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闹剧终结(1)

  被再次点到名的老鲁西法额角未干的冷汗,立马收了手,抱着器具就赶上战场。哦,已经称不上是战场了,无异于屠杀的打斗之后,仅剩的几个比泰多士兵被十几位埃及军精骑包围在角落等候发落。

迪亚这个平凡小镇的城门口,此时已是陈尸遍野,血流成河。

去了哥吉和鲁比皇子伊克兹手下收割的亡魂,埃及这方只损失了几个步兵和一个骑兵,还有几个负了伤,然而对方城防的几乎全部士兵,超过百名都在这短短时间里交代了性命。尤其法老王出手时,那寥寥两三分钟,便攫取了近三十条敌命。威慑力之大不可估量。

哥吉被平放在染血的地上,年轻的脸庞被未干的血迹衬得格外诡异,就像是脸上涂了油彩的球迷,只是没有什么生气。

鲁西法忙碌地检查着情况。

三双眼睛一动不动地注视着这个清秀少年。没错,他只有十六岁啊!不论行事作风有多么沉稳,如何刀剑疾利,如何去步步为营,如何去勾心斗角,他只有十六岁,甚至比久也还要小啊!

伊克兹看着重伤得甚至看不出生死的男人,觉得自己无法憎恨这个骗他中计的年轻男人,这个足以被成为男人的少年。“他说他不是你的护卫。”他没办法逼迫自己去计较一场欺骗,真要论起来,谁都没有错,只是一个意外,而他却是最大的牺牲者。

俊美法老的右颊还粘着一道血痕,妖异至极的面孔。那双漆黑而荡漾着明媚波光的眼,此时只是沉默着定视着气息微弱的哥吉。似乎是很久,才缓缓地回答:“的确不是。他是……”

呼之欲出的答案又一次被打断。

“王……”鲁西法的脸色并不好看,那双深灰色的老眼里音乐飘过了歉疚,“恕老臣无能……这位英雄伤口实在太多,腹部的枪伤直接穿腹过去,失血过度又没有立刻做好措施……”

“所以呢?”不怒而威的质问犹如通往冥界的长廊里那种肆虐的风,叫人心寒。

老御医颤抖着伏下身:“这位英雄的治疗耽搁太久……还,请王节哀……”他着实不敢说那个词,法老陛下对此极为敏感,他还不想身首异处。虽然……已经很危险了。

死寂。

绝对的死寂。

汗涔涔的鲁西法不敢再吭半声。这样冰冻黏著的僵局压力最大的就是他。身为皇家第一的御用医师,他深知自己可能连当今皇妃,传说中的尼罗河女神都比不上。两次施救,没帮得了托瓦尔大人,没能帮得上陛下,还能坐在宫中已是前世积德,陛下恩惠,说是情况不凡,不下怪罪。没想到面对这样普通的伤,他都会被打败。

是他老迈无用了吗?是他过于愚迂了吗?想当年意气风发地背上药框,一步步成长,从一个小小医徒攀上了皇家御医的顶峰,他自认为未曾懈怠,努力地开创新的医疗对策。以为自己已经足够问鼎医坛,妙手回春,可是眼前讲逝的生命……

他始终无力跟阿努比斯抗衡吗?

风起风止。

所有人的心亦起落不定。

闹剧终结(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