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拯救与回归

  等到久也被抱出帐篷,暴怒的埃及军早已把这个驻扎地彻底包围。反抗者死。仅剩的只有团在一起的十几个鲁比士兵和满身是血的伊克兹。

他俊俏的脸似乎没有由于血滴而变得邪恶,只是眼里的忿恨和戒备隐隐透露着他的心里根本不想认输。

好一个瓮中之鳖。

伊塔图抱着怀里的纤细人儿,在士兵让开的道路上一步一步定定地走,不疾不缓。心理战术,大概鲜少有人可以用得比他更娴熟。他与他的目光从法老出现就未分开,就宛若两道电光,不停地搏击于空气中。

三世面无表情,僵硬如死尸的脸上仅那双眼涣着神采,那是……愤怒么?

“你的脏手碰过她哪里?”他停在他面前,声音冷得像是身陷北极寒冰之中发出的。然而两人身高相当,没有居高临下之意,但很显然,落魄的败者和从容的王者之间的落差不只如此。

这个问题出乎久也的意料,水蓝的眼瞬间睁得极大,紧张地抓着他的脖子,有些委屈地开口:“伊塔图……没有……他……”

“久也别说话。”法老对侧妃的语气就仿佛是哄骗要吃零嘴的孩子。

“伊塔图……”她还想说,却被他用眼神制止了。现在不是说的时候,他需要发泄口,她懂的。所以不管对方到底做了什么,他都不会放过他的。这已经不是解释不解释误会不误会的问题了。

伊克兹冷笑着用染血的手擦了擦脸颊,适得其反地在面颊上抹上了更多猩红。“法老,你来得太及时了。害得我连让你伤心的机会都还没有就把自己搭进去了。”他猖狂地低声笑着。

“我会为此感谢拉的。”三世看上去并不那么在意对方的了无怯意。他的玩笑开得极自然,但同样地,很没温度。

儒雅男子被对法老的完全平静惹弄地微恼:“法老,我没有输给你。”

“伊克兹,你输了。而且一败涂地。”

“谢提!”伊克兹被触了痛楚,大吼了一声,随即又冷静下来,“我想,赢我的不是你吧?”

伊塔图不再回答,哼了一声转身欲离开。

“王,怎么处置?”有法老在,活口的处置都要经过询问。

法老顿了顿步,往后瞥了一眼,淡淡地说:“不留活的。”

“不行!——”夏原久也极力挣扎着脱开了他的怀抱,满脸恳求地看着他。

伊塔图不悦地皱眉,他不喜欢她离开他。“久也,别胡闹。”

“我没有胡闹!”她嘟起嘴,紧紧抱着自己来保证披风不会脱落,快步走向战俘的方向。

这个女人又想干什么?“你难道还要亲自动手么?”他当然知道她不会,只是她的行为实在很怪异。对方可是刚刚还想占有她,要不是他快马加鞭正巧赶上,她就完了。居然现在屡次阻止他……她怜悯伊克兹吗?还是……她喜欢他?

“怎么?”伊克兹见到她回来同样是满腹疑问,不禁想逗弄她一番,“觉得法老的侧室不好当决定跟我一起死么?”

“去你的一起死!我也想狠狠地让你知道被威胁是什么滋味。”她说完还伸出雪白的柔荑——狠狠地送了伊克兹一记暴栗。“这是我报的仇。我放你走。”

“久也?”法老不解。

“什么?”皇子惊异。

“女神!”埃及兵惊呼。

“啊?”鲁比残将更是难以置信。

“我说,我放你走。”久也没管众人的费解,又重复了一次。

伊克兹仔细打量着眼前可以说是狼狈不堪的传说中的女神,“条件?”

“鲁比人再也不会出现在埃及。整个鲁比都要迁移,并且不得主动与埃及发生任何矛盾。完全开始新的生活。”她自信地莞尔,这不算是个太过分的要求。“另外,埃及不会主动跟鲁比发起任何形式的挑衅和压迫。井水不犯河水。如何?”

对于鲁比来说,伊克兹就是鲁比未来的一切。杀了他和放了他都有隐患,还不如借此机会做个人情,更能免除后患。

法老沉默下来。

伊克兹看了看左右受伤程度各不同的手足或子民。屈服于她来换鲁比的安好么?可不可以相信她?这个女人……

他摇着头笑了,“女人,你果然聪明。”与她对视,“我同意。回避和迁国,我都答应。一旦埃及下后手,我哪怕变成魔鬼也会拖你同葬的!”

久也尚未来得及为自己的功德得意地回话就被揽回某个怀抱,只听耳旁传来的动听男声:“以拉的名义发誓。”仰头便是一双深情地望着她的诱人瞳孔。

久也脸一红,又垂下首,没了半点刚才那谈判时候的气度。该死啊,她怎么被他一看就控制不住了?自己难道变成了花痴?喜欢一个人的感觉就是这样呼吸困难么?她企图偷偷地瞄他一眼,谁知对方根本就一直低着头盯着她看。

偷偷摸摸还被抓到的感觉很不好,她慌乱地扯紧有着他味道的华丽披风,佯装无碍地把目光不知撒到何处游弋去了。

“久也……”全然不顾广大群众还在场,他以暧昧至极地姿势附到她耳边,轻轻地吐气道,“你脸红了。”

“我!我没有!”被拆穿的某女困窘地不再看他,还试图挣开他自己走人。

伊塔图大笑:“亚尔塔,接下来的事情你负责吧。我带侧室先赶回皇宫去了。”言罢,揽腰提起久也,就像是用手卷着一个包袱一样,心情大好地离开了众人的视线。

拯救与回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