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通知

  今天生日,17周岁。会办大型cosplay派对来庆祝。

会疯到很晚,又得很早起来……当作生日礼物,这宝贵的一章咱赖掉了……(T.T别抽我)

另外,学习亚历山大。加上家庭旅行,可能不能及时更新,干脆放自己大假。HOHO~

7号回来补发2章。以表忠贞!

(介于排版要求每章字数至少1000,决定灌水。发点我朋友文文的片段。)

“夏培文!你不要太过分了!”女人的声音,很激动。

被叫做夏培文的男人扯了扯笑,这个女人他腻了,保守得要死,还很野蛮。虽然很美,但他的耐心已经泯灭了。

这个正在大叫的女人就是我,秦暖兰。而这个负心的男人是我目前要分手的男友夏培文。

这个人空有一副好皮囊,害我一度为他的谎言所骗。若不是前天亲眼看见他在跟个女人么么,我可能还在被他骗。

他直言不讳,也顺着我说要分手。“我烦了。”他用云淡风轻的陌生语气说。

我早已知道结局,却放不下心里那团火,忿忿地接下一句:“可以!”

然后我伸出手在这个贱男人脸上甩了一巴掌,怒道:“还给你!”

“贱货!敢打我!”夏培文骂着抓住我。狠狠地回了我一个耳光。我本想骂他,但是不知道是他下手太重,还是什么原因,转了1080度的我竟晕了过去……

我好像很久后才醒过来……

脸不疼了,头也不晕……或者说根本没有过那种感觉?!

而此刻,我坐在一个石堆,树林中。就像是……在山里?

一切对我来说,大得有点奇怪。打量自己,不会是撞见鬼事了吧?

现在,当下,如今的我,竟是一副婴儿身子!

这,这是怎么回事?我,我到了什么地方?这,这是什么怪事?

掐了掐自己娇嫩的脸,手感不错,不愧是小婴儿的皮肤。

但——会疼,而且非常疼。

用还没可以操控自如的手捏自己的脸,下手没轻没重。

虽然是18、9岁的智力,却连这身子都还控制不了呢。毕竟是小孩子的身体,往往做出的事都非意愿。所以不会熬住不哭。

“哇————”哭声响遍山林。

貌似哭了很久,声音算是小了。

把我累的啊……

现在,可以确定一点。我不是我自己,而现在所呆******子是属于人烟稀少的。可能我是个被遗弃的孩子。

可我身上的锦衣玉袍,搞不好还是个富贵人家的私生子。身上挂着玉佩,成色好不好,不敢断言,只是晶莹剔透,玉光流溢,应该不是个烂东西。很可能……

不错,一身古装,这里绝对是古代!

而身为饱经现代泡沫剧的折磨的我,断定这块玉很有可能是个信物。

正当我遐思得正有头绪,周围不晓得哪里的长长的杂草中传来声音。窸窸窣窣的拔草声。这荒郊野外的,我只身一人不说,还是那么小一具身体,怎么躲?怎么逃?心跳不禁减慢。

近了,近了!

草被拨开。竟是个相当漂亮的女人!

她穿的是山野村姑的衣裳,青蛾红唇,肤白眼秀,顶多25、6岁。

她看到我,很惊讶,四下看了又看,才走近来抱起我。

她的身上有浅浅的脂粉味,但让人很安心。

她用她美丽的眼睛怜爱地看着我,似乎是看出我遭人抛弃了。

“好可爱的娃娃!怎么到这来了?是不是没人要呀?”她把玩着我乱挥的小手。

我极力挤出可怜的表情。

这美人心软了软,又那么喜欢我,盈盈一笑:“有个小孩陪陪宝宝,想来也好。”便抱了我慢慢地走向她的住处。

这是个极精致的小屋,竹林里的洞天。

小屋里有个竹制的摇篮,里面好像躺着一个婴儿,明显住了没几天,人还很小,比我小。

突然身体又很不受控制地感到饿,继而不禁又一次大哭。

美人想来是那宝宝的母亲,孩子的想法也有几分了解。于是毫不犹豫地解开衣衫,将我扣上她的胸。

我的思想上是坚决抵制的。无奈,这个身体终究只是个小宝宝,吃到奶便松不了口了……

于是,我在这个仅有一女一娃的家里落下了根。

美人娘对我和弟弟一视同仁,在她的庇护下,我长到了15岁,也生生地郁闷了15年。

因为现在的我,是个男人!

通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