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人质生活(2)

  “尊敬的女神,请问你觉得你的法老丈夫想让你引起我们的注意是为了什么呢?”伊克兹避开问题,温和如风地浅笑着坐下,俨然一副深宫贵族的模样,可说出来的话实在很不配他高雅如仙的王子形象。

“当然。”久也还没想到如何回答比较好,对面的人就补充上,“我想隐瞒可能也没什么意义。”

久也霎时心情很不爽,她什么时候被人这么威胁着?“殿下,这么称呼应该没什么错误。如果你想问我真相,或许你把我关进地牢,我会记得他要干什么。”她冷哼了一声,继续,“不过你刚才似乎选择的是打算礼待吧?”

“夏原久也,”他一字一音地念她的名字,就好像在警告她。但他并不标准的发音对于久也根本没产生什么作用——来威胁你却念错你名字的发音的人,有必要怕他么?她应该笑话他,然后让他无比尴尬,可是她没那爱好。

她过度冷静的反应让伊克兹十分不解,叫人看不穿的女人,她的一言一行都没有章法。云淡风轻的语气时不时地提醒他,她的处境根本没给她造成什么心理压力。

她不是神,这是他肯定的。只不过,她这样平静得让他心慌的心态究竟源自于什么?难道她的背景就厚到有把握救回她?还是别的可能?

久也没有理会对方的片刻宁静,自顾自计算着下一步该怎么做,是自己要紧逃出去升天还是先在这里等着被救。

知道男人清润如玉的声色第一次吐出了适合他外貌的文字:“法老有什么计划吧?”

她冷哼。她以为他还会更聪明一些,果然比不上伊塔图。如果是他,恐怕她时间稍长的沉默就可以让他猜个七八分了。

嗯?!她为什么总是想到那个家伙?该死……想别人,想个别的人……她在这个时代居然都没什么人可以想!她……

不行不行,想哥吉好了。可是哥吉……为什么长得跟那家伙那么像?不……不对啊!这哪里是哥吉?还是那个家伙啊!

Damnit!怎么会这样?她真是没用!简直像是被那个家伙勾走了灵魂,而且是那个霸道、恶毒、压榨劳动力的**!

没错,袭胸变态,偷亲狂,自大自我……

伊克兹才不知道这边小女人的胡思乱想,只以为她是沉默,暗自将她的答案归于默认。

久也提出要休息。思索状的伊克兹招呼着两个侍女就把她安置了。

比起这边的情况,埃及那一边就不太一样了……

“第二军团准备出发!”呼喝声极洪亮,但是却没有扭曲发声者宛若天籁的轻灵泉音。

浩瀚的军队中分布着飘扬的旗帜,在沙漠吹来的风力飘得仿佛刀刮。埃及士兵门的头盔和刀枪磨得锃亮,热烈的阳光下更加光泽泛泛。

在法老的那声高呼下,如狮吼般的吼声“夺回女神!消灭鲁比!”,吼完三遍命令之后,上万人的军队产生的巨大声音几欲散布住整个埃及帝国的领土。

迎着旭日的升起,伊塔图丰俊得令神祗都羞惭的面貌在日光的沐浴下灿烂如皓日,身下的一匹上等黑马披着软金铠甲。他持着镶着宝石的铁剑,光泽晃到了靠得偏近的几个随从的眼,都很难睁开。代表着法老高贵身份的金边紫色披风与他的黑色缎发在风中上下翻飞。

士兵与将领,战争唤醒了武者的斗志,愤怒燃烧了战士的热血。

“杀!”铁剑挥下,一道光映划过去,万人军团和百支铁骑争气地移动起来。

久也,别有事。我不允许你出一点事。伊塔图握剑的手几不可察地抖动着,精制的剑柄都在颤栗。只要他在多使半分力,它会立刻在他的手里断成两节。

墨色的眼与眼线构成的狭长的眼妆,使他美到摄魂的眼更加深邃。他坐在黑马上,看着西北方的沙漠,仿佛看见蓝色的天空印出了一张白嫩的脸。

幻影消失,美丽的那对乌珠中隐约现出了诡异的红,妖冶的红:“伊克兹,鲁比欠我埃及的,连本带利,等着给我一次还清吧。”

整个军队的追赶速度自然是比不上四个人的全力奔逃的,即使热情高涨地坚持得往日行军速度,一整天也堪堪走了一半的路程。

所幸的是,战马的速度要比步行快得多。三世率领着百支铁骑先行,抢在女神受伤之前将她救出。再由晚到的大军踏烂鲁比的那块小土地。

曾经看在鲁比的前侧室自刎深宫,谢提一世要求儿子放过鲁比一次。伊塔图的野心上已经放过了鲁比而直接越它过去扩大埃及的疆土,现在……拔狮子的毛的是鲁比,他不会再放过它的。

愿拉保佑久也没有受苦。

比起某人的担心,另一只呼呼大睡全无防卫意识的似乎显得格外轻松。

别说什么换做别人,夏原久也一向认为自己又不是别人,为什么就得吓得半死?反正除了那个伊克兹,其他人惧惮她“女神”的威名,恭敬得根本不像对待囚犯。她甚至从她们眼里读出了无限含蓄的崇拜,使得她这个平日都很默默无闻的普通学生有点受不了。(默默无闻?普通学生?)

她并不需要太过担心。伊克兹暂时是不会伤害她的,她等三天,作为是给他还个人情如果他不来,那她就自己逃走。到时候传出来女神不见了,那就跟她没什么关系了。

人质生活(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