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危机初袭

  托瓦尔懊恼地怨瞪了他尊贵的王一眼,他还有把柄在他手里。可是比起要他娶那个凶狠小气的女人……他很不能控制地颤抖了一下。呃!别!千万别!他可是一点也不想跟那个任性做作刁蛮无理的女人扯上半点关系。

这次轮到伊塔图搪揶了:“怎么,她就这么恐怖?”

“不是人人都像久也小姐一样的。王对皇妃的要求并不多都没什么中意的,更不要说那女人了。”托瓦尔无语地瞥了他一眼。

面对对自己品味的认可,法老不禁显得得意洋洋。

“那个女人……实在不适合过好日子。如果不是她的家族地位,大概就是第一个被打死的奴隶女人。”对于这一点,托瓦尔的相信已经不可动摇了。

法老见他认真的样子,只是撇撇嘴,扬了扬手示意他退下,

他领会后转头走出门去,半路又停下。满面温和笑意地问道:“王您确定不要女人么?”

对方并未生气的模样,同样笑眯眯地回答:“明天希望我去趟卡布斯家的话,你可以随便。”

宰相恶寒了一下,很识相地没继续说下去。他看着长大的法老口舌真是越来越犀利了。

三世随手将烂掉的黏土板扔在一边,笑容不经噙上嘴角。尼罗河的女神么?越来越有趣了。久也,这世上怎么会有你这么奇妙的女人?奇妙得让我埃及的人民无法控制地臣服于你,甚至还个性得叫我挪不开眼……能轻易俘虏人心的神奇女人,我会努力让你如同我爱你一般回应我的爱,留在埃及,留在我身边。

生活的平静实在容易冲淡人的斗志。

某女睡到午膳之后已经持续好几天了,可谓懒到了一定境界。

“殿下!殿下!”玛尔因为是王的奶娘,经验老到,为人十分慈善,特别被法老派遣给久也做专属女官照顾女神侧室的生活起居。

虽然夏原认为自己并不是真的侧妃也不算是出阁的女子,坚持让玛尔称她小姐,但是老玛尔是老一辈的人,实在改不了口,便也只能随她去了。

某只睡眼惺忪的不承认自己是侧室,但早已经连去法老那里当侍女的班也翘了的夏原姓女人擦了擦自己根本不存在的口水,也许是习惯吧。早醒的她有些阴森地问:“玛尔女官,怎么了?”她称她玛尔女官是因为她是长辈,直呼其名对于现代人来说的确是有失礼仪的。即使她低血压的早起狂暴症依旧存在,久也还是保持了一丝丝理智。

看看天色,居然天还没亮透。这一大清早叫醒她难道是要叫她晨跑?额,玛尔对她近乎纵容的疼爱是绝对不可能忍心打扰她睡眠的……那么很有可能就是……那个该死的家伙又叫她了。他大清早不可以多睡会觉么?没事情干嘛?干嘛要来找她茬?她可是完美完成任务的人啊!

“王……王……”这才发现玛尔不断喘着气,显然年纪大了又跑得太快。

“怎么了?他找我?”久也伸手为老人家顺着气,叫她别太急。

玛尔一时间呼吸急促得言语难以成句,急得用手势直笔画,保养得还算不错的脸上写满了焦急,那样子反而弄得久也云里雾里的,更加不明白。

久也皱着眉揣测道:“王怎么了?别着急,他说什么了?”

她连连摇手摇头,“王……他……受………受,受伤……”似乎是呼吸顺畅一些了,讲话也大约听得清个七七八八,“刺杀……好重的伤……”

“刺杀?受重伤?”久也手里一个大力抓得玛尔疼到脸色都白了,才缓缓手劲。“他怎么样?御医看过了么?伤在哪里?现在是不是在寝宫?”她丢出一堆问题让老人家不知从何作答,一见对方点头,二话没说拎起十分束缚腿部动作的埃及长裙,撒开腿就跑向法老寝宫。她丝毫也不曾想过,她治好他的话后果如何。那必定又是一场风暴。

你可别有事啊!我还有很多事得依靠你呢啊。久也心里默念。她没发现自己反应剧烈得极度失常,并且明明说讨厌他,却忍不住要靠近他。这样的矛盾她暂时还没感觉到,但是很快了,因为这个冲突必定会由于他们的接触而不断锐化。

推开大门,迎头就是一句——

“怎么样?皇帝你死了没?……”

朝中几位重臣忠臣原本匍在地上,眼见这个无礼的丫头闯入法老的寝室,讲出那般话,真是应当立刻处刑。

“什么人?谁准许你进入这个房间的?你刚才说了什么?”一个脑袋上中央支援地方的老头,指着久也,气得是吹胡子瞪眼。

久也看他一身白色长袍,却觉得这个老家伙看上去就是道貌岸然的料,轻哼一声反讥道:“当着王的面指着他的侧室大呼小叫,这罪该怎么算?”

屋内几个没见过传说中女神的年轻臣子和老臣这才惊觉闯入的女子头上水蓝色的发,顿时感到对方给予的压力和威严的确是女子中罕见的。

秃顶老头的表情霎时变得非常尴尬,他堂堂马斯是埃及多年的神官,竟然被这么个小丫头给摄住。气是不过,可她偏偏是不能惹的人物。女神侧妃哪个不是他的顶头上司?

这一头事情未了,听到熟悉女声的法老从昏睡里夺回一丝清醒;巨大的伤口失血相当多,他还非常虚弱。“侍女……”他往常摆架子才用的称呼此刻都变得很无力。

久也被那轻飘飘的两个字勾了魂去,没理会马斯的纠结神色,有些急不可待地凑向床边。

“你没事吧?”她浑然不觉自己清丽如画的脸庞上写着两个字:心疼。

伊塔图似乎满意于她的焦急,勉强地弯弯唇角,软软地回答:“没事……死不了。”伸手想摸摸她白嫩的小脸,谁知一抬手就牵动了伤口,疼,但是他不能显示出来。他是法老,觊觎他地位和他埃及帝国的狼子太多了,何况……他的女人在关心他,很好,这很好。

有包扎,伤处很好找。

久也颇娴熟地解开纱布,下面露出了敷着草药的狰狞血肉。伤口再深一点就要见骨了,下手真狠!铜伤?“伊塔图,你是不是被剑刺伤的?”她尽力避免让他疼痛地确认着是否就是铜伤。

男人俊眉半挑:“是……”

“该死!”

危机初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