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拖延婚礼(1)

  久也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现在的囚徒生活。关在牢房里不见天日,除了饭食什么事情都没的干,也没人招待她该干嘛,更没人服侍她。在这冷冰冰的内牢里,她就那样一个人透过小小的栅栏看看阳光,发发霉。

两天来,她只见过两个人。一个是偶尔出现来确认她有没有做什么不轨动作的奇卡鲁,还有一个就是奇卡鲁在她面前亲令给她送饭的小卒。

这个小卒大概是皇室的心腹或者忠徒。她几次怀疑他是不是哑巴,直到他第一次在她的提问下说出了自己的名字:哈斯。

尽管久也多次企图跟他攀谈来解闷,但是他送饭过来时永远都是一言不发,放下饭就站到牢门那,过半个小时就将饭盆什么的收走,也不管她吃没吃,吃了什么。

第三日的早膳放在久也面前,两荤两素一汤。这里的饭食待遇还是不错的,何况不吃饱根本就是自我虐待。他们要利用她,现在是仅存的可以放心进食的机会了。谁猜得到那些宫妃会不会下毒害她呢?

久也看着华丽的骆驼肉皱了皱眉,正要拿起汤勺去舀那每次都看似平凡却又十分美味的汤羹,突然发现哈斯仍站在那里。

这个瘦削无奇的男人长相只是堪堪算得上眉眼分明,但是那冷冷淡淡的气质倒是挺让久也欣赏的。小卒平静地与久也对视:“你不喜欢油腻的肉食?”

“是啊。”她非常喜欢日本食物,尽管生鱼片被说是相当重口味的,但是在这些色泽油润的肉块相比下,算是非常朴素的了。

哈斯没再说话,问完就出去了。半小时后如常收走餐具。

午餐时间。

以往餐点里的油腻食物消失了,替换成了十分可爱的双层荷包蛋。这样别致的造型久也还是第一次见到。她还想发表一下感谢,哈斯就走了出去。

独特的荷包蛋让人食指大动。久也毫不犹豫地首先选择了它。一口咬下,只觉有些异样。齿间有什么东西阻隔了她咬下那一口蛋。

居然是一张纸条。上面是楔形文字的一句话:明日大婚,装病拖延。

虽然不知道哈斯这个人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是这个宝贵的提示无疑是一颗定心丸。这里还有自己人,她还有机会逃离。

装病很容易被拆穿,她不能用比泰多医生们的技术来赌这个成功率。不过,身为医师的久也要找个这个时代难以结症又严重的突发病并不棘手。

不一会儿,眼见着哈斯走来,久也按耐不住地问道:“哈斯,这个是谁给你的?”她想她至少应该知道谁是朋友,又隐隐期待着那个人会是她那个已成了实名的丈夫。

那张铁板脸脸色都没变一变,平淡地看了她一眼,根本不理睬她。

询问的结果如她所料地未果。于是她很明智地放弃了继续揪着这个木头男人追问,胡乱地塞了两口饭才放下了餐具。

“哈斯,我可以说我想吃什么吗?”久也叫住了收走食物的小卒。

那个死人脸的男人停下步,回头,幽幽地开口:“说吧。”

久也笑了,有戏。

拖延婚礼(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