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七、表白

  小波带着我大街小巷的买小吃。等到夕阳快下山的时候,他带着我和战利品到了小树林旁的绿化林。

这是一处隐蔽却视野较为开阔的低洼处,虽然被周边的花丛遮挡,但可以清楚看到小树林的景致。因为高中三年每天放学都必经小树林,一种犹然而生的熟悉感将我包围。我随意拣了处草地茂密的地方就坐了下来,丝毫不在意女生穿裙子该注意的“淑女”样。小波则背靠着我旁边的一棵树,也坐了下来。然后他在草地上铺了块干净的桌布,再将羊肉串、鸡腿、薯条、酒心巧克力等都摊在上面,用嘴打开了两瓶啤酒,将其中的一瓶递给了我。

我笑着接过,喝了几大口后赞道“你挑的野餐地点真不错,很诗情画意,适合放松心情。”

小波似乎没有听见我的话,只是看着远处的风景喝着啤酒。在喝了大半瓶啤酒后,突然问到“琦琦,你遇到过孤单、无助、迷茫,却无处可诉的事情么?”

我感觉到小波想和我讨论的是不愿与他人分享的心事,自然而然认真对待起来。我仔细想了想这几年发生的事情,虽然现在回忆起来,并没有感觉到有太多悲伤,但还是将一些“处境”娓娓道来。

“我其实没有遇到过大的挫折,小悲伤是有一些。比如我刚进入清华的时侯,才明白自己其实也就是个普通人。同学里面高考成绩牛逼的人很多,天才也很多,不少人不仅仅学习好还有遥不可及的闪光点。比如吧,去了后才发现有一些同学高中毕业时二外已经非常流利了。我自认为理科还过得去,不过考试的时侯却只能在中游水平。清华的体育测试,每个女生都需要跑1500米。你知道我运动神经不协调,所以自己训练的很辛苦…恩,说到孤单的话,印象最深的就是在美国过圣诞节的时侯。这相当于美国的除夕,整个城市的节日氛围很浓厚,可是华裔学生并不常在这种节日组织聚会,爸妈也不会记得给我电话,我只能自己独自一个坐在电视机前看节日缤纷的景象…”

我说了很多,自己话匣子一打开,就控制不住了。与和他人聊天不同的是,我没有去刻意寻找话题来吸引别人的参与,没有去说有意思的事情来展示自己的才思,更没有去回避心里真正所想的。我只是针对这个话题,想什么说什么。

小波一直微笑着聆听着,时不时点点头,或者在我说了一段话后,给我递上些食物。

我就这样倾诉着,不知不觉,天就黑了下来,小树林周边的路灯也全都打量了。小波因为坐在大树底下,借着微弱的灯光,我只能辨出身形,神情却看不真切。

等我终于说完的时候,小波已经喝完了两瓶啤酒。他抬手指了指面前的小树林,问我。

“我以前遇到挫折,感觉到无助、压力、迷茫的时侯,总喜欢夜晚一个人到这里静静待上一阵,你知道为什么么?”

我摇了摇头,这么多年在他身上发生了些什么,可以说我一无所知。

“只有在这里,我可以肆无忌惮看着我喜欢的女孩。她每天晚上会提着书包,大踏步经过绿化林外的这条小路,有时候在沉思,有时候会念念有词的背诵英文。每次看到她正在为了明天而努力奋斗,我就可以暂时忘记那些恐惧和紧张,在那一刻觉得很宁静、踏实。”

这是我第一次听到小波说喜欢一个女子,心里涌起了两种感觉。一种是心疼,心疼小波在生活的压力下,连追求自己喜欢的女孩的选择或许都没有;另一种则是酸酸的,也许每个妹妹在听到哥哥有了比她更重要的喜欢的异性时都会有我这样的心情。

“那后来呢?”

小波似乎是陷入了回忆里,过了好一会才回答道。

“后来她考上了一所很知名的大学,离开了这个城市…而现在,她回来了。”

小波是个心思很重的人,他话语里隐含着的忧虑正是建立在对现实客观分析的基础上。

没等我开口询问,他接着说道。

“我不知道我配不配的上她,她起码是个大学生,甚至MBA,而我只是个高中毕业证都没有拿到的混混。我和她在阅历、眼界、社会地位、人际关系网等方面存在差异,就像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我不知道该怎么劝慰他,这些都不是他的错,如果当年他能有机会,凭着他这么努力认真的生活态度,他怎么可能会没有取得成功呢?

“琦琦,如果你是那个女孩,你会在意么?”小波转过头问我。

“如果是我,我觉得学历并不是两个人的差距,甚至因此而造成的社会地位、人际关系圈都不是问题的关键,关键的是两个人的性格和价值观,当然也包括爱情观。”

“你的爱情观是什么?”小波饶有兴趣的问到。

“你看过《安娜?卡列尼娜》么?我在初三的暑假看的这本书,连续看了三遍,可以说它颠覆了我的爱情观。渥伦斯基很爱安娜,爱到不介意她已经结婚生子,也不介意自己会名声受损,他们可以说历经重重波折才终于走到一起,他们绝对拥有世间最真诚的爱情。可是结果呢?当渥伦斯基真正得到安娜后,当两个人绚烂热烈的爱情落实到一日又一日的现实生活中时,激情退却后的渥伦斯基发现爱情只是生活中的一小部分,他开始渴望拥有生活中的其他部分,明明安娜仍然是那个曾让他心醉神迷的安娜,可他因为后悔为安娜所放弃的东西——家族、社会地位等,他开始对安娜心生不满。安娜最终选择了卧轨自尽,以牺牲生命的方式报复了渥伦斯基。渥伦斯基后半生肯定再得不到心灵的安宁,可值得吗?我也不同情安娜,爱一个人没有错,女人的生命本就因爱情才多姿,可是,爱一个人爱到迷失自己,那就一定是错的。女人总是喜欢为爱情自我牺牲,却不知道等她牺牲到只剩下爱情时,也是爱情离开她的时候。男人永不可能把爱情当做生活的全部,所以,女人也就必须不能把男人当成生命的全部。”

我洋洋洒洒说了一大堆,小波没有打断我,似乎在沉思中。可过了一会,突然笑出了声。

“我能明白你的意思,不过你举的例子并不是太好。世上的男人能有几个渥伦斯?你看到了这本小说的悲剧,不过别忘了里面还有列文和凯蒂的幸福生活。”

对于小波看过这本书我有些意外,但他即将谈论的爱情观引起了我极大的兴趣。

“我无法确切的去表述我的爱情观,不过我赞成列文的选择。人选择的伴侣大多数时侯选择的是一种未来的生活状态。她如果想要的是精彩绚烂的生活,我无法满足;她如果想要的是富足安心的生活,我会尽我所能,倾其所有的去争取,尽管我所拥有的并不多。”

说完,他停了停,向我靠近了些,眼睛直直的望着我。用从来没有过的严肃认真的语气问到“琦琦,你想要过的是什么生活?”

路灯透过枝杈的缝隙映照在他的脸上,令我可以清楚的看到他的神态。尤其是他那双深邃的双眼,此刻像是内藏着波涛汹涌的情感,似乎只要一句话,就能够点燃或者彻底浇灭。

我心似乎漏跳了一拍,只能马上转移与他对视的目光,错开话题问到:“那你能确定你想要的生活么?”

“这些年我也尝试去接触过几个女孩,但我一直无意识地把所有女人都在和她做对比,我总是想再找到那种一句话不说却很心安的感觉,即使身无分文依旧能开怀大笑的积极,在喧闹人群中相视一眼就能明白对方的默契,不管发生什么都知道对方不会抛弃自己的不离不弃。如果从来不曾有过,我也许早就结婚了,可是因为曾经有过,知道这个世上那种感觉真正存在,所以就不肯妥协。”

气氛静谧了下来,我不敢去深究这些问题后面的答案,只能静静的看着远处的夜景。

第二天就是分别的日子,我从宾馆收拾好东西下楼的时候,就看到李哥、小波他们倚靠着车子,正在楼下聊着天。小波一看到我,就笑着向我打招呼。

小波穿着紫色立领T恤,配上灰白色的休闲裤,正是昨天我给他买的其中的一套。今天的穿着凸显了他的气质,看起来颇有些玉树临风。

我刚想夸赞他,他则立即走上前,帮我拿过行李,说道“今天我这么穿怎么样。”

“琦琦的眼光自然是好,瞧他得意的。”李哥提议到“要不看在他今天这么帅气的份上,大家拍几张照片吧。”

我欣然同意,于是,就和小波、李哥、乌贼、妖娆还有妖娆的孩子一起拍了不少合照。然后,李哥用他的SUV载着大伙一起去机场给我送行。

路上我们随意地聊了些城市变化。小波如常般,并不多话。因为妖娆的孩子缠着他,他不得不提起精神应付孩子的突发状况,比如小孩动不动就将手伸出窗外,他得注意着;一个小时的车程,小孩困了,他就得哄着,感觉上就如妖娆说的,孩子喜欢他都胜过喜欢自己的亲爸爸。

我看着小波无奈的模样不禁抿嘴偷乐,小波此时恰巧侧过头,他看了我一样,原本挂着的笑容突然就散去了,只是目光凝视着我,像是要把我的样子刻进脑海里。我一下子就笑不出来了,想起昨晚的对话,感觉像是被压了千金重担,沉甸甸的。

孩子突然伸手抓了抓小波的脸,小波像是刚被惊醒,却马上将注意力集中到乱扑腾的小孩身上。

进入机场后,小波都未和我单独说什么,如常般微笑着听我们聊天,帮我取票、拿行李、买小吃。妖娆还给我准备了一大包特产和纪念品。我推脱不掉,只得接受。

离去之前,我下意识的看了眼小波。小波脸上的笑容已经没有了,他看我看他,似乎想对我笑笑,但嘴角牵扯了下,终于还是作罢了。他什么话也没有说,即使李哥催他和我道个别,他也未开口,只是一直深深地看着我。

我接过他递给我的行李,然后头也不回的转身步入安检口,我怕我再看着他,就会泪流不止。

飞机起飞后,城市在眼前越来越渺小,心里的酸涩感开始泛滥。这座城市承载了我的年少回忆,也牵绊住了我最舍不得的人——许小波。

这一别,等到下次的见面,或许你不再是现在的你了,我也不再是现在的我了。

到西安还需要一段时间,我将妖娆送的一包特产拿了下来,还没有看过她带了什么给我,现在正好可以研究下,用来打发时间。

包塞得满满的,有红枣、水晶饼、核桃等等。在我翻到包的最下面时,手一顿,映入视线的,是满满几十张CD。我翻起细看,有邓丽君、蔡琴、齐秦、小虎队、张学友等90年代知名歌手。

然后我的眼泪就像扯断的珠帘般一颗颗往下落,这是小波送我的,一定是的。我咧嘴想笑,但涌上心头的伤感却将我淹没了。

一个小时后飞机就平稳降落在西安机场,步出机场后,我掏出手机,准备给小妹打电话,告知一声。

开机后一会,“叮铃”的短信提示音响起,我未多想,直接打开了:

“琦琦:回来吧,好么?小波”

七、表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