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三十三、守得云开(二)

  年轻人对于成功会有一种高期待,就是盲目的认为自己只要够努力,就可能有一天成为比尔盖茨。

所以那些成功人士的自传都卖的很火,可盖茨的书不会告诉你他母亲是IBM董事,是她给儿子促成了第一单大生意。巴菲特的书只会告诉你他8岁就知道去参观纽交所,但不会告诉你他国会议员的父亲带他去的,是高盛的董事接待的。王石的那些自传更不会告诉你,他的前老丈人是当年的广东省委副书记。华为的任正非不会告诉你其岳父曾任四川省副省长。马化腾不会告诉你他的父亲是盐田港上市公司董事,腾讯的第一笔投资来自李泽楷,李泽楷与盐田港母公司啥关系无需多说……

那毫无背景的普通人怎么办呢?一条路,凭更强能力,靠更前瞻的眼光和拼更多的努力。

小波现在就是这样的状态。

公司给小波配了个一室一厨一卫的单身公寓,我在这住的这几天,才深切的理解了小波为什么忙到一月都回来不了的原因。

他非常忙。

忙到一向爱干净的人,里衣换下来堆了一堆,没空洗。

忙到白天上班,晚上加班,深夜赶方案,一天睡眠基本5、6小时。

忙到我来,周末还是按计划拜访客户、年底走关系,陪我好好下次馆子吃饭的时间也没有。

忙到分开近一个月,两人相处开始进入柏拉图模式。

我像是完全成了个保姆加宠物,帮他把住所收拾妥当,准备简单的早、午饭,深夜时分,睡的正熟,才恍惚间被熟悉的但有些凉的身躯拥入怀里。

这种状况我也能理解,就像小波和我解释的一般:他刚来集团公司,没有业绩,单凭一把手赏识,各项提案都需要准备的事无巨细,并且还要获取老资格经理、董事的支持。在这方面,他没有选择,必须做的比别人期待的更好。

他现在承受的压力很大,尽管不说,可是从他熟睡后频发的鼾声,增添的白发,不时的沉思都感觉出来了。

我所能做的,似乎只有陪伴了。

一周后元旦假期,小波在西安有个重要饭局,我们返回了西安。当晚,他去应酬,我回爸妈那聚餐。临睡前接到陌生电话,说小波喝醉了,在××会所,让去接。

我临时借了媛媛的车,就往外赶。到的时候,一眼就瞧见倚靠会所门口低着头的小波,他的旁边还站着两人。

“小波”我走上前。

“罗琦琦?”随着小波的抬头,他近旁的一个人也同时认出了我。

“吴林凯?”我有些讶异,他怎么会和小波在一起。

“你们认识?”小波略一皱眉,便释然了“你之前找的招商局局长,就是他啊。来,我介绍下?”

小波立起身子,指着旁边另一位年纪稍长的说道“这是公安局局长杜航伟,这是吴林凯,你之前认识,这是我女朋友罗琦琦,你们叫她琦琦好了。”

“哦,原来大伟介绍的朋友就是琦琦的男朋友啊”吴林凯笑着看向我,拍了拍小波的肩膀“哥们,你好福气啊。琦琦才貌双全,有妻如此,夫妇何求啊”

“我就这点运气了。”小波笑,伸手便将我拽进怀里,抬手便揽住我肩膀,瞬间半个人的体重压在了我身上。

“小波酒量不错啊,我们几个轮番,也就半醉?”杜航伟一挥手,旁边司机模样的人就走上前来“用不用我让司机送你们回去?”

“不用了,杜局长,我开车来的。”

“好,那我们先走了,小波麻烦你了。”杜局长客道到。旁边的吴林凯笑着插话“你叫杜局长叫的尊重,见我倒是吴林凯、吴林凯叫的顺口,下次吃饭也一块吧。”

你又不是我领导,干嘛一直带尊称。我心里吐槽,嘴上还得客气的说“好,你要喜欢听官腔,我以后都叫吴局长,行不。”

“琦琦,别理他,人家林凯嘴油着呢,尽占便宜。”小波回腔。

两人热乎的互相推搡了下,杜局长和吴林凯就默契的由各自的司机陪伴着一摇一晃的走了。

“你们关系很好?”

“现在谈不上好不好。两人性格倒是相投,目前阶段,也就各取所需吧。”小波语气由之前的笑闹回复到平常。

“你怎么醉成这样?”我扶着他往停车场的方向走,闻着一身的酒味,忍不住抱怨道。

“哪有?”小波一边笑,一边凑上来吻我。

我嫌弃的推他,心想这家伙的,醉了还不承认。

上车后,我忍住不生气道“又不是二十几岁的人了,喝酒伤身知不知道,下次再喝醉就不管你了……”巴拉巴拉,末了加了一句“以前还知道节制点。”

“那不是因为你不在啊”小波靠在副驾驶座位上,眯着眼,一手不停的按摩额头,慢悠悠的开口“以前……以前不敢喝醉,喝醉了,乌贼有妖娆,李哥有大嫂,我翻遍了通讯录,怎么也找不到你。”

我一时语塞,竟觉得心里堵的慌。一会后,放软了语气“以后我在了,别喝那么多,看你难受,我也不好受。”

“好,只要你在”他覆上我的手背,应允道“我不喝多,除非,场合必须。”

车开到楼下的时候,小波已经靠在椅背睡着了。这么大一个人,我可背不动。无奈我也只能待着车上陪他。

凌晨的时候,他终于醒转过来,我扶着他回到他租住的公寓,帮他脱鞋,伺候他shangchuang睡觉。

哪料,这家伙酒醒一半,兽性大发。趁我给他脱衣服的同时,对我上下其手,我经不住他的气力大,被他给卷到了床上。

铺天盖地的热吻下,似乎只能随了他的意。岂料,衣服都被他脱了一半,他居然问我现在是不是安全期。

不是,我如实回复道。

他微叹了口气,将我的衣服扯好,亲了我额头一下。“我现在这样,没法下楼买安全套了。今晚,只能算了。”

我看他苦大仇深的样子,笑着逗他“难道你怕我怀孕,要你负责?”

他刮了下我鼻子,不舍的亲了亲我唇角“不是,不过我不愿胁天子以令诸侯。”说完,他便转过身,背对着我。

“你什么意思?”我问他的同时,还用手推了推他。

“睡吧。别tiaodou我,难受呢。”一会后,传来他闷闷的声音。

好吧,我着实不喜欢他满身的酒气,依言听命。

元旦的时候,之前张骏托我帮忙的事情,陈劲找了园林设计方面的朋友,给了回复,洋洋洒洒的一个大邮件包。我给张骏打了电话,同时把邮件转发给了他。

“你过的挺好的”他问,笃定的语气。

“是啊,双得意状态”我如实回答,还担心着要是张骏再说感谢要请我吃饭,我这是答应好还是不答应好,岂料,他什么也没有多说便挂了电话。

我握着手机,听着嘟嘟的声音,竟然有些怔忡。

我和张骏,这样相对无言,是不是最好的状态。

———————————————————————————————————————

年底的时候,晓菲的注会考试成绩出来了,好样的,她居然一下子通过了会计、财务、经济法三门考试。她也凭借考试结果如愿的在一家中型企业找到了助理会计的正式工作,大家都为她感到高兴。我提议,由小波无条件物资、场地支持,我们请了很多朋友,在“在水一方”办了一场PARTY。

和晓菲单独聊天的时候,我问到现在工作有着落了,陆浩和她打算什么时候办婚礼。

晓菲低着头,在一名一灭的昏黄彩灯下,幽幽地开了口“我想回家看看我爸妈,我的人生大事,还是想知会他们一声。”

我讶然。晓菲走后,她妈妈疯了,她爸爸成了酒鬼,寻回晓菲之后,我也托小波打听过她父母的情况,以前的邻居只知道他们最后离了婚,搬了家,去哪了一无所知。晓菲能找到她父母么?

“也好”我不敢把我获知的情况告诉她。人呢,越长大,经历的事情越多,对于过去所经历的挫折也慢慢看开了,对于亲情,倒开始觉得弥足珍贵。父母,毕竟是有血缘的恩情。

“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回去看看?”

“快过年了不是。”晓菲抬头,还是一脸明朗的笑容。

希望你们一切顺利,我在心里默默祈祷。

快过年的时候,小波承接了开拓陕西市场的任务,计划先打开家乡这块区域,便提早回故乡去了,待年后才回西安陪了我几天。

某日我无意中在他的手机存储信息里看到了高中同学会聚会的邀请,时间是在春节期间。

“你怎么有同学会也不带我去啊?”我郁闷道。

“我没去。”小波翻着报告,头也不回的答道。

“为什么啊?你看,都点了名,写了诚挚邀请了。”

“没为什么”

“当年的事,也许大家都不记得了。你自己也别太在意了。毕竟都是同学,多交一些朋友不是坏事。”我想了想,劝慰道。

良久后,传来小波低沉的声音“不同道不相为谋,我的事,你别管了。”

我望着他转身去阳台的背影,想出口的话被硬生生的逼了回去。也许每一个人都有不愿面对的过往。

——————————————————————————————————————

再之后,5月19日,美国著名的MulvannyG2建筑设计公司与西安曲江大明宫遗址区保护改造办公室就大明宫周边城市改造项目签署了合作框架协议。美国商务部部长骆家辉出席了签约仪式,我作为专家代表,全程陪同了整个事项。

由于我在该次外交活动中的优良表现,更确切的说是吴林凯多次场合对我的公开表扬及力荐。最终由我参与的,李教授负责的政府项目顺利接手,李教授对我关爱有加,以至作为新教师的我,居然获得了西安交大与美国内达布拉斯大学的合作办学访谈、访问学者等多个机会。我开始了中美两头待的生活,职业生涯提高了一个平台。

与此同时,小波的工作在他辛勤付出下,获得了很好的起色。自他担任市场营销总监后,较之前有30 %的收益提升,陕西市场的开拓也如预期般推进,而他提议的参与世博会专用酒的评定也顺利通过。

6月底的时候,他陪同酒业集团副总至上海,参与了上海世博会的“……战略合作伙伴”授牌仪式,刻意提起这件事情,是因为我也陪同参加了上海之行。当然他开他的会,做他的报告,我则是上海玩了3天,等他周末有空,两人登了黄山,看了云海日出。

在光明顶望着眼前的“五彩云海”,颇觉古语“海到尽头天是岸,山登绝顶我为峰”的境地,挨着身边的人,我一时有些走神。

命运啊,真是奇妙,当年遗憾,未能和你一起领略“泰山虽云高,不如东海崂”的景致,现今却能有幸和你品味徐霞客游记中“薄海内外之名山,无如徽之黄山。登黄山,天下无山,观止矣!”的意境。

这样……真好。

此后,小波外出洽谈的机会多了起来,常常开始北京、上海跑。只要工作量少,我有空,他便会带上我,趁有空就带我各大景点到处玩。

有时我忍不住想,我俩这职业真好,时不时吃喝玩乐,还有可能走遍名川大山,看遍天下风景。

时光如流水,很快便到了我30虚岁的生日,我终于开始步入剩女行列。以前总觉得自己年轻不着急,现在,却突然觉得自己老了,内心深处开始……开始对婚姻有了一丝期待。但小波不曾有任何表示。

也许他是想的吧,只是,只是不敢。我安慰自己道,毕竟婚姻大事要父母做主。直到现在,我爸妈还是未曾同意同意我们的交往。

刚开始,我极力的在我爸妈说小波的好话,什么工作业绩如何啦,薪资怎么样了,对我怎么好啦。爸妈由最初的默不作声到开始百般劝说我,老妈又故计重施,让我接着相亲,最后索性不加理会,我一提小波怎么样,他俩就四散而去,弄得我怪无趣的。我也渐渐地开始不爱在他们面前提起我的事情。

小波呢,也不能算是没有行动吧。想起过年的时候,他还买了很多的特产、补品让我带回家给我爸妈,却强调不要说他送的,就说是学校发的。我能明白他是惧怕我爸又拒人于千里之外吧。

很感慨,果然结婚不是你情我愿两个人的事情,门当户对这种观念真是……迂腐,死板!!!

三十三、守得云开(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