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十八、最柔软的角落(一)

  夜风习习,我在宿舍门口站立的直到双脚有些麻木,方才迈步走进宿舍楼。

“罗老师”刚踏上楼梯,楼道值班的阿姨就叫住了我。

我转过头时,阿姨已经走出了值班室,把一塑料袋塞到我手上,里面都是健胃消食片、三九胃泰等治疗各种肠胃病的常备药。

“这是你朋友让我给你的。他让我提醒你,先看说明书,对症吃药。”见到我不解的眼神,阿姨补充道。

阿姨口中的“朋友”自然指的是“小波”。那天他来帮我搬东西,恰巧碰到了这位阿姨,当阿姨热情的向我打招呼,询问小波是谁的时候,我迟疑了下,而就在犹豫时,小波抢先自我介绍说是我朋友。

那时,我抬头看他,他只是对我眨眼笑笑,全然相信我只是觉得时机不恰当。而这次,我就像吃错药了,即使心里觉得他不是那种人,可是却难过我所看到的,在意他的不解释。

这几天,他的小心翼翼、关心、讨好,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呢?手上忽觉得拿着的不是药,而是沉甸甸的心意。

罗琦琦,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胆小了,无论如何,再坏的结果无非是……

我不敢想最坏结果。即便内心深处,深埋着如此敏感和倔犟的自己,但是因为对方是小波,我愿意去相信。

这样想着,我从包里掏出手机,打算给他打电话,翻开手机时才发现还有条未读短信。

“琦琦,你还和我说话么?”发送时间是在晚上通话结束后。

看到这条短信,眼前忽然闪现很多年前的那一幕,他误伤了我,之后静默了好一会儿,才蹦出了这句话。那时他忽然之间脸上有伤心的表情,想说什么却又沉默下来。

而给我发这条短信的时候,他是不是也伤心了?想到这,我迫切的想马上见到他,总觉得,如果不这样的话,我一定会后悔的。

于是,我把手里的玫瑰捧花塞给楼道阿姨后,拿着包,转身跑出了宿舍。

半小时后,我打的到了酒吧门口。刚想拉门进入,门便从里面打开了,乌贼和几个小弟走了出来。

他看到我,便将我拽到角落,郑重其事的询问我“你们吵架了?”

小波不是个脸上藏不住事的人,连乌贼这么粗心的人都看出了问题,怕是出了什么事情。

“他怎么了?”我忙问。

“吃错药了都,拼了命的赶工程进度。你倒是接连几天都没来了。现在关心了?”乌贼的口气颇有些不屑,在我和小波之间,他自然是坚定地站在小波那边。

如果那件事情是真的,他还是会那么袒护小波么?

这样想着,我也不说话了,只是静默地看着乌贼。

乌贼最终松开了拽住我的手,叹了口气说“他还在里面忙,你自己去看看吧。”

说完后,他便招呼了小弟离开了。

多头旋转灯交错的灯光下,小波坐在大厅中央大理石地面上。他的面前摆放着三个半人高的橡木桶,旁边是一小桶油漆。他背对着我,略低着头,右手拿着刷子,正一下一下认真的给木桶上色。一室清冷,斑驳的灯光色彩在他身上流转,反而衬得他单薄的背影越发孤寂。

这是我进入迪吧后,第一眼所见到的景象。

我不想惊动他,轻轻地往前走,直到立到他身后。

就在此时,小波停下刷油漆的动作,松开了握住油漆刷的右手,我才发现,他的右手上缠着纱布,上面有着斑驳的红痕。似乎是受伤了,现在伤口裂开了?

他尝试着做了做握拳的动作,估计是扯到伤口,他不得不停了下来。

眼里为他留着泪,心里却为他打着伞。泰戈尔说这就是爱情。此刻的我,心里就像被什么利器给狠狠扎了下,再舍不得计较几日前因他留的泪。

于是,我放重了步子,走到柜台去找常备药,忽略他听到声音后抬头看到我而露出的惊喜眼神。

“过来,坐下,把手伸出来”我没看他,拿着碘酒、棉签、纱布做到他旁边的沙发上命令道。

小波依言坐在我面前,未等我动手,他自行把原来的纱布解了下来,然后把布满老茧的手伸到了我的眼前。

一眼就可以看出,他受伤了,手掌中心一道长长的伤痕正泛着血丝,伤口似乎很深,结痂的线条很粗,缝隙处隐约可以看到嫩肉。

“怎么弄的?”我没好气的问道。

“搬玻璃的时候没握稳,被边角擦伤了。”

“你猪啊,抬玻璃不知道戴手套?”

“你不生我气了?”头顶上方,传来低低的笑声。我能想象出他现在微笑的温柔样子。

心里莫名涌起了怒气,不知道他是不是对着那个她也这么温柔。一想到这里,忍不住多蘸了些碘酒,朝着他的伤口不管不顾压了下去。

许是因为碘酒刺激伤口加剧疼痛的原因,他的手不禁颤动了下,可他愣是没有哼一声。我自己倒是被吓的禁不住倒抽口气,放轻了动作。

一会后,小波的左手沿着我的发髻,触摸到我的脸庞,然后轻轻托起我的脸。他收敛了笑容,直直望进我的眼里。

“琦琦,刚才你想让我知道你有多疼,对么?告诉我出了什么事情,让你那么难过?”

小波的语气温柔、诚挚,目光里竟然坦坦荡荡,全然找不到一丝愧疚。

像是得到了鼓励,我避开他的视线,闷闷地说道“那天我看到你亲密搂着一个女子,她还说你灌醉她了,要她……”后面的话,我再也说不下去了,眼里不知不觉凝聚了泪水。我紧咬着唇,感觉现在的自己很没用,怎么不能装作毫不在意呢?

“你说什么”顿了顿,小波听起来像是由不可置信变成了惊喜“琦琦,我没听错吧,你说你吃醋了。”

我抬眼瞪他,看他这样的态度,我增加了些信心。即使眼见、耳听也不一定全然是事实,对吧?

他眉角舒展,漾起一个大大的笑容,凑近我,用无比温柔的声音说道“你这样,我可不可以理解为,你真的有些喜欢上我了。”

“你怎么不解释?”我有些气恼的想转移话题,他这样直接将我内心萌芽的爱意道明,让我有种恐慌感,虽然不知道自己在怕什么。

小波倒是心情舒畅,大笑起来,一手紧拥着我往怀里带,全然不顾我的推托,一手利索地从口袋掏出手机,拨打起了电话。

别看小波瘦,确很有力,我的抵抗在他一只手的钳制下全然不起作用。我只得靠在他胸口,感受他温暖怀抱的同时,不由得竖起耳朵仔细听他说话。

“喂,是我……本来想给你时间考虑的,现在没办法了。她非要我给她个解释……解释我为什么搂着别的女人?……是的,所以你选择吧,是我告诉她,还是你自己说?……恩,好的。”

小波说完,就挂了电话,我听了那么多句,却听不出个所以然。正想问小波,只见他回头,微笑着对我说“走,我们去吃羊肉串。”

现在的我,敏感的想到,这件事情小波或许不仅认为没有必要解释,而且还肯定我是乐于接受。听着他们的谈话,他似乎还是和她还是商量好的,可是什么人会让我不介意,连小波都能那么确定我会接受?

心里有个隐约的预感,似乎是我一直期待可是又害怕再一次失去的东西。可是那么微弱,以至于我无法理清思绪。

十八、最柔软的角落(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