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云华黯炎,灭杀文笛

  清晨,北影月森林。

在一处不起眼的山洞里,坐着几个红衣人,衣服上还有一个火焰标志。从他们所散发的气势来看,竟不弱于四阶天师。其中一名白发老者正坐在椅子上,貌似弱不经风,其实实力已经达到七阶天师水准。要是在灵仙岛,可能会有人惊叹,因为这是赤罗门三长老,门内高手之一!

到底是什么事情惊动了这位高手,带着一帮门下精英弟子来到这较为落后的地方。其实只要了解一点内幕的并不难猜。要说原因还得从不久前的新月村的比武大赛说起。当时赤罗门的少门主上台捣乱,被何五打下台,随后所带侍从又被玄瑜打败,导致这几人在众人的羞辱下离开,回去后禀报了门主。门主大怒,基于玄瑜实力,门主才让二长老带着人报仇。顺便,做点别的事。

“破坏么?看来门主已经迫不及待要那个宝藏了!”三长老意味深长的一言,看着远方的太阳。

距此一百多里处,一山洞内。

逍遥虎龙和玄瑜正与文笛对峙着,虽说两方等级有着明显差异,但两兄弟修炼的可是麒麟玄龙两大逆天功法,再加上原世的经验可不比文笛差。

看着这一幕,郭平等人的心里可说十分不是滋味。没想到自己的兄弟为了逃跑而伤害实力最弱的两位妹妹,想想都让人心寒。但同时也十分疑惑,文笛虽说人品有点那个,但也不会为一点私利而攻击自己的兄弟姐妹,那么是什么原因让他这样做呢?

这样想着,逍遥虎龙的声音却突然响起:“哼,原来是帮你晋升到天灵这个好处,让你对自己的兄妹下毒手,不错的诱惑啊!”“什么?你,你怎么知道?”文笛闻言大惊失色,自己的确是被这个好处所诱惑,但他敢保证没告诉过任何人,眼前这个少年怎么会知道?

其实不难猜,逍遥虎龙也是有兄妹的,虽说新月战队的成员是结义的,但这么多年过去感情肯定比自己少不到哪里去,那么是什么原因让他下毒手呢?带着疑问,逍遥虎龙对着文笛无声无息地使用了搜魂术。这搜魂术最大的好处就是将别人所知道的事都让自己知道外而不让被搜魂的人有任何问题,可说是探听情报的绝好绝招。

郭平等人一听也是大惊,不过随后便释然。晋升到天灵?这个诱惑不可谓不重,自己可能都会因此出手。“今天肯定难逃一死。”想到这里,郭平望了望文笛,脸色露出一丝不忍之色,缓缓地道:“你,已经不是我们兄弟了!”其余人脸上也是有些不忍,但也没说什么,显然是默认了。

“等的就是这句话!”玄瑜微微一笑,手朝身后一探,一个黑色的长弓出现在手上。此弓名曰黯炎,虽说比逍遥虎龙的云华剑弱上一点,但也是个极品武器。约有一米长,呈黑红色,两端还有两个短棒状物体,前端有个洞,尾端的表面也有个洞,不知是干什么用的。弓体看起来也有如一只鸟的骨架模样,但此弓还有个最奇怪的特点,没有弦。

逍遥虎龙见玄瑜拿出武器,自己也不示弱,将云华剑从腰间拿了出来。剑体五色光华微微涌动,霎时好看。文笛吃惊了一下,手掌翻动,一个酒缸模样的武器显现出来。此物呈银色,顶盖却是金色,缸面上还有一个大大的“酒”字。“这是什么武器?”玄瑜和逍遥虎龙对视一眼,有点诧异。

拿出此物,文笛也不啰嗦,手上青光涌动,一掌拍在盖子上,接着往上一扔,酒缸竟然悬浮在空中,盖子中央露出一个空洞。手上印决一掐,洞中便喷出数个能量光球,每个都有着几乎能秒杀七阶天者的威力。

逍遥虎龙和玄瑜脸色微惊,连忙闪躲,而郭平等人也是满脸震惊,躲闪之余往暗道处撤退。虽说光球数量挺多,但麒麟和玄龙功法中的轻身功法岂是一般身法能比,一时间倒也没被攻击,反而有着隐隐接近文笛的趋势。

见攻击无用,文笛脸上露出一丝狰狞,一把长约二米的银色勺子握在手中,青芒一闪,飞向一个光球未扫到的地方。逍遥虎龙也不示弱,见光影射来,云华剑光芒一闪,与光影对碰。光芒一闪,却是勺子被击回。

然而时间不等人,逍遥虎龙自是明白这一点,脚尖一点,像文笛爆射而去,同时手中云华剑光芒大放,彩色的光芒将剑体整个包裹,显得晶莹剔透,十分好看。文笛先是一愣,然后脸上露出一丝贪婪,这武器一看就知道是非常厉害的,如果自己得到岂不是实力会打涨!

想到这里,文笛全身青光大放,手中勺子也是闪烁着青光向逍遥虎龙的剑挥去。只听几声金属的碰撞,两者只见便散发出绚烂的光芒,如果这是在天上就有点像放烟火了。打着打着,逍遥虎龙的脸色愈发地诧异,自己这把云华剑威力不说,锋利度用削铁如粉都不为过,就算是一些比较坚硬的炼器材料都照样劈断,可自己连劈数次,这勺子怎么劈不断?

此时文笛也是有着同样想法,这勺子和酒缸原本是自己的武器,后来被赤罗门的炼器高手又改造了一下,可说坚硬无比。而被逍遥虎龙的云华剑一斩就留下了一个个小裂痕,虽说不会断,但如果被劈太多次还是难说。不过此剑既然能劈出裂痕,肯定十分锋利,绝对是好剑!

文笛的脸上贪婪之意更浓,躲开了逍遥虎龙一劈,刚想有所动作,却一下僵住。原因无他,因为他发现玄瑜已经不在酒缸的攻击中了。一个不好的预感浮现,文笛全身青光涌动,化为一个盔甲包裹住全身。刚完成只听“嘭”的一声,一道红光击中在上面,随即爆炸开来,将文笛身上的盔甲生生地震碎。

文笛大惊失色,天将用真气制造的盔甲,虽说防御力相对真正的战甲来说有点低,但怎么说也不是随便能攻破的。“能到这里也有天将以上高手?”文笛想着,眼睛左右晃着,但除了郭平等人和逍遥虎龙,也没有别人。当然,是除了玄瑜。“那个小子?不,不会,他只是天师!”

文笛摇了摇头,刚想再查看,却看见逍遥虎龙手中的云华剑光芒大放,朝自己劈来,却是彩云斩。文笛冷笑一声,满不在乎地一笑,勺子光芒大放,不紧不慢地朝剑身劈去。只听一声轰响,两者的碰撞产生了一小爆炸,烟雾滚滚。但随后一个人影便从里面飞射而出,样子有些狼狈,衣服都破了许多神情十分地惊讶。不用说,是文笛。

然而文笛刚落地,却见他脸色大变,身子又向前扑去十几步,然后天气外放,这才停住。看上去是自己不小心,不过从背后流出的些许血迹的样子看倒像是被别人故意所为。

此时文笛的心中已经是十分震惊,甚至还带着一点恐慌。刚刚落下来的时候他就感觉到身后有东西飞来,不想刚察觉就被击中,而且是十几次,每次攻击都有不下四阶天者的全力一击,更无语的是每次攻击附带点爆破效果,威力可说是跟七阶天者全力一击不相上下。就算他是天将,也不是可以受住这么多次攻击的。“是谁躲在那里偷袭,有本事出来相见!”文笛看着一阴暗角落,恶狠狠地开口。

“呵呵,被发现了啊,也没想能瞒你多久!”一个熟悉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接着一个人影闪现,借着微弱的光芒,那人的身份也与之呼出——玄瑜!

“怎么可能是你?之前的攻击也是你发出的?不!不可能,你就一个天师,怎么可能破除我的防御!难道你是二阶天将或者在这之上?”文笛十分愤怒,不过有点色厉内惧。这也难怪,毕竟自己身为天将,跟天师可有着不可跨越的鸿沟。如果此人是九阶天师倒还有点相信,但却是二阶天师。那么只剩一种可能,这个人实力比他更高的,跟另一个少年(逍遥虎龙)一样,掩饰气息,扮猪吃老虎。

“这人不会脑坏掉了吧,打不过就装疯?掩饰气息,说的好听,你给我弄一个试试。”逍遥虎龙被文笛的话吓到了,就算再怎么掩饰气息,只要打起来一下子就知道了,合着打了那么半天文笛还能这么想,不是装疯又是什么。

而玄瑜对此只是微微一笑,身形再次晃动,眨眼间便出现在其身后,手指往弓一尾端的洞口一放,与其相连的前端小洞便射出几道红色光箭,异常迅速地向文笛攻去。文笛不敢懈怠,手中长勺不断挥舞,将光箭一一挡下,同时左手一招,酒缸模样的武器再次射出几个能量水球。对方都到了这个地步还不显出实力,要么就是本来就没有那实力,只是武器好。再有就是他有十分特殊的情况不能展现,既然这样就要趁他病要他命,以免后患!

到了这种地步还有这种念头,的确是个不正常的。

这样想着,文笛不退反进,手中长勺更是射出几道光影。但还没碰到对方就被逍遥虎龙的云华剑接住,并且挡下了数个能量水球,与文笛对轰。而玄瑜也抓住这个机会,身形再次消失,以一种难以看清的速度在文笛身边闪来闪去,数十个红色光箭爆射而出,噼里啪啦地打在文笛所形成的护罩上,不,应该说护罩被逍遥虎龙震散的一刹那射到身上。仅仅几息功夫,文笛的身上便鲜血淋漓了。

看着这一幕,郭平等人也是吸了口凉气,冷汗狂流。这还是天师的实力么?要是这个攻击打在自己身上......身子不由得抖了一下。

憋屈是文笛现在唯一的感受。虽说自身是天将,但天气外放这种特殊本领根本就是有等于无。每次一放逍遥虎龙就会用云华剑挥出彩云斩震碎,紧接着一道道光箭便飞射而入,想防都防不了。要是只注意弓箭吧又不行,因为逍遥虎龙的攻击真是太猛了,简直跟拼命三郎差不多,下手那叫一个狠,甚至斩那个地方......

总之现在有种被戏耍的感觉。

虽说天将的身体强度比天者和天师好许多,但也不是没极限的。血照他这速度流,简直都有一半,要一般人早死了,虽说脸色有点苍白,但还是能和两人周旋,可见其厉害程度。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文笛也是渐渐不支,手中动作缓了许多,逍遥虎龙和玄瑜对望一眼,不约而同地向后退去,站成一排,手上武器光芒大放,显然是要使用什么绝招。

文笛岂会让他们如意。趁着这会儿时间使用天气略微治疗了下伤口,一边身形一动,手中长勺被天气包裹,向两人击去。而两人却没有理会,反而是玄瑜手中长弓向上一抬,十几道红色光箭汇聚在一起向洞顶射去,而逍遥虎龙也跃身而起,手中云华剑不断挥舞,竟将那道红色光箭牵引,随着挥动次数的增加和旋转的幅度增大,那红色光箭外围也是显现出几道彩色光芒,并不断扩大,转眼间已是形成一个直径三米左右的圆环。文笛十分震惊,连忙召回长勺,头上酒缸喷出许多能量水球,但都被玄瑜射灭。

“彩云黯炎斩!”随着逍遥虎龙低沉的一声,那彩色光环便飞速地朝文笛飞去,所过之处带起“呜呜”的声音,甚是一些挨得比较近的墙壁都裂开一道缝。刚欲躲闪,却发现已来不及。文笛无奈,脸上闪过一丝决绝,浑身天气涌动着,手中长勺猛地一挥,向彩环碰去。

结果,似乎已经不用看了。

彩环夹杂着一股强大的气息,瞬间便破开了文笛的拼死抵抗,接着扑向文笛。“啊......”还来不及喊叫,文笛已经被光环所淹没。只见光华一闪,地上只有一个酒缸、一个断裂的长勺,还有一个全身伤痕累累,生机全无的人......

文笛,文天将,灭杀!

第十一章 云华黯炎,灭杀文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