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十、圣诞假期

  我租住的公寓在周边的郊县,离旧金山大约还有半个小时车程。等我们到达的时候,已经是早上7点钟了。

我一进屋,脱下外套,就靠在客厅的沙发上,毫不淑女的将腿搁置在沙发前的茶几上。我已经在车里待了13个小时了,双腿肿胀的酸疼。小波进屋放下行李包后,开始打量我的屋子,仔细观摩我挂在墙上、搁置在柜子、桌子上的相片。

“待会有时间让你参观的。现在你不累么?过来一起坐吧。”我朝他招招手,拍了拍我身边的空位。

小波扭过头看我懒散的样子忍不住乐了,依言坐在我身边,两手一摊,双脚也学我搁置在茶几上。

这样的姿势有点暧昧,基本上,我已经算靠在他怀里了。我脸开始有点发热。不自觉的往旁边靠了点,确保和他的头之间有些距离。小波肯定看出了我的局促,他身子没有动,只是低下头问我“肚子饿不饿,你这里有什么吃的?我来做。”

我想了想,指了指冰箱说“好像除了鸡蛋,就是泡面了。”

小波站起身,打开冰箱看了看后,叹气说道“你就这么照顾你自己的,放假的时候,连些食物都不准备。”

我吐了吐舌头,辩解着说到“就我一个人住啊,自己给自己做饭太麻烦了。再说假期可以去外面吃啊,所以没有准备。”

“就你一个人住?看这房间的布局还有物品,好像不只你一个人所有啊?”

“嗯,实际上是我和Ashley合住的,她是个很开朗的美国女孩。不过她现在住到她男朋友家去了。除非吵架,要不然她不会回来的。”

“你和她相处的很好?”小波拿了泡面和鸡蛋就去厨房了。熟门熟路的找碗筷,打火,做饭,顺带还不忘问我问题。

“她很好相处,性格就像……”我顿了顿,回答到“像晓菲,活的很率真。”晓菲就像我心中一道明媚的伤,我总是在找寻能够弥补的办法。

“琦琦,你要吃煎蛋还是荷包蛋?”小波的问题打断了我的思绪。我笑了笑,喊道“荷包蛋,要七成熟的。”

泡面很快煮好了,小波端了一碗给我,自己也拿了一碗。我们就窝在沙发上开始吃面。

我因为半夜刚吃过东西,吃不多,所以很自觉的把碗里过多的面夹过去,放到小波碗里。小波用筷子推了推,见我没有罢手的意思,也就随我了。

吃到一半,小波问“待会吃完饭,你陪我出去找找附近的旅社吧,然后你就好好休息。”

我停下筷子,瞪了他一眼,不高兴的说道“你难得来一趟,当然住我这里罗。”

他笑了笑,环顾了下四周,意思是,你让我住哪里?

我指了指右边的房间说到“这是我的闺房,你不嫌弃就睡那里,我住Ashley的房间,就在你隔壁。当然,如果你嫌太简陋了,那你自己掏钱去住外面,我不带路。”

小波点了点头,补上一句“好吧,只有勉为其难的客随主便了。”话刚说完,我已经一脚踩了上去,他有些吃痛,皱着眉求饶。我心里则乐开了花,忍不住说道“我以前想的就是这样,我们还有晓菲一起上大学,然后要工作的时候,就在一个城市租个两室的房子,你一间,我和晓菲一间。”

小波看着我笑,他自己的笑容却有些淡了,只是揉了揉我的头。

吃完饭后,我去洗碗,小波则开始收拾他的东西。东西收拾完后,他就坐在沙发上听我说话,我从我和Ashley的“唇枪舌战”的相识说到后面两人的形影不离。

等我洗完碗,回到客厅的时候,发现小波已经倚靠着沙发靠垫睡着了。

我这才注意到他长长睫毛投射的阴影下是浓重的黑眼圈。

我反应了过来,如果没有特殊情况的话,飞机从北京到旧金山的降落时间是今天凌晨左右。那到现在,整整20个小时他可能都没有休息过。

这么疲惫的他,还争着和我抢开车,给我做早饭?

有一丝心疼在心里蔓延,伴随着点点甜蜜。我放轻脚步,将从卧室里拿出来的被子轻轻盖在他身上。然后在沙发的另一边找了个舒服的位置,蜷着腿躺下,顺势拿了被子的一角盖上,也开始打盹。

四周很安静,索绕着平缓的呼吸声以及熟悉的气息。

今年的圣诞节公司依据惯例放假10天。小波则是李哥托了关系,随着市政府学习考察团队来的,在美国时间有十多天。他已经被允许脱团独自行动了,只要确保离开美国的时候,随团出发就可以了。为此,我把这个假期安排的满满当当,带着他在旧金山及周边地区疯狂游玩。

白天,我是他的向导,带着他游览迤逦的风光,品尝特色小吃。

我们到渔人码头,迎着扑面而来的海风,观看海港进出繁忙的渔船,顺带品尝邓奇斯蟹大海蟹。然后渡船前往恶魔岛,看冰冷汹涌的波涛和凶残嗜血的鲨鱼。我时不时还向他讲述这里刑期已满的囚犯“永生难忘”的故事。结果他不为所动,而自己反而因为太过投入,有些发寒。

我带他到渔人码头蜡像馆。指着蜡像询问他认不认识这些名人,说对的,就放他一马,说错的,就要求他摆出蜡像的姿势拍照。小波被我搞的哭笑不得,结果常常是没有回答上也躲过了拍照。

我带他去“九曲花街”,这是一段平面夹角40多度的马路,有九个“S”形的大弯,周边种植的都是名贵花卉。我自己坐在慢慢行驶的车中欣赏这一路的风景,而小波俨然成了技术超然的车夫。

……

晚上,我则在他的要求下,带着他逛旧金山的特色酒吧和舞厅。

国外的酒吧和国内差别非大,充满了奇异的想象,氛围非常好,美国人个个充满激情,人进去很容易被环境氛围所融化。可小波来酒吧的注意力却不在娱乐上。

他会关注酒吧的整体风格,看其格局、装修风格、材质、灯光效果等,专心听我讲美国文化传统和酒吧风格的划分。

他会关注酒吧的娱乐形式,譬如我们到了位于MasonStreet上的Biscuit&Blues,这是一家蓝调酒吧,气氛典雅温馨,九点后会有表演,有乐队、钢管舞等多种类型,小波就询问了节目表单,自己还做了记录。再比如美国酒吧比较流行纸牌游戏,当时在国内还没有形成风气,游戏规则也和国内不尽相同。他若遇到顾客玩的很high的纸牌游戏时,自己会跟着学习游戏规则,也顺带买上一些游戏卡片。

小波还尤其关注酒文化,他会逐一查看酒柜上的酒的名称,出厂年份,价位。有的时候到了一家酒吧,什么也不做,就是拉着我坐在酒柜台前,关注调酒师如何调酒。他询问调制后酒的名称,配酒比例,看到未接触的或感兴趣的,他则会花钱买上二杯,一杯自己品尝下,一杯则是自己按照调酒师的步骤自己调,调完以后还附带请调酒师来品鉴下。

在这种场合,我确切的感受到了小波的魅力。刚开始因为我的英语流畅,酒保、调酒师刚开始都是围着我问答,和我逗笑,但到了最后,他们则全都被小波广博的学识和敏捷的思维所吸引,主动的向小波攀谈,而我也只被忽略成了翻译。

因为小波的存在,这个圣诞假期过的充实而愉快。留在我脑海里印象最深的就是他微笑起来,眼里藏不住的流光溢彩。我想他和我一样,眼里最美的风景都是对方的笑容。

十、圣诞假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