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被劫

  “你笑什么?”久也看到伊塔图的笑容,仍然止不住那种心跳的感觉。

真是,这个男人实在是个足以秒杀世上任何女人的美型生物。连她这种淡薄于此的都不能遏制那种失神迷醉的感觉。恐怕再怎么挑剔的女人也没办法面对如此强势的视觉冲击,因为这个根本不是类型论可以囊括的了。

被拆穿的男人反而没有半点慌乱,只是静静地看着她,看得她都下意识地想躲开他的注视。良久,他才很浅地微笑:“久也……”

“嗯……”她仓促地瞄着四方,面对他认真的点名她本能地不太适应,总感觉对方的心声呼之欲出了。

他悄笑,她紧张了。看来,这个女人其实对感情的事情非常笨拙,难怪一直不接受他,也不接近他。她对他的距离感是因为她的本性,但现在显然她已经把他放在心上了。

这样的认知使得天神般俊美的人儿心情顿好,他喜欢她的本性,这样就不必担心她会轻易被别人俘虏。“你搀我回去好不好?”

这样柔和的语气是他从不曾用在自己身上的。他,也可以这样温柔吗?还是她幻觉?她瞥了一眼笑意温和的法老,霎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一个法老对你如此柔声细语,你还不知抬举,那就太该死了。久也这么告诉自己,随后极不自然地上前挽起了他的手臂。感觉很奇怪,但她不排斥。莫非自己被压榨得都不能接受礼待了?

她很蛮横地甩掉了脑子里的想法,但又冒出了另一个念头:难道……这家伙有阴谋?

好吧,她搀着相当配合的那位所谓伤患,狐疑地带他出去。

御撵没有等在外面,法老的受伤是为了防止人民恐慌而不能传出去的事情。久也显得有些困窘,跟他接触的时间越长她就越容易慌张,生怕她看穿自己。

侧室跑掉,对法老的名声肯定不好,即使压得下来变相处理,他只怕也不会那么轻易放走她吧?她不是不知道现在她对埃及的意义。

她突然莫名紧张,握在他另一只手臂上的小手不自觉地加了点力。

伊塔图虽不知她为何忽然用了点力,但是她凉凉的手触在他结实臂膀上,那柔柔软软的触感不是他所碰的任何女人可以比拟的。他觉到她的手好小,比埃及女人小得多,而且非常嫩白,就像是尼罗河初绽的荷花那般柔美。

“久也,你会跳舞么?”如果她会,那必定是最美的舞娘。

久也愕了愕:“我没接触过。”

“愿意学么?”为他跳舞吧,只为他一人。

久也没有答应,也不否定,只是跟着卫兵搀他前行。她当然知道他手伤了,但是走路是没什么问题的。但是怕他体力还没恢复,还是尽心尽力地扶他前进。

她不知为什么不希望这条路走完,仿佛走完了,就会变成两条平行线,再也不会相交。为什么她不希望?她问自己,然而那个让她不能接受的答案已经显然。永不交集,她不想要,那么就是意味着……

久也在皇宫胡思乱想了很久,终于下定决心:要尽快逃走!拖得久了,她就更加走不了了。

但是,未几日……

“王!王!王!出事了!”玛尔仿佛总是在奔跑于侧妃殿下和法老之间,当作信使。但,这事实上这就是她的工作之一,而且双方并不算经常需要她来沟通。

玛尔提着大围裙,接近飞奔地冲向议事殿,却在门口被长枪拦下——王和高官门商量要事的地方,不是她这样的女人可以随便进入的。

老玛尔满头大汗,几乎是要着急得哭出来了,探着脑袋向议事殿大喊着“王”。这次的事情已经严重到不容她在这里静候她伟大的王了。

本在商议着政事的三世挥手表示会议暂停。玛尔是宫中的老一辈了,不仅是他的奶娘还是宰相的姨妈,礼仪为人都是上等的,如果不是有非常紧急的事情,她是绝对不可能来议事殿打断会议的。而对于现在的玛尔,她的急事只有一个可能——久也。他迈动长腿,向门口走去。

她又怎么了吗?莫非是……!?他不觉间加快了速度。

法老的出现让士兵们很识相地收回了武器。

玛尔扑跪在地上哭着说:“王……”

“怎么了?是不是她干什么了?还是?……”他没有说下去。无疑,他绝不希望那件事情的发生,绝不。

跪在地上的妇人扬起泪水润湿的脸庞,颤声道:“殿下,殿下被人劫走了……”她又埋下头,她眼睁睁看着她疼惜如女儿的善良殿下被人带走,却什么都坐不了。

只是几个字而已,伊塔图的细腻如画的俊俏脸庞一下子变得铁青。

“谁——干——的——?”这句话几乎是用牙齿磨出来的。英挺的眉扭曲了,嘴角不住地抽动两下之后,纯黑色眼里那一抹杀气的深红愈发浓郁。瀑布般黑色的长发由于极致怒意引发的身体颤抖而散在了肩膀。那模样俨然是来自冥界的奥西里斯。

“奴婢不知道……只是,不是埃及口音……”大概是对方在她的食物里放了短时间禁声的药物,她听到殿下的一声大喝急急赶去,到场了只听到那男子生涩的埃及语叫殿下安静。对方看了他一眼,大笑着把殿下打晕,扛在肩上。她本想喊人但是无论如何都发不了声音。

于是,她企图上前阻止,怎奈对方是刺客,自然身手不凡,她被狠狠踢开。殿下就被她眼见着带走了。

“鲁比人……”法老眼里升起的摄人心魂的恐怖杀气都快要化身为实体,他一字一顿地爆吼道,“抢走她的代价,让鲁比用所有人的血来还!”

十几年来,她头一次看到年轻法老如此生气。小时候他是谢提一世陛下最骄傲的儿子,勇敢果断,虽然有些野蛮但从不盛气凌人。芙尔塔娜公主出嫁,他失去了从小陪伴他的王妹,他甚至为此赌过气,还偷偷流过泪。

她的王其实真的是个可怜的孩子。王没有来得及接受王妹的离开,就迎来了陛下的逝去。之后,张狂的少年羽翼未丰就被立为上下埃及的统治者。他从此就再也没有开心地大笑过,连生气也变得极其内敛,仿佛是经历了人生的巨大沧桑,而埋葬了少年的稚气。幸好他愿意跟宰相大人如前相处,但是……谁人又看不出来,他将自己堆在工作中无趣地生活着,只是为了埃及活着,动着。

这样表意明显的王,已经多久没见了?也许,久也殿下真的是王的变数。女神大人,真的可以让王重新变得快乐么?

被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