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待定皇妃

  久也觉得自己此刻的心情大概跟好不容易争到一个名额去踢世界杯,但是比赛前一天脚折了一样凄惨。明明听到消息说有个什么大人物反对自己,她那叫一个高兴,走路都是跳着走的。谁知道第二天就被元老院公开召见,议题就是关于法老王娶女神。

所谓开大会大概就是现在这个样子。

大殿里,左右分别都有阶梯式的坐台。对面正中是手撑着头戏谑地看着她的罪魁祸首。不出意外的话,他旁边坐着的美人就是传说中的埃及第一女性——珂娄芭特菈王妃。当然,是前任法老的王妃。

面对这样惊心动魄的美女,久也这个小清新的货色就相对完全不够看了。珂娄芭特菈有这古铜色的肌肤,肤色甚至比伊塔图更深,但也因此,她绝妙的**美得令人屏息。鹅蛋脸,柳叶眉,两道眼线勾勒出慵懒的魅惑。那种妖娆仿佛是与生俱来的,就这样赤,裸裸地缠绕在她的周身。

久也顶着对方的胸部看了许久,直到对比的强烈让自己感到羞愧才讪讪地咽了口口水,别过脸去。

“关于王要迎娶尼罗河女神的决定,我表示反对。女神虽高贵,但毕竟庶出,血统上难以服众。”一位爷爷级的老者站起来挥舞着手。

法老10度角抬头,眼睛眨都不眨地盯着他:“难以服众?辛撒,你什么时候学会了使用这样低劣的理由?”

“王!”老者被他一句话气得满面通红。

年轻的统治者却依然如故地继续自己的说话:“她身上的民心已经几乎与托瓦尔宰相平起平坐,甚至更甚。这样的人不能服众?辛撒,下次让他找个有头脑的理由。”伊塔图一边警示着辛撒,他背后的势力早已掌握在自己手里,一边强调着众望所归,也同时巧妙地避开血统的问题。

有一个威武的大叔站起来,一脸正色:“我同意王的意思。”

久也只觉得对方十分面善,看了半天也猜不出是谁。回望伊塔图,对方微笑地对出口型:亚尔塔。

原来是亚尔塔的父亲!

难怪了会支持他。亚尔塔对伊塔图的忠诚她是亲身经历的。绝对是武士道精神。她很尊敬他,尽管她被暴力对待的事件都有他一份。

一旦看到了伊塔图,就在他身边的珂娄芭特菈也会顺带进入视线。久也突然发现,对方看自己的眼神极尽怪异。怎么说呢?有不满,有不屑,有……忿恨?

忿恨?她恨她?为什么?她从来没有见过她,没有交集哪来的恨?交集……她跟她能有的交集……

难道,她喜欢伊塔图吗?

久也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现在的表情有多么纠结,眼神都在不觉间变得戒备和不善。这个女人被她从潜意识里排入了敌人的行列,而表面上她还沉浸在对方的美色里可耻地不能自拔。不过,这个敌人嘛,情敌也是敌。

唧唧咋咋的争执闹得久也头疼不已。事实上这种会议作为当事人的她是没有什么发言权的,只不过是一呆在这里听这些中老年男人们念叨她的好和不好。

至今唯一的看点终于在她快要睡着之前亮了出来。

——!

同意和反对的票数相同。最终决议权落在了端居高位的那位传说一般的第一女性身上。

几十双眼睛眨都不眨得盯着那位美人,对方雍雅地拂着羽扇,看来常年的锻炼使她在众人面前也不会太过慌乱了。

“你觉得呢?”所有人都在严肃无比的时候,某个迷人的嗓音划破沉寂,有如柳叶落入平静的湖面,掀起微澜又不扰宁静。

伊塔图的语气不温不淡,这样的口吻连久也都未曾见过。(细心的孩子应该发现,久也是见过伊塔图不同状态最多的人了。)这甚至都说不上是他从政常用的态度,也不是待客的那种客套,就是不温不火,清淡如水。

伊塔图对她是不一样的。她感觉得到,他不是在尊敬她,而是在保持距离。

没错!

就是保持距离。

聪慧的久也很快理出了头绪。原来如此,难怪珂娄芭特菈会不喜欢她。她喜欢伊塔图,而伊塔图这个可爱的孩子一点都不想她喜欢她。很好!哈哈!她很高兴,她也绝不否认自己现在顿感心情愉悦。她承认自己喜欢这个男人,当然也不希望他有任何形式上的出轨诱因。

被问到的女子泰然自若地微笑。那笑意味深长,久也觉得,她若要下黑手,接下来的话就是巨大的诱因!

全场屏息等待着那个答案。支持还是否决,就在这个女人一念之间。

“我同意。王的决定代表着我的决定。”

珂娄芭特菈巧笑如花,脸上看不出虚假,但也称不上高兴。完美地伪装起她真实的情绪,让人难以琢磨。她的答案显然有些出乎久也的意料。

迷茫的不仅是久也,还有十分忠诚于伊塔图的亚尔塔父亲等人。所有人都知道这个前王妃对法老陛下有意,但是在这种关键时刻她毫无脾气的同意会不会是暗藏了什么阴谋?

关键的句子让这疑惑瞬间消弭。“但是我有个条件。”

她果真有什么条件!

几双犀利的眸子又一次凝视上深棕色的瞳孔。

女子仿佛事不关己,轻松地吐气:“前提是,女神也要爱陛下。我们的王要把侧室扶正,王宠幸她不可非议。但是女神对于王也要同样关爱才能服众。”

伊塔图侧过头去,那气势的压迫力十足:“所以呢?”

“所以呢……”她侧首,看向久也,满目星光,美丽年轻的脸庞上没有半分阴险戾气,“女神是否有意与王结合呢?”

被问到的女主人公霎时间如遭雷劈。

显然她本意并不想嫁给他。这一点无关爱情,实在是在这样的时代,爱情根本一文不名。她和他相爱,就这够了。嫁娶只是个形式,她根本不用担心悠悠之口,因为她早已经成了他的侧妃不是吗?

可是,为什么那双黑曜石般的眸子一望向自己,那种勾魂夺魄的感觉又死而复生?该死的,他为什么总是那样子看她?!

待定皇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