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九、加州湾的日出

  圣诞节假期前我接受公司的委派,陪同来自中国合作方的客户在旧金山周边旅游。最后的行程安排在赫氏古堡。

赫氏古堡是旧金山华人的习惯叫法,其实就是一个奢华的山顶私人庄园,在这里不仅可以看到美国并不缺少的富丽堂皇、宏伟奢华,更多的是一般地方无法见到的亿万富翁花钱的样板建筑。

行程结束后,领队要带着客户至洛杉矶的酒店参加平安夜party。我不是很喜欢类似这种奢华糜烂的氛围,于是便在告知后先行离去。相比较与不算熟知的人一起热闹,我宁可独自一人安静的守候平安夜。

大约下午6点我驾车从赫氏古堡出来,沿1号公路向南走转入101号公路后,一路向北,预计3个小时的车程就能到达旧金山。却没有想到,半小时后车子抛锚了。

车子不得不靠边停了下来,这里的路段位于sanAndo地区,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我打着手电筒下车看了下车子的情况,可面对机械故障,我毫无头绪,只得作罢。

我开始拨打求助电话,电话在拨打了好几次之后才接通。在得知我的情况后,对方只能表示万分抱歉,告诉我由于平安夜的原因,人手缺少,他们援助的时间并不确定,需要我耐心等待。

而对于路过的车辆,我是即期待又害怕。期待是理所当然的,如果能碰到个懂修理的司机或者热心的司机,就可以帮我摆脱现在的处境。害怕也是情理中的。由于我的客户基本是赫氏古堡的最后一批团队游客了,我出发的时候古堡已经关闭了,基本上不会有顺路的司机。今天又是平安夜,一般的美国居民都愿意守在家里,不会跑那么远郊游或聚会。如果有辆车子靠近,还不定是什么目地。

这可能是我要渡过的最糟糕的平安夜了。我不得不坐在驾驶舱内,将车、窗门都关严、锁住。为了将车身隐蔽,不过度引起注意,我将音响全部关闭了,只打着车头灯。此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只能借着月光朦朦胧胧的看出周边的景色。由于公路是沿加州海岸线所修建的,公路边就是海湾。周边异常寂静,只有海浪拍打礁石的“啪、啪”声。

不知谁说过的,等待往往是最可怕的事情。我在狭小的空间里,看着周边黑沉沉的天色和远处狰狞的山景,白天听起来是欢快的海浪声此刻俨然变成了凶恶的咆哮声。时间似乎是一点一点走过的,手表秒钟“滴答、滴答”的声音也异常清晰。

不知过了多久,手机有“嘀铃铃”的短信提示音。这个时候,谁会发信息给我,同学不兴在外国节日的时候互道节日祝福,而同事则忙着合家团圆,哪有空记得我。

我拿起手机一看,是个陌生的号码,估计是哪个促销信息吧。我未看,又把手机放下。几分钟后,手机短信提示音又响起了,还是那个号码。这次,我没有无视,打开信箱后,两条意料之外的短信跳了出来:

“琦琦,在家么?”

“我在你家门外,小波。”

这种时候就像是溺水的人抓住了救命稻草般,我未细想小波怎么来美国了,只是急急的按照号码就拨打了过去,怕似如果不马上联系到他,他就不在了。

电话铃声一响,对方就接了起来,还未说话,我就抢先说了“小波,小波,我车子在半路抛锚了,我……”

“琦琦,别急,你慢慢说”小波不紧不慢的宽慰道。他的声音像是有抚慰人心的作用,我不再那么着急了。

我放慢了语速把情况和他说了一遍。哪料,小波听了我的描述后,开始有些担心了,说话的音量有些提高,说道“你把门、窗关好,只开着车前灯就可,你等下,我找个出租司机,你把具体的地点告诉他,让他带我过去。”

说完,电话就被挂了,过了好一会,电话重新响起。然后就是美式口音询问我所在的具体位置。接着就转到小波那里,小波在电话那头接着问道“司机刚才说了,要多少时间?”

“大约要3个小时可以到我这里。”

“好,琦琦,你别担心,我很快就过去。”

“嗯,我等你。”

为了给我手机省电,以备不时之需。我们再没怎么聊。挂了电话后,我重新倚靠在驾驶座内,心里的恐惧因为他的那句“我很快就到”而慢慢开始消散。

时间过的依然那么慢,但是因为有所期待,为此,不再显得那么难熬。

2个半多小时后,电话响起,我接了起来,小波的声音传入耳内。

“我应该快到了,你打亮车灯,往前看。”

我抬起头,望着眼前的公路。尽头处一点光亮越来越明显。

一辆出租车急速而来,在看见我的车辆后,一个急刹车,车子停了下来。然后,车门很快就打开了,一个熟悉的修长身影跨出车门。

我没有细想,急急打开车门,冲了出去。

斜对面的人正是小波,他看我一下子扑到他身前,也未言语,只是把我紧紧拥在怀里。我紧绷的神经在感受到熟悉的气息后,立马就放松了下来。

一会后,他松开我,安慰性的轻拍了拍我的背。我不好意思扬起脸,朝他笑了笑。

“你车里有修理工具么?”小波问。我摇了摇头。小波让我问下司机有没有修理的工具。

由于出租车司机一般对车子性能较为熟悉,为了应对突发状况,工具还是常备的。在得知有工具的信息后,小波掏出他的皮夹,拿出了十几张钞票递给司机,说是连同车费和工具的钱。费用远高于应给的打的费,司机爽快的将常备工具递给了我们。在确认我们不需要额外的帮助后,司机掉转车头,开走了。

依着波涛澎湃的海湾线公路上,现在就剩下了我们两个。

小波将自己的行李袋放进车内,然后就打开车前盖,准备查看设备。我从车内拿出了充电电筒,举着电筒给小波照明。

借着不强的灯光,小波弯着腰在仔细查看设备和线路走向。而我则在细细打量他。他比前两个月要消瘦了些,脸色有些疲惫,似乎是风尘仆仆的急赶过来。

好一会儿后,小波抬起头,刚想和我说话,却见到我正愣愣的看着他。

“我脸上有什么?怎么这么看着我?”

“你怎么突然出现在我眼前了?”我将脑海里徘徊的疑问脱口而出。

小波脸上原本挂着的笑容收敛了,他侧过脑袋,低头继续“查看”线路,一会后,低沉的声音响起。

“你说在美国的圣诞节都是你最孤单的时候,我希望今年的圣诞节可以不一样。”顿了顿,他又补上一句“我想或许我应该主动一点。”

那个以前从来只会询问“你生气了么?”的小波,似乎是第一次这样去袒露自己的想法,我能看出他微微发窘的神色。

小波看起来什么都不在乎,可实际上确是什么都在乎。我恍然间明白了他这三个月沉默的原因,他怕是让我为难吧,不想去干扰我的决定。可是我这样晾着他,将他的心悬在半空中,他一定是在等待的煎熬中度过的。于是,他就远渡重洋过来,期望能争取一下?

我无语凝噎,只能静静看着他。小波见我没有回话,转头看向我。

他静静凝视我一会,然后立马脱下了自己的黑色夹克,将夹克裹在我身上,说道“夜晚风凉了,你这么傻站着,也不管自己会不会冻着?”

我一惊醒,看着仅身着毛衣的小波,刚想说话。小波则将我被风吹乱的头发拢在了耳后,拒绝到“风扇皮带断裂了,我穿着外套修理不方便。还不如给你挡挡风。”

我知道小波无论如何都不会把衣服收回去。我也没有再坚持。

风扇皮带主要是连接曲轴皮带盘、水泵皮带盘,以及发电机皮带盘的,是比较细的橡胶制品,很容易磨损、断裂。理应是行车必带的备用品。可实际上经常在车上留有备用风扇皮带的人并不多,我也是其中之一。

小波在查看工具后没有找到备用皮带,思索了下,问我有没有尼龙丝袜在身。这个我倒有,虽然不清楚他拿这个有什么用,我还是依言将袜子递给了他。

只见小波用丝袜将曲轴、水泵、发电机三个皮带盘挠起来,拉紧后打了个死结,并将剩余长出的部分剪掉。完成后,他见我不解的表情,解释到“这是个应急的办法,如果车速不快的话,应该能够从这里开回去。等回去后我们再配个皮带进行更换就可以了。”

小波采取的办法果然是有效的,车子马上能正常启动了。我刚想招呼小波进车内,小波却走到驾驶座方向对我说:“你到现在还没有吃饭吧,我包里有面包,你先吃点垫肚子,我来开车。”

我这时才想起自己还没有吃饭,肚子已经饿过了头,这样被提醒后,才发觉肚子空落落的。我听话的坐到副驾驶座位上,自觉主动地翻起小波的行李带,拿出食物开始猛啃。小波边开车,边偶尔给我递递水。

车子沿着海岸线平稳地行驶。我吃完东西后,静静靠在椅背上,欣赏着挡风玻璃前的夜景,还有正认真驾驶的小波的侧脸。久违的感动又一次涌上了心头。

似乎不管这个世界有多黑暗,只要有他在我身边,他就会替我看清楚。

就这样,我不知不觉睡着了。很久后,感觉到脸上有暖暖的气息。我慢慢睁开眼,发觉身上正盖着小波的夹克。车窗外则是连绵无际的海岸线。此时天空还是一片浅蓝,转眼间天边出现了一道红霞,慢慢地在扩大他的范围,加强它的亮光。我知道太阳马上要升起来了,用手拉了拉还在认真开车的小波的袖子。小波转头看我,我指了指眼前的海景。他将车子靠边停下,也开始欣赏日出的景色。

只见,一会儿,那个地方出现了太阳的小半张脸,红是真红,却没有亮光。太阳像负着重荷似的一步一步努力向上跃。到了最后,终于突破了云霞,完全跳出了海面,一刹那,这个深红的圆球,忽然发出了夺目的亮光,映衬他旁边的云朵也有了光彩。

小波显然被海面日出的景观给震到了,目光一瞬不瞬望着眼前的景致。阳光透过玻璃泄进来,金灿灿的光线照射在小波俊朗的侧脸上,他嘴角微弯,鼻梁挺直,眼神倨傲的直视前方。他脸上的汗毛似乎也被壮丽的景致给感染到了,我只觉得金色的光线照映下,似有无数音符在他脸上跳跃。

“我喜欢的男人有着世界上最英俊的侧脸”不知哪里评价男子的话语就这样徘徊在脑海。心里似乎有个地方“哄”的一声裂开了一道口子,就如被阳光照射般,开始泛出丝丝暖意。

西安至北京近1200公里,北京至旧金山约有10300公里。从西安做飞机到北京,再从北京做飞机到旧金山总共需要15个小时。15个小时,这说长不算长的距离,说短也不短的空间。他就这样赶过来,只是为了尽力能够将我挽留在他身边。亦舒似乎说过男人爱一个女人时会觉得她又小又笨又可怜,需要事事操心。而在小波眼里,我也是处处被他操心着。

甜蜜的感觉泛上心头,我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很享受两人一同欣赏日出的此刻。好一会儿,小波转头看了看我,见我噙着笑望着他,他也笑了笑。接着,他继续认真开车,顺带着打开了车载广播。

音箱内清晰的传出女歌手动听的音质。歌声悠扬,将我整个包裹住,我不禁沉浸在如此良辰美景中。

It‘samazinghowyoucanspeakrighttomyheart

Withoutsayingaword,youcanlightupthedark

TryasImayIcouldneverexplain

WhatIhearwhenyoudon‘tsayathing

Thesmileonyourfaceletsmeknowthatyouneedme

There‘satruthinyoureyessayingyou‘llneverleaveme

Thetouchofyourhandsaysyou‘llcatchmewheneverIfall

Yousayitbest..whenyousaynothingatall

AlldaylongIcanhearpeopletalkingoutloud

Butwhenyouholdmenear,youdrownoutthecrowd

Tryastheymaytheycanneverdefine

What‘sbeensaidbetweenyourheartandmine

……

九、加州湾的日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