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比泰多国王(1)

  出现的是比商队首领更为年长的中年男子,几乎看见他的那一秒,久也就猜到了对方的身份——奇卡鲁?提拉格,比泰多的国王,珂娄芭特菈的父亲。

一如传闻,他的长髯是一道独特风景。而在久也眼中,这堆错杂的长须不仅碍眼还十分累赘。如果少了它,奇卡鲁才是真的倒并不失为美男子国王。年过五旬的奇卡鲁身形高大,常年征战让他没有丑陋的大肚腩。承袭着比泰多本土的鬈发,高冠在首,王袍加身,显得颇为威武严肃。

不过,久也无心于探究对方的外表,至少在帕尼尼身上她已经吃过亏了。但是,知悉他的身份跟珂娄芭特菈有着莫大的牵连之后,久也也十分聪明地想到了点子上,大脑随即高速运转起来。

然后是没有预警的冷然一笑。

她明白了。原来如此。

“贱民夏原久也参见比泰多国王陛下。”她很是做作地高声呼喊,身体愣是没有半点动作。

奇卡鲁也是知道这个女人的事情的,不敢太过小觑。他的阅历和经验更甚伊克兹,虽然智慧上可能没年轻一代那么优秀,但也不会被她的一句话震住:“皇妃身为埃及之母,大可不必如此谦虚。”

“陛下还是别折煞我了。我尚未与法老陛下行夫妻之礼,说来算不得真正的埃及皇妃。何况今天来这里也没曾受到半点待客礼数,呵呵,陛下还是请就当我是个普通人吧。”久也很不客气的语句在她口中说得比唱得还顺溜动听。

一辈子都压制着他人的奇卡鲁微微恼怒了。这个女人的不同寻常他是早有耳闻的,但敢于这般当他面间接挑衅的至今也就夏原久也这么一个丫头片子。“皇妃过谦了。是我比泰多失礼。”

久也才不乐得跟他绕嘴皮子,反正大家都是明白事情的人,开门见山地直接切入主题才是正经。“不知陛下‘请’贱民到贵皇宫是有何指教吗?”

对方轻描淡写式的反应让对久也有所耳闻的奇卡鲁仍是止不住地恼火。这个丫头竟然一点都不害怕!看不出来他是什么人吗?还是她在装傻?或者,她觉得自己一个女神根本不必把他放在眼里?

奇卡鲁堂堂比泰多的王,密绑埃及皇妃已经是从了女儿的意思下了黑手,这个被绑的女人竟然还如此嚣张。若是对这个俘虏他都拿不出威严,岂不是失了身份?“住口!你难道不知道自己是身在何处吗?”

久也在奇卡鲁突然的沉声怒喝中滞了一滞,也仅仅是一滞,对方的耐力远低于她的想象。“陛下叫我住口。我是否能理解为您要我把话让给您说?如果您想解释这一切而非要我提问,那是最好不过了。”她巧笑如花。

奇卡鲁更加确定对方不屑自己的能力。

老国王咽了口气,自己为老谋深算的他被一个比珂娄芭特菈都小许多的丫头轻轻一道激将就爆发了。他很是恼火地指着久也,手都由于情绪激动而颤抖:“你……你……你……”你了三次也没念出完整的句子。他找不到合适的言语来指责她,索性一甩宽大的袖子,用鼻音“哼”了一声就作了罢。

她不明显地笑起来。这个老头只是个纸老虎。

比泰多国王(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