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情(2)

  久也又感到身体在不断发热。很是不安分地扭动着身体企图躲开他不安分的手,并且十分羞涩地掀起腰际的被子将自己的整个脸部都遮住,也包括他的脑袋。

她已经完全清醒了。

对于这样迟来的夫妻之礼(婚礼都是在她18岁举行的,迟到个头),她即使此刻也不觉得后悔。等等!她……她……是不是没做什么措施?转念想想,她要是敢拒绝给他生孩子,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她的丈夫非常不识趣地干脆钻进被子里缠住她:“醒了吗?”他慵懒的声线丝毫不显粘腻。

“嗯……”她不着痕迹地从他怀里溜走,从被沿探出了脑袋。日光漫漫,不太强烈的样子。“什么时候了?”

法老探身从床边的柜头拈来一粒为她准备的水果。他含着那里青玉葡萄,深情地爬到她面前,送入她的檀口。趁着她饿的机会,以此方式大吃了豆腐,这才悠悠地回她:“快要上早朝了。”

久也模糊地记得自己是吃过一顿饭的,而且是某只**一口一口喂过来的。所以……所以……他们两个就这样在房里呆了两天?!霎时间脸颊上晕起了醉酒的玫红色。她……她是有多……强韧啊……?

“我不许你脸红。”伊塔图光着身子侧卧在她身旁,除了眉毛微锁,真是一幅香艳到让人生生喷掉几两血的绝世美男图。“尤其不穿衣服的时候。”

他笑得邪佞而美丽,天地失色。

女人撇嘴抗议:“要你管,上你的早朝去。”很不爽地送去一记白眼,拉拉被子又把自己藏了进去。

男人宠溺地笑笑,起身,着装。恍然又想到了什么,扭头向着被团里假装睡觉的小妻子调侃:“我想我要找人来重新铺床了。你确定不起来么?”

以久也长久以来的性格一定会立刻还击说“铺什么床,你快走“,但是今时不同往日,他不是那种会无故发话的人。

一时还没反应过来。

猛然看到自己臂上显然是被蹭到的薄薄血迹。她美丽的眸子瞬间瞪大了两倍,唰地坐起来,看着床单上星星点点的血迹,流转的目光里凝聚起越来越多的惊和羞。“啊!!——”尖叫几乎震破耳膜。“我要洗澡!立刻马上!”

伊塔图做作地掏了掏耳朵,摆出耳膜受损的腔调,脸上的笑意却丰沛得就要溢出来了。“我先去用早膳了。朝会之后要去工地检查。”他很难得地主动报出了自己的行程安排,“我会叫玛尔准备热水和食物。起床了去洗漱,一定要吃东西。”

“知道了……”她已经彻底沉浸在血迹斑斑的羞意之中难以自拔了。

“好。”初为人夫的男人心情大好,神清气爽地准备迈开第一步走向新的一天的工作:“我走了。”

一颗小脑袋从被子里冒出来。“那个……”

“嗯?”他止步,回头。

脑瓜子又钻了回去。然后从被子里传来闷闷的声音:“你……会不会回来用午膳?”

“一定。”那幸福的暖,足能融化整个冰川。

情(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