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侧室(1)

  “我还没有成年!我不能嫁给你!”久也已经失去理智了,慌忙和错乱让她完全忘记了这个时代的女子12、3岁嫁人纯属正常,甚至像她这么大的女子有很多已是几个孩子的母亲了。

谢提三世见她犹豫和抗拒就会很不爽,何况他说要娶她她居然表现出了这样死活不从的态度。他指尖接触的细滑肌肤让他的心蠢蠢欲动,他的麦色皮肤与她的羊奶色雪肌相映,更显得她的美。他要罚她,罚她害他担心她,罚她让他生气,罚她不顺从,罚她让自己对她不可抑制地在意。他霸道地用舌头撬开她的贝齿,索取她的甜美和生涩,咬破了她美好的唇。血的腥味刺激着味蕾,他感到她的挣扎和疼痛,却不停止他的索求。

久也,别违逆我,别叫我不能让你爱我而让你恨我。

他这么告诉她,可是她不听不到。

三世终于感觉到了对方力量的散失,才恋恋不舍地离开了被血染得更加红艳的唇。

她的脸因为生气和缺氧而通红,双眼更是漾出了不自然的妩媚。这是女人的自然反应——长吻之后女人的眸会变得多情。该死的!她怎么就这么可爱!

“你!可恶!”久也瞪了他半天挤出了这几个字。她想甩他巴掌,但是她实在是没有力气了。

他兴致来了,一抹笑晕开:“谢谢夸奖。”

天!他怎么这么无耻!“你!”她觉得自己快要疯了。初吻已经被这个三千多年前的冥顽霸道的古人给夺走了,她忍了。他要她侍浴为他抹香乳,她也忍了。这次自作主张说要娶她,还把她宣扬成了女神!她前所未有地讨厌一个人。伊塔图!你是我夏原久也这辈子天字第一号的仇人!

太过激动地情绪使得久也的脑袋又昏昏沉沉,

一声惊呼,“久也!”便落入了一个温软的怀抱。

可惜。久也的昏迷直接导致了法老侧室这个名分的实未至名已归。后来也没办法反驳了,面对所有人都做着同样的事情的时候,她选择了蜗居在侧室的偏殿里。反正他依旧只把他当成侍女,但是收敛了很多,基本上只是叫她在他阅读黏土板的时候站在旁边候着。

她变得很闲。不用上课,没有电脑,没有电视,没有杂志,世界上唯一的事情变成了游荡和睡觉,天知道她会不会变成大肥婆。

不过她也因此有了很多空闲来打听一些奇奇怪怪的八卦绯闻。真不知道她这种恶习是哪里来的,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好奇心人皆有之吧。

久也一直一位以他的优秀条件,应该有大堆的后宫。先皇留下的埃及还是相当安稳昌盛的,按理说这样的埃及应该是有许多国家觊觎的,那么求亲,联姻就该很多。可是伊塔图竟然就她这么一个正名的女人,而且他也从来不要她侍寝。只是偶尔晚上赖着不走,倒也没做什么出格的事。

当她还以为他身体虚弱的时候,却在某晚路过某寝室的时候听到了令人脸红心跳的女子娇吟。

终于,她放弃打听了——自己根本就弄不懂这个男人。

“啊!”一位派来服侍她的小侍女正送水果来,却因踩到她扔在地上的丝巾,一脚滑。

于是乎——

水果呈星星状散落在她的发上、衣服上。

小侍女吓得魂都没了。“小姐不要杀我!别杀我!奴婢不是故意的……小姐……呜呜……奴婢真的不是故意的……”

她那害怕的样子仿佛久也是什么可怖的魔鬼,要索她性命一般。久也笑着从头发上取下一粒并不饱满的葡萄,塞进嘴里。“啧——”她笑着苦起脸,“很酸。”她不喜欢酸食,何况这个葡萄真的很酸,她酸得连连摇头。

小侍女见侧室没有要计较她的意思,便怯怯地抬头看她。“小姐……”

“别怕。起来吧。”久也笑盈盈地看着怕极了的小丫头。“以后别给我这么特别的装饰,我不适合。”她从床上爬下来,捡起几粒滚落的葡萄放回金色的水果盘中。

“小姐……您,您不怪我么?”小侍女惊讶地几乎哭了。怎么会,怎么会?她是高高在上的侧室,居然在她让她这么狼狈的情况下就这么原谅自己,安慰自己。

久也把水果盘郑重地放在了小丫头手里:“为什么要怪你?犯错是难免的,只是同样的错不要屡次犯。”她笑笑,“下去休息吧。我也没什么事要你们做。”又走回了床边,躺了上去。

小侍女端着盘子连声说谢就退下了。

不久之后,女神之威名,更加纷扬。

夜,纯净的绛紫色天空散落着大量的星星。

久也托着下巴在窗口看着星星。稀里糊涂地来到这个时代转眼也将近一个月了。救了个人而已,就成了女神。拼命想躲开法老却成了他世人皆知的妾。

她似乎要在这个时代呆上几年呢。跟法老的接触已经达到了不可避免的程度,这样下去,她沉沦是迟早的。她不是花痴,但是面对这样一个天神一样的男子,实在很难保证心动这种感觉,这不是讨厌不讨厌他就可以改变的。

然而,她不可以在这里留下太多的记忆。那——

还是逃走吧。

久也垂着眼,逃走真的会那么容易么?Sea还在皇家马场里以国家圈养的名义扣着,哥吉根本就跟法老是老相识。她的蓝眼蓝发已经成了女神和法老侧室的招牌。

到底要怎么才可以逃到不会跟这些人有交集的地方?

找个机会,先弄一顶假发吧。呵呵。

一声高呼打断了她的遐思。

“陛下驾到!”

一听到关于某人的讯息,本来有点伤感有点犹豫的气氛立刻被打碎,一种名之为愠怒的感情升腾而起。

“王,我不太想见您。”她仍然半趴在窗台上,头也不回。

“没事,”对方丝毫没有生气的意思,“我想见你就行了。”

她快被气疯了。这个男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厚脸皮了?

看小妮子脸颊气得鼓鼓的,样子颇为可爱。伊塔图本有些郁闷的心情一扫而空。他的侧室总是那么有趣。“久也,你看起来很瘦。”伊塔图伸出手。

“不用你管。”久也别过脸去,不理他,任他径自坐到了窗台的大理石上。

“啊!——你这个变态!你在干嘛!”尖叫,羞愤的尖叫。

“没什么。”某只极其淡定。“你看,比我的一只手还要小。少年期还好,到了15、6岁就……”

知道怎么回事么?某人的一只爪子正抓着她的胸部!

侧室(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