那么辛苦,也很自责没有为你做过什么,之前你为了我做了那么多,我还伤了你的心,你这样,我以后不在你身边,怎么放心?”

“什么叫你不在我身边啊?”觉察出他话里有话,我不禁抬头问他。

他看着我的眼睛,答道,“这三个月来,看着你的辛苦,虽然不知道你用什么方法,在怎么帮忙,但确实触动了我。酒吧的收入,从长远看,糊口度日没有问题,但就算再怎么突破,也不能构架一个保护伞,给你我所希望能给你的体面生活。这点让我很苦恼,也苦于没有办法突破发展的瓶颈。不久之前,偶然的机会,认识一个朋友,让我做一份酒业市场拓展的策划,我或许是认准了这是个机会,费劲心思,还算交上了一份满意的答卷,然后对方给了我另外一种生活的选择。琦琦,我打算接受××酒业集团市场总监的职位,不过工作地点主要在兰州。”

说完,他静默着等我的反应。

另一种生活的选择?不再以酒吧等营生了。市场总监?兰州?

他这是寻找到突破自身环境的发展机会了呀!多好的事,慢一拍后,我才反应过来,他是要离开西安了。

可,这个机会,不是小波以前最希望的么?带着翅膀飞出去看看。

“很好啊,你会做的很出色的。”我压下心里的不舍,还夸张的做出了个竖大拇指的动作。

“好什么好,你怎么能体会我的心情。”他将下巴搁在我额头上,用胡茬轻轻来回蹭了蹭,像猫儿挠痒似的,酥到我心里去了。

“之前,你在美国,我在中国的时候,你住的城市下雨了,我很想问你有没有带伞。可是我忍住了,因为我怕你说没带,而我又无能为力,无法给你你所需要的陪伴。现在再分开,我必然会有一段时间很忙,对你怕是会疏于照顾。所以,你答应我。”

“答应什么?”

“还不明白”他笑,“答应我,不是所有隐瞒的心意都一定是对方所需要的,以后遇到什么事情,我们都坦诚些?”

“好”想了想,复又觉得不对,反问他“我们?你难道也有对我隐瞒什么么?”

“有啊”回答的很干脆“我吃张俊的醋,而且——醋意很大。所以,以后别单独见他了,乖。”

“是不是还要提前向你报备啊?”我打趣到。

“那更好”

“呃”我有些怔住了“小波,你什么时候这么大男子主义啊?”

“一直都是啊,只不过现在,更害怕失去了。”他说这些话的时候,一直看着我,然后缓缓挨近,终于吻了上来。

唇齿纠缠许久后,他才放开我,将我拉近怀里“我保证我们分开是暂时的,快则一年,慢则两三年吧。以后,只要没事,我都会回来看你,每天给你电话……”

他停顿了下,斟酌后开了口“我准备好了,你看我离开之前是否有荣幸拜见下伯父伯母?”

愣了一秒后我才反应过来。原来我还在恋爱的路上行走着,人家已经开始往婚姻的步调上迈步了。

三十一、诉衷情(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