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二十四、谁的情深(一)

  包厢内气氛正high。

大伙三两个聚集在一起,有聊天的,有猜拳的、有行酒令的,还有就是张骏、黄薇、贾公子几位正准备K歌的。

大屏幕放映着点播的歌曲名,立体环绕的音响播放着轻柔的背景音乐,遥控器和麦克风转了转,最后落在了张骏手里。

即使灯光幽暗,我也感受到了张骏从我进门起就一直注视着我的目光。这么多年的在意不是简单想着要若无其事,就可以真的坦然自若的。

这样毫不避讳的目光下,我只能低着头落座,侧着身和杨军他们装作不受影响的聊着天。

从视野的边角,有意无意的,我还是看到张骏低声和甄公子说了句话,然后拿起话筒,却没有掉转头看往大屏幕的方向。而甄公子则拿着遥控,摆弄了半天。

一会后,音箱播放出熟悉的旋律,是那首张骏曾经经常让我听的张学友的《每天爱你多一点》。然后,张骏醇厚的声音响起,他唱的依然还是那么好,颇有些张学友的味道。

“……

我最爱你与我这生一起

哪惧明天风高路斜

名是什么财是什么

是好滋味但如在生

朝朝每夜能望见你

那更加的好过

当身边的一切如风是你让我找到根蒂

不愿离开只愿留低情是永不枯萎

而每过一天每一天这醉者

爱你多些再多些至满泻”

唱完这首后,张骏接着仍旧用粤语唱了陈百强的《偏偏喜欢你》,刘德华的《忘情水》……

现在的我再也不用对着屏幕看歌词才能明白什么意思。他所不知道的事之一,就是当年在广州,下意识因为他,我曾经好好的学习过粤语,耳濡目染的结果使我能说一口流利的粤语。而如今却发觉这全然失去了意义,反而变成了困扰。

这些歌曲,是我和他过去回忆的一部分,有着弥足珍贵的意义。那一句句带着深情含义的歌词,就像锤子,一下下敲打我的心门,有关过往的回忆一点一点被他给强行引领出来。

我的生命中,曾经有过那样一个少年深爱过我。

那个少年会为了我神魂颠倒,考试考得乱七八糟,毫不在乎自己的将来;那个少年会因为我,吃醋到大打出手,丝毫不考虑自己的前途;那个少年觉得我比他自己更重要,愿意为了我努力改变自己。

可即使如今歌声依旧,慢慢时光也不是你情我愿就能浓缩成一首歌的距离。

那些我曾经有过的幸福,那些我曾经的痛不欲生,已让人觉得遥不可及,让人在不经意间回想起来时兀自生出些感慨。

可也只是感慨,或许遗憾,无关悔恨……

这种时候,我无意识走神了,直到杨军暗暗推了推我,在我耳边提醒道“你想什么呢?大伙起哄要你们情侣对唱呢?”

我一警醒,自然而然地看向小波。

身边的小波正拿着遥控器不时按着,目光注视着大屏幕上歌曲目录中跳跃的歌曲名,好似正在专心选歌。旁边甄公子他们起哄要听情歌对唱的声音不绝于耳。

小波还是惯常挂着微笑,可我就是觉得他在犯愁。是啊,能不犯愁么?明眼人一看,就知道甄公子一伙在叫板,想看小波出丑。小波不唱不给面子,唱了的话,肯定要输给张骏这出了包厢都差不了“陆浩”几分的嗓音。

所幸,他们的要求是“合唱”,还有我参与的份。我出洋相总比小波丢面子强。想到这,我灵机一动,直接伸手抢过了小波手上的遥控器。

小波抬头,当意识到什么想夺回遥控器的时候。我已经巧笑着对甄公子一伙说道“不好意思,我很多年没有回国,对现今流行的歌曲不熟悉。要不这样吧,我给大家献丑唱首英文歌,情歌对唱就免了吧。”

贾公子有些不同意,但好在童云珠、沈远哲等人的帮腔,最终还是默许了。

我按着遥控,看着滚动而过的歌曲名,一首大家耳熟能详的老歌,就这样落入了眼里。好,就这首邓丽君曾唱过的《我只在乎你》。我恰巧会唱这首歌的英文版,整首歌起音不高,好唱且宜景宜情。

十年前因为怯懦、自卑,哪怕练了几个月的歌,因为过于在意张骏的评价,我都能在台上唱不下去;而现在的罗琦琦,久经“歌场”,哪怕唱歌全走调,与我也是无关紧要的事情,只因我确信小波必然不会介意。

我接过从张骏那里递过来的麦克风,试了试音响效果后,扫视了一圈,目光略微在小波的脸上停留了下,做了个鬼脸好让他放心,就自然的看向了屏幕,合着拍子,大方的唱了起来。

大家未曾注意到的所在,我将右手悄悄探出,直到小拇指碰触到小波随意搁置在沙发边的手,然后如同拉钩一般轻轻勾住他的小拇指。心里顿时像揣了个小秘密,泛起甜味。

即使没有刻意凝视,这首歌我只想唱给你听。

我唱的应该还不错,大家听的很专注,有的还轻轻的跟着拍子用中文清唱起来。

杨军清唱的声音近在耳旁,我心思一动,半曲后拿着话筒就凑到杨军的跟前,也改用中文哼唱,于是我的独唱,变成了我和杨军的合唱。

其实原本我是想起哄让杨军唱情歌,来感动童云珠。而现在的方法也不错,可以解脱我,又可以把杨军推到前锋。

或许是杨军的迟钝,或许是童云珠微笑的鼓励眼神,最后一遍的时候,我故意没有出声,杨军也未所觉,而是看着童云珠的方向,认真的把gaochao结了尾。

“任时光勿匆流去我只在乎你

心甘情愿感染你的气息

人生几何能够得到知己

失去生命的力量也不可惜

所以我求求你别让我离开你

除了你我不能感到一丝丝情意

所以我求求你别让我离开你

除了你我不能感到一丝丝情意”

这首歌刚唱完后,未等到甄公子、贾公子他们说“不算数”,“再来一首”,我已经起身提议大家去舞厅跳舞,随即在杨军的错愕下主动拉起了童云珠就往外面走。

而小波,不用明说,已经默契地揽着杨军、推着沈远哲随后就跟了上来。

容易感伤的k歌厅,我才不要久待呢。舞厅多好,人们只有在这里,才会将隐藏的热情释放出来。

———————————————————————————————————————————————————

包厢外,光怪陆离的灯光下,舞池里舞动着被DJ音乐点沸的红男绿女。

我把童云珠拉到舞池边,她自是爱玩的人,一下就明白了我的意思,欣然点头。我则踏上小舞池和陆浩打了声招呼,将下一首曲子调成了《MagicMelody》。

在等待音乐播放的期间,小波他们便跟了上来,远哲是跃跃欲试,杨军看来较少接触这种场合,有些放不开。

只见他和小波低语了几句,小波笑着拍拍他的肩膀,接着脱下西装递给小弟,做了几个蹦迪的基本舞步动作,认真向杨军讲解了下蹦迪的要点。杨军领悟力还是挺不错的,至少落点拍子掌握的还算到位。

音乐一起后,童云珠便拉着我步入了舞池。随后,几位男士也随之加入了进来。

MagicMelody是以女生主导的舞曲,音乐很能点燃女性内心调皮和热情。在这样音乐的引导下,童云珠舞姿曼妙,多彩灯光下说不出的性感。

我本无心跳舞,不过是想借机为两人创造多些机会罢了。我面对面和童云珠跳了会,见近旁的杨军已经熟悉了舞步,就向旁跨了一步,插在杨军和小波之间。小波也审时度势的将杨军助推了一把。

于是,跳舞对弈变成了杨军和童云珠,我和小波。

今天是我第一见小波蹦迪。他的舞步是韩式舞步,摆手跨步重在节奏踩拍,透着不羁和洒脱,看起来很man。不过与之前指导杨军舞步相比,他现在的步伐比较收敛,只是合着拍子踏步。

依小波的性子,其实不爱张扬,多数热闹的场合,他总是旁观的多,并不热衷参与。他能来跳,怕只是以为我喜欢。就像以前我要学K歌,他陪着我对唱,故作轻浮样;晓菲出走,他频频放弃上课跑来找我,无所谓紧张的复习……

他对我一直是这样,似乎只要我想或不想做的事,他都会陪着我。

想到这,我也无心跳下去,停下步子,就退出了舞池,小波随后就跟了过来。

“怎么不跳了?”

我转头,笑着构筑他的手臂,实话说到“有些累了,想和你待会。”

我俩靠在吧台边,看着舞池里的熟悉或陌生的人各样的舞姿,谁也没有开口说话,只是偶尔各喝各的饮料。可即使这样,心里也全然有着舒心和愉悦。

激情的DJ舞曲停罢,换成了悠扬的慢步舞曲。我扭过头刚想问小波有没有兴趣的时候,就看到熟悉的身影正朝我所在的方向走了过来。

如我所料,张骏是来找我的。他站定后,却没有第一时间看我,而是看着小波,笑着询问“打扰下,不知道我有没有荣幸能请琦琦跳支舞。”

小波挺直原本斜靠的身子,回复道“她愿意就好。”

张骏听闻,伸出右手放在我眼前,却没有说话。

多年前他和他女友在迷离灯光的映照下跳恰恰,两人时进时退,时分时合,男子英俊不羁,女子明艳动人,说不出动人的样子不知怎么地突然出现在我的脑海。

我曾经幻想过穿着美丽的裙子,和张骏跳舞的场景。甚至还自怜自抑的想到在张骏有关的言情世界里,我连路人甲或许都算不上。哪怕后来成了他的女友,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原因,我们也没有共舞过一曲。

所有这些感慨促使我在他的注视下终于伸出手,轻轻握住了他的手。

张骏怕是料定我没有拒绝的理由而能直接先询问小波,却不知这更多归因于我对过往的遗憾。

曾经有人问我遗憾和后悔有什么区别?对我来说,遗憾,是在水晶球里回放一段时光,看着它慢慢重演,无论对错;而后悔,则是要拼命地想打破水晶球,把一切错误都纠正过来。

我如今的应允,并不是想着要给遗憾一个改写的机会。而是觉得比“想念”难的是“怨恨”,比“怨恨”难的是“忘记”,比“忘记”更难的,是“直面”。

我不能永远在他的注视下去躲避,即使有关过去的记忆会偶尔冒起或喜或悲的泡泡。

———————————————————————————————————————————————————

舞池里,张骏带着我翩然起舞。

本来以为或许会紧张、不知所措的心情,当舞曲的音乐响起的时候,我却发觉内心其实很平静。这就像生活中,当你很希望吃到某样东西,甚至觉得吃其他的都食之无味,无法比拟。可真当错过了最初,你最想要再摆在你面前,你尝过后最大的感慨就是“不过如此”。

是啊,不过如此,看着张骏的脸庞,哪怕看到他专注的凝视,我也没有那么局促了。我俩只是跳着舞,谁也没有先开口说话。

而当我随着拍子转了个身,视线擦过张骏的脸庞,一眼就捕捉到小波的所在。

他还是矗立在原先我所站立的地方,却是侧着身子,在和酒保聊天。他是在意的吧,所以只能避开视线?

答应和张骏跳舞前,我居然鬼使神差到没有看他一眼。他和我那么像,内心自卑的小琦琦阿,遇到在乎的人的事,面上只能装做若无其事,内心则掺杂了各种滋味。所以,小波现在真的开心么?

手上传来的疼痛,一下子就把我从走神中强行拉了回来。

“你现在在和我跳舞,请你专心点。”张骏开口说道。

我想说你捏疼我了,想让他放手。可直觉觉得张骏不过想告诉我他现在的心情,就如同多年前他用力握住我胳膊时的情形。

这样想着,我忍着疼,只是皱着眉看着他有些生气的脸庞。

他一眨不眨望着我,似乎想透过我的眼睛望进我的心里。这次,我没有躲避,回望着他。

僵持了一会,他叹了口气,放松了力道,说出的话却是敲在了我心上。

“就这么短的时间,你的心里难道就不能只有我?”

他说这话的语速很慢,语气里无法掩藏的浓浓悲怆还是让我心疼了。

对不起,张骏。虽然我无比诚挚的希望你幸福,但我真的已经不在意你的幸福是不是与我有关了。

对不起,对不起……

一首舞曲很快又很慢的结束了。我想我终于有理由转身离开了,所以我停下了步子。张骏还握着我的手,一动未动。我试着将手往外抽,反而刺激他握的紧了点。

周边的人群有更换舞伴的、有独自等待舞曲的、有新上了舞池的,似乎只有我们还僵持地拄在这里,招摇醒目。

不知道小波看到了么?他会怎么想?即使为此难过,他也不会流露出来吧?

想到这,我开始有些着急。就在我使劲往外抽手的瞬间,张骏突然间放开了我的手。

我受力不均,未控制好力道,人不自觉向后退了一步,撞在了人墙上。待我回过头,就看到沈远哲带着笑望着我。

“琦琦,我可以请你跳支舞么?”

我笑着点了点头,稳住身体的同时,心里松了口气,幸好远哲来了。

和沈远哲跳舞是件很放松的事情,两人舞步协调的同时还可以聊些无关痛痒的话题。聊了没几句后,他突然问道“琦琦,你怎么从来没有和我提过许小波?”

这是第二次沈远哲问这个问题了?我有些奇怪的看着他,变换的灯光下,他的神色辨认不清楚。

“过去,他是我坚强的理由,只能独自品味,无法分享。”我很确定的回复道。他如何能明白,小波所给予我的,就是一千个同学加起来都不抵其万分之一。

沈远哲低头静默了一会,抬起眼眸望着我,诚挚的说道“祝你幸福”。

我点头,微笑,心里默默想,我一定会幸福的。

———————————————————————————————————————————————————

(各位读者,如果喜欢本文请点击收藏,以便督促我更新,谢谢大家的支持)

二十四、谁的情深(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