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离殇(八)

  这些事情料理完毕,已经到了九月下旬。这个时期对别的酒吧来说,因为近了“十一”旅游旺季,生意是往年最为忙活的时候,而许小波的店里却一片萧瑟。

他让兄弟将场地整理收拾妥当,桌椅全部堆放在一旁,使得舞池及周边全然空置出来。酒柜里原本储藏的酒水早通过内部渠道,基本销售一空,更显得整个迪吧经营惨淡。

“小波,你倒是在干嘛,搞得迪吧要破产了似的。”忍无可忍,乌贼询问道。

许小波见也瞒不了几天,便承认道“恩,我打算将迪吧转让了。”

乌贼愣住,不可置信,但又知晓小波的决定必然是深思熟虑的结果。可迪吧对小波意味着什么,乌贼不可能不明白,这到底为什么呀。

他连忙告知了李哥,李哥当天就从故乡赶了过来。

三兄弟围坐在迪吧吧台前喝酒,与之前的那次迪吧开业欢乐的气氛不同,这次严肃了许多。

乌贼清退了所有的兄弟,只留下小江在一边倒酒水。

“小波,生意有低谷很正常,你也不是没经历过波折……”李哥劝。

“大哥,不是因为这。”

“那因为什么,迪吧转让了,你靠什么营生,还怎么争取和琦琦的未来。”

小波拿酒杯的手一顿,还未开口,一边原本静候的小江早已按耐不住,为小波哥辩解道“李哥,琦琦姐变心了。我和许哥亲眼看到她和张骏在大庭广众下搂搂抱抱……”

“住口”小波严厉的斥责道“小江,大哥们谈事情,别乱插嘴。”

乌贼一听,只觉得一股脑的热血往头顶冲,他用力搁下酒杯,嚷嚷道“张骏那混小子,我早看不顺眼了,敢和小波抢女人,我他妈地叫几个兄弟,废了他。”

李哥有些愕然,倒还沉得住气,他用力按下乌贼,看看小波的神色,说道“先听听小波怎么说,别冲动。”

小波未觉得有什么些大不了,神色很淡然。他轻轻摇了摇酒杯里淡黄色的烈酒,开口说到。

“李哥,你记得么?当年乌贼被判刑的宣判结果下来的时候,妖娆疯了一样冲到我面前,我自责不已,你们也不忍劝诫,只有琦琦不管不顾挡在我身前。我清楚的记得自己很用力地将她推在一边,可我离去的时候,她还是亦步亦趋跟着我,没有一句抱怨。琦琦是个好女孩,我很清楚她的性格,她和以前一样,只要我在这里,她绝对不会背弃我。”

顿了顿,话题继续。

“我曾经以为我倾尽全力,总可以让她爱上我,也确实,慢慢地她对我的感情变的有些不一样了,她会吃醋,会任性,会……”说到这的小波,不自觉的加深了唇角的微笑,可慢慢的,笑容淡去。“经历了这么多,我们都明白成功可以靠人力争取,而幸福只能妙手偶得之,实在不是努力就够的。那一幕,着实让我明白,或许我的存在和努力,恰恰在迫使她放弃她最期望的幸福。我不是她最初爱上的那个人,或许永远都不会是……她能够爱上的人”

李哥想开口安慰,可感情的事情又岂是外人能够理解的,他抬手想给小波倒酒,刚斟满杯,抬头,就见两行清泪缓缓地从许小波那已然湿润的眼眶里滚落下来。

从来流血也未曾收敛笑容的许小波,就这样任由眼泪倾泻而出。

李哥哑然。

小波沉寂了好一会后,咬了咬唇,再度裂开笑容,叹道“幸好,我还来得及放手,让她幸福。”

语毕,他仰脖灌了满满一杯烈酒。

这满溢的苦涩滋味,如烈酒般,慢慢地,总会习惯的。

“放手也不用转让迪吧吧,你难道要回故乡……”乌贼只觉得心里堵的慌,好不容易找出重点来询问。

“××酒业董事长——孙总,你见过的那位,他提供给我的职位是酒业集团市场总监,待遇很丰厚,还有分红,工作地点主要在兰州。我仔细斟酌过,觉得这是对我,对她最合适的结果。”

“那我们呢,你把兄弟们……”乌贼惊讶,许小波的放弃,可太彻底了。

倒是李哥能明了,许小波想脱离这样的环境不是一两天的事情,这对他来说,确实是个很好的发展平台,只是,他更明白这种孤注一掷的结果并不就能一帆风顺。

“小波,你的决定,我们能尊重,可你也要知道理想并不容易实现。”李哥只能点到为止。

小波笑,用很放松的语调说到“人若没有理想,和一块叉烧有啥区别。人生最大的遗憾不是拥有无法实现的理想,而是没有尝试着去实现它。至于未来,既然选择了,就注定要风雨兼程,我能做的,就是无怨无悔。”

然后,他举起酒杯,向着同生共死的兄弟,微微颔了首。三人很有默契了碰了杯。可每个人心里都不是滋味。

这对他们来说,对小波来说,都不是最理想的结果。

乌贼觉得伤感,还想说什么,门外传来了规矩的敲门声。

小江赶去开了门,迪吧迎来了大伙意料之外的客人。

工商局副局长亲自带领了当初来查封的人员一起,向小波送来了恢复营业的文件,并代表工商局致歉道“由于本局办事人员的疏忽,耽误了你们的营业,真是不好意思。”

乌贼有如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也不知工商局又要演什么把戏,不禁问道“不是说三个月整顿,时间还没到呢?”

“这个,这个”副局长憨笑着解释道“省长亲自过问,我们也不好耽搁,你们也是,怎么不早说和省长的关系,那这样的误会早可以避免了。”

省长亲自过问?大伙自然地把目光转向了小波。

小波原本沉寂的目光,更为暗淡了。他缓缓开口,如公示般说到“张骏有个兄弟,他父亲原本是省长。”

李哥这下全然明白了。琦琦必然是拜托了张骏,这或许才有了他们当街相拥的那一幕。但深知小波的琦琦怎么没有料到。她的好心,对于一向自卑却又及其自尊的小波来说,无疑成为压死骆驼的那最后一根稻草。

——————————————————————————————

第二天,琦琦听闻了消息,赶来向小波道喜,但最终,却是掩面离去。李哥没有去打扰小波,任其独自坐在侧门外的花坛处抽烟。

这段时间的小波,不分白天黑夜处理手头的事情,对他来说,只有忙碌才有存在感。而能够空闲下来的时候,他则烟不离手,沉默地可怕。

几小时后,李哥终于忍受不住了。人是铁,饭是钢,小波这样从昨天开始就未进食的人来说,只怕身体要拖垮了。

他走到花坛处,看到了坐在台阶上正抽烟的小波。

此刻的小波,并不像是在抽烟,他只是用力吸一口烟后,慢慢吐出烟圈,然后看着烟圈在眼前消散开去。等烟圈散去之后,他才接着再吸一口……他的神情倒很平静,看不出应有的悲伤。

“小波,别抽烟了,抽多了,对身体不好。”李哥难得开口这样劝慰人。

小波没有回头,抽完一口烟后,微仰着头,看着夕阳西下的天空,嘴角带着惯常的笑容,用仿若隔世般的声音回答道:

“以后没有人爱的时候,我会好好爱自己。”

说完后,他起身,拍了拍裤腿的尘土,再抬头的时候,依然是如沐春风般的笑容。

每个人,都有一段悲伤,想遗忘,却总忍不住回想。

琦琦,你便是我,无法言说的伤。

——————————————————————————————————————————

(离殇番外到此,下一章约周一晚)

离殇(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