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被劫走的夏原久也(1)

  等久也头疼欲裂地醒来时,不仅周围一片漆黑,他还用婴儿在子宫中的姿势蜷在一个极其狭小的空间里,动弹不得。

头好痛啊。“唔……”呓语一声。

潮湿和饥饿感从她意识复苏开始也慢慢袭来。有点口渴,她用舌头润润嘴唇,想展开四肢却发现根本连大幅度呼吸都做不到。

颠簸。驼铃声悠悠。

既然自己弄不清如何才能脱身,那就慢慢地享受吧。不过,这里是哪啊?

从醒的一刻就知道自己又身陷囫囵了,她还不客气地用力大喊:“水!要渴死了!”一喊完觉得肺部干得发疼。要命的干燥!

可是,她同样很清楚。她要是死了,对于这些搬运客也不是什么好事。尽量争取对自己最大的善待绝对是被劫的首要反应。这是在被伊克兹劫过之后得出的经验。

很快头顶传来光亮,之后新鲜的空气渗透进来,让她被刺目的沙漠阳光闪得眩晕。

一个水袋呈在她面前。

久也艰难地仰起头,避过阳光直射的角度勉强看清了环境。她被塞进了一个大陶罐挂在了两匹骆驼之间。右边驼峰上坐着的男人就是递水的人。

商人打扮,年纪不清,递来的水袋的手就僵在空中,好像不会累。难道是要她去接吗?久也哀怨地翻了翻白眼。这个男人严肃沉默的模样让她立刻想到了两个字——死板。

“拿。”男人不耐烦了,她这女人居然瞪了他半天没有一点反应。

随后响起了女孩清润悦耳的声音:“哥,她不能动的啦。”

任久也如何转动角度,在那个坐井观天的狭隘世界里,她都不能在视线里搜索到有着这样可爱音色的女孩。好在,没等她来得及失望,不久之后那个女孩就会向陶罐这里探出小小的脑袋。

男人盯了女孩好几秒,动了动嘴唇,僵直的手就僵直着转向了女孩,硬梆梆地说:“那,你来喂吧。”

接过水袋的是一只戴着铜质的鳞片状的细腻小手。

骆驼被牵住,停了下来。小脑袋果然就冒了出来。一张微胖的鹅蛋脸,厚唇大眼,长得颇平凡,看来也不过十二三岁。久也看看女孩,又看看男子,这两个人差了超过20岁不止,她叫他哥?恐怕不是那么简单的兄妹关系吧……

真是让人浮想联翩的场景啊。额,好吧,她想得多了。

女孩甜美地笑着,“你睡了很久,饿坏了吧?对不起哦,恐怕现在不方便提供你吃什么了,就先喝点水吧。来,张嘴,我来喂你。”

女孩真诚的笑容,渲染力十分强大,以致于久也轻易就臣服在那无限的亲和力之中,配合着少女小心的动作,缓缓张开了小口。

水送向了檀口中,流过干燥的扁桃体,迅速散向全身,让久也感到全身都被滋润了。那种软软的流动感让她浑身舒服得冒泡泡。那晶莹的液体在阳光下悦动的光亮在她看来如此是幸福。

她爱死水了,这绝对是神对生物的恩赐。

被劫走的夏原久也(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