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女神之名

  悠悠地睁开眼,玛尔祥和的笑容映入了久也的眼帘。“小姐,您醒啦?”

久也“嗯”了一声,扶着晕晕的脑袋坐起来。

玛尔端来一个盆边浸湿了毛巾边回答:“鲁西法大人说小姐失血过多所以昏迷了。小姐你睡了三天,可算是醒过来了。”

三天了?那她的恢复力还真是差。久也取笑自己。

玛尔拧干了毛巾,递上来。

“没关系,我自己来吧。我只是个小侍女,怎么能劳您一个长辈服侍我?”

玛尔似乎是有些惊讶,回答:“这……小姐,您……不知道您的地位是什么吗?”

久也睁大眼睛看着玛尔,表现出疑惑的神色。

“王御封的侍女可是侍女里等级最高的,何况王说过,你是贵族。这甚至比一些官员的地位更高了……”

地位……高……高于官员的侍女?伊塔图!你!久也嘴角狂抽搐。

有人推门而入。

“玛尔,她怎么样了?”

敢干如此直接而且没礼貌的事情的人,除了某位身为法老而完全不知自重的人不作第二人想。

玛尔温和地笑着行了个礼,“回陛下,小姐刚醒。”

“嗯,好。你先下去吧。”他挥挥手,女官边收了东西出去了。

屏退别人,这家伙又想怎样?她没好气地瞪了他一样,说:“宰相大人怎么样了?”

“暂时还行动不太方便。不过已经没事了。”伊塔图探究地打量面前的这个小女人,眼中不乏好奇的光芒。托瓦尔没事了。她吸过毒血却也一点事都没有。鲁西法说她的体质极其特别。他把擦拭她伤口的毛巾上残留的血液稀释了喂了另一个中毒的士兵。那位已经几乎死去的人竟然又有了生命迹象。

“你是怎么做到的?”他十分认真地望着她。鲁西法说她可能会有5-7天的昏迷或者极度虚弱,现在不过第三天她就生龙活虎了。这真是太奇妙了。难道......民间说的是真的吗?她真的是.....

久也的脸色突然变得很难看,似乎是触到了不愿提及的话题。

伊塔图美极的眼静静地看向她。她,有秘密么?

久也发现自己在他的目光下有种无处遁形的无助感。她不想说,这是件稀奇的事情,她因此被英国的同学们视作异类甚至是女巫魔鬼……她不想提,真的不想。

她有令动物的接受她意识的能力,各种动物。这种恐怖的能力她极少使用,因为召唤的力量实在会吓到她自己。迄今,她唯一一次在公众面前运用这种力量的时候,她救下了同被绑架的室友,却因此让室友得了精神分裂。她的宿舍房门口总会有些猫猫狗狗,阳台上甚至偶尔会盘着蛇。越来越多的传言让她的朋友逐渐变少,直到她只能形单影只。原美是她出生到小学之前一直在一起的好友,也就知道她的特殊能力,她劝她回日本,她陪她走过了十分艰难的一段时间。她不再住校,甚至连日本的房子也搬到了荒郊野外。

久也的眼色变得极为深暗。就算她说了,他也不会接受得了。她虽然不喜欢他,但她不希望任何人再把她当做妖怪。

“对了,你跟我来。”

她感到自己的手被抓起,堪堪能站上地面就被拉走了。

“你……”他的手上传来的温度几乎灼伤她,“你……”

他不理她,直到把她拖到了一个视野平阔的高台。

下面,有很多人。“这是?”她疑惑地回头看他。如果她没猜错,这地方是用来宣布一些大事以及会见皇城里的民众的。他带她来这里干什么?

伊塔图翦水般的眸微微弯成了极美的弧度,像漂亮的弦月。他不语,只是挥手示意号手吹响羊角号。

“嘟——————”的号声很快吸引了许多人的围观或关注。

高台说实话不算非常高,大概也就7-10米,设计大概是为了成全让群众可以看见台上的人,毕竟太高了连法老说话下面的人都听不见。

“埃及的子民们!宰相托瓦尔中蛇毒,这位女子以独特的手法治好了他,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今天,我要宣布一件事,我谢提三世以阿拉之子的名义册封夏原久也为我埃及帝国的第一位法老侧妃。阿蒙神和阿拉将庇佑我们!祝愿埃及永远繁荣!”

此话一出,久也呆了,群众High了。

“侧妃的头发是蓝色的那是尼罗河水的颜色!”

“她能治愈蛇毒!那可不是人类可以做到的!”

“她一定是女神!”

“哦,天哪!她是尼罗河的女神!是尼罗河赐给埃及的女神!”

一传十十传百,尼罗河女神,埃及女神的护身宛若潮水一样铺开。祝福和赞美像雷鸣一般响彻了整个广场和皇城。

这……这……久也的惊讶近乎成了害怕。这……她怎么可能是女神呢?

“你们……我……我不是什么女神……”她慌张地解释,但是她的声音根本被群众的呼声压过了。

站在她前方的三世不偏不倚地接收到了这些话,神色瞬间变得十分慑人。“也许曾经你不是,但现在,人民的拥护让你逃不了了。”

那她岂不是走不了了?“可是我不要嫁给你!!”她退后几步,歇斯底里地吼着,就像受了刺激的狮子。

伊塔图又一次蛮横地摄住了她紧致的下巴:“你没有选择。”

“不!——”

女神之名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