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抵达敌国皇宫(2)

  少女公主随手取了个硬物破了陶罐,让久也忽然没了束缚而立刻因为失去平衡而摔成一团。碎了一地的陶片剜伤了她雪白的皮肤,顿时便是尖锐的疼。

深红色的血液从裸露的手臂上渗出。华丽的礼服也被割破了,好在比较厚实没有划伤身体。久也秀眉弹动。很疼,厚陶罐的碎片边角厚薄尖钝不一,她的右臂伤口相当的深,剧烈的疼痛让她额角聚起了细细的冷汗。的确疼,但久也硬是咬牙忍住了。这种时候,哪怕一点点叫痛都是隐讳的屈服。

久也的惨状没有引起帕尼尼的半点关心和疼惜,她面上凝固的笑意和眼底的淡漠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些事还是跟我父王说去吧。”

久也恍然觉得她的笑就像是戴在了脸上一般,是她天生的武器。寒气从她脚底直窜上脊背,一个激灵。她从未想过,一个只能说是孩子的少女会让她有这般不寒而栗的恐惧之感。

帕尼尼示意左右侍卫带久也走。等到久也将要被带出房门时,她幽幽地一句话仿佛是地狱传来的风袭向久也:“别妄图逃走。你斗不过我。”

气势!秒杀!这样的词语怎么能形容一个敌人?但是这就是久也真实的感受。在法老面前她都敢大呼小叫,但是寥寥几个字导致她心里升腾起的反应词汇让久也自己都难以置信。

恶魔。

没错,她揭露真面目之后说的话不过五句,但帕尼尼给久也的印象就是恶魔。偏偏她还拥有平凡无奇的外貌和煦日般夺目的亲近气质,就像是……就像是……披着羊皮的狼!不,应该是长着羊皮的狼!

像她这种的皇家女儿,只有一种可能:她是一条暗线!

惊魂未定的久也被推进了富丽堂皇的空殿中。(此处惊魂未定不完全是指被吓的,还有一定吃惊成分。)看来这是个相当富裕的国家,想来敢于这样挑衅埃及的大国,必定是不简单的。仔细考虑一下也可以知道,有钱能打造出这样的皇宫,强弱也是可见一斑了。

久也扯下用来束腰的装饰带,撕成两段绑在流血的伤处。

空荡荡的殿里连半个护卫都没有。作为一个如此奢侈的宫殿,这样的安排如果不是别有用途就是自恃强大。

久也左手握着右臂,疼痛让她的脸色不太好看。

帕尼尼说过她是被带来见国王的。那么这算是什么意思?将她扔在这个空殿里发霉了?这究竟是哪里?真正绑她来的是比泰多国王还是公主?目的是要威胁埃及还是除掉她?为什么要大费周章地劫她来本国而不是在埃及找个地方躲起来控制全局?帕尼尼这个角色到底是什么作用?她是该趁早逃走还是等人救援?

伊塔图现在又怎么样了?八成是为了她的失踪急急地打听消息吧?他会猜到她被哪个国家的人带走了吗?她该不该等他来呢?

未待她理清一切,急促而沉重的脚步声就渐近了。

是国王么?这个国王,会是什么人?

抵达敌国皇宫(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