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宰相托瓦尔

  “王!王!王!”某小兵从门外连摔带滚飞进门来。

三世立刻恢复了帝王的严肃:“什么事?”

“宰……宰相大人…,他……”小卒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了,“他……受了刀伤,刀上有毒……”

“托瓦尔?”他的眼几乎眯成一条线。“御医看过了没?”

小兵被法老吓得七魂去了六魂半,畏畏缩缩地回答:“回禀王……看过了,但……但是……御医不知是什么毒,不敢轻易下药……”

有人受伤中毒?

“带我去看看!”三世站起来准备走。

久也一把抓住他的手腕,“王,带我一起。也许我可以帮上忙。”

他用十分认真的眼神看着我。“来吧。”

于是,某陌生房内。

床上躺着的男子,瘦削,白净,三十左右的年纪,眼角微起,顿时让人想起了一个十分鲜明的任务,《天是红河岸》中的伊尔·邦尼。有种很不可测的净和高贵。这种男人往往都是非常恐怖的幕后军师。

“托瓦尔!”三世冲上前去,见宰相痛苦的神色,侧过脸便问一群匍在地上的人,“不行么?”

一位老御医伏在地上,颤巍巍地回答:“陛下……老臣只能辨别出是蛇毒……这……蛇毒种类繁多,不确定是不是能治。若是下错了药,这宰相大人的性命……”

“蛇毒吗?”伊塔图担忧地看着床上面无人色的心腹。

这种场景让久也瞬间想到了同性恋这个伟大的群体。呸,他洗澡时候的反应才不是同性恋该有的!好吧,她多想了。不过蛇毒确实很难治,即使放到现在也不是那么容易处理的,尤其还不知道是什么蛇。

唉,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虽然她看这个法老不太爽,可是总不能见死不救。

“王,”拨开挡着路的人,久也十分自觉地靠近床边,“请让我试试。”

他犹豫地看了她一眼,终于还是点了点头。

侍女服本来就没有袖子,自然称不上要撩袖子干活,坐在床边直接检查起来。

镖没有进入身体,只是割伤的伤口很深。没多想,解开了腰带,狠狠地绑在了伤口上方几寸处。

伤口已经太深了,不可能任它自我愈合了。看起来中毒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得先把毒血弄出来。久也没多想就凑近伤口吸毒血,然后吐掉,反复了好几次。

“你在干什么!”三世企图阻止她,“吸毒血你也会有危险的!”这不是要他担心么!

久也吐掉一口黑色的血,淡淡地说;“放心吧,我死不了。”随后,继续,知道血液渐渐恢复成了红色。

很危险。她吸的血的量不小了,再这样下去,即使血干净了也会失血过多。而且从他的情况看来,很可能毒已经蔓延了。

“有治疗伤口的外用草药么?”

一个侍卫在老御医的暗示下呈上一些草药。

久也抓起一把塞进嘴里,嚼碎了敷在伤口上,并解下用来止血的腰带,绑住了伤口。

她四处打量,目光停在伊塔图腰间的匕首上,利用个人精准的伸手,拔出了它。

她立刻被以为此人要行刺法老的忠义士兵们用长枪长剑伺候着。

她静静地看了他一眼,用刀锋划过手掌,在上面残留下一片殷红。之后,匕首被随便地扔在了地上,因为救人更要紧,一旦毒蔓到了心脏,就算是天神下凡也救不回来了。“宰相大人,请喝我的血,可以解你所中的毒。”然后将渗血的伤处贴在对方冷冷的嘴唇上。

托瓦尔皱了皱眉,终于还是屈服在久也的催促之下,静静地接受着荤腥的血液。

而旁人只知道等着看这不怕死的奇怪丫头能干出什么大事。

久也觉得流血的伤处疼得厉害,不断地失血让她的脑袋涨涨的。失血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她不娇贵,但失血多了一样会受不了。她便闭着眼睛,保持冷静。

“天哪!大人的脸色恢复了!”有人轻呼。

久也张开眼,用手指凑近了宰相的鼻子。很好,呼吸平稳多了。

她收回输血的手,用另一只手压住伤口。支起虚弱的身子,勉强扯开一个笑容:“王,应该没事了。宰相大人好好休息很快就会愈合。”

她摇晃着走下台阶。

好累,呼吸都好累……走路也好累……

眼前一黑,竟然失去了知觉。

“久也!”伊塔图觉得自己的心跳都要暂停了,一步跳下台阶,将晕倒的某女人用华丽的公主抱一把抱起,几乎吼着说道:“鲁西法,你跟来我寝室!”

说完便走。全然不管众人心里会有什么样的花花心思,他只知道自己现在很心疼。他不高兴,非常不高兴,这个女人为了救别的男人可以这样付出,竟然对自己就是那副要死不活的态度。他相信如果他不说,她肯定就什么都不做,能躲他多远就躲多远。

该死的女人!

他很生气,很嫉妒。

侍女,你敢有事我就让你很后悔!

老御医鲁西法吓了一跳,站起身来,招呼着几个徒弟就匆匆跟上。

————————————

5555555555定时发了,以免我迟更了被鄙视。此文求关注!

宰相托瓦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